Shell's Home

Apr 28,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出来玩碰到的问题

最近公司组织出来玩,选择跑到朱家角的大千庄园,就在上次贝壳徒步的线路旁边。上午刚到,中午就碰到一个有趣的问题。

按照我们和园方的协议,我们是在园内游玩两天,包两顿午餐一顿晚餐。流程包括射箭,漂流,骑马什么的,部分是付费项目。上午到了不久,我们就参观了藏獒园,然后吃午饭。午饭吃的很不错,吃完我们商定,下午去漂流,漂流是免费项目。到了漂流园,一个人都没有。我们晃晃悠悠半天,自己穿上安全衣,跳上了竹筏。竹筏漂流到一半,一帮外行搞不定,中途找个地方停船了。另外公司的球掉到池塘里,另一帮上了旁边的电动船去捞球,结果搁浅在池塘里,费劲半天才出来。

下面就是有意思的地方,搁浅的船折腾半天,总算来了一个人。不过不是帮我们折腾出来,是找我们要钱的,开口就是200。我们一群人莫名其妙,不是免费漂流么?不过想想,好像电动船也不像漂流。有人跑出去看了看,电动船的却是收费项目,不过却不标识在我们入园的地方,而是在另一条路上。而且标志牌上没有200的收费标志,只有小船40的项目。

那么我们就莫名其妙了,怎么要我们200呢?租船的人也非常生气,他们和庄园没有从属关系,只是承包租船而已。今天不开门,所以没有来看着,结果就有人乱动船,搞坏了怎么办?然后我们下船的时候就有船主跳上来,把船开往停船的地方,我们的两个员工在上面下不来,下面又有一个船主跟我们要钱。这算不算扣着人质?一时间大家都很火大。

双方僵持了一会,船主还是把船开到了原始的码头。我们的员工下来后,船主追着我们要钱。我们就提出要去前台。首先,我们并不知道这个项目是不是真的要钱,要多少钱。其次,我们也不确认来的人是否真的是庄园的合作方。要是附近居民抄小道进来敲竹杠,我们冤不冤呢?所以我们要求,去前台把事情搞明白。船主也同意这个说法,和我们一起去前台。

前台我没跟去,具体说了什么我并不确定。不过结论是,园方这部分承包费用就不收了,我们付给船主100就好。

事情并不算太复杂,不过有几点教训,听听就好。首先是,在度假庄园,不要随便动项目,哪怕你觉得项目是免费的。一方面是私自动东西,说不清。要是你拿个坏的部件,对方咬定东西原来是好的,扯起来扯不清楚。再说还有人的安全问题。不说后面要钱的问题,要是前面私开的竹筏出了问题,算谁的呢?所以,联系前台,让前台帮你搞定所有问题。前台不来,是园方问题,回头去投诉去。开心不开心,人是安全的。

其次,如果你去度假庄园,又不是费用全包,就不要指望没有后续费用。园方全指望你们进来玩这个玩那个创收呢,收费是正常的,免费是奇怪的。

第三,在你觉得度假庄园物美价廉的时候,多数这个庄园的管理会有问题。像这次的庄园,管理漂流的人说,运行时电瓶船都有人跟着,平时是锁起来,要管理员来开门的。而今天一时大意,没有上锁,搞出的问题。而我们觉得更有问题的是,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是明确说了下面要去漂流的,饭厅的工作人员居然没有帮我们联系漂流的管理员(照理说我们应该进不去的),也没有提醒我们应该是进不去的。说起来饭厅的工作人员也不能算过失,但是管理上让人不是很舒服。

最后,出来玩碰到这种问题,不要激动,心平气和的找来所有关系人,搞清楚问题再发火或者下结论。不要因为自己人生地不熟就气虚,对方要价多少就着急给多少。也不要硬着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对方僵持。先搞清楚问题发生在哪里,谁的过失,各方主张如何。主张的时候条件要高,谈判的时候姿态要低。主张低,往往在谈的时候会被对方咬住,没有退缩的空间而吃大亏。谈判的时候咬着不肯放,不说当地人好歹是地头蛇,自己损失时间精力也影响心情。

另外也说一个上次徒步时候的事例,问题也发生在朱家角,不知道是不是八字犯冲。当时两个女生走不动了,准备打车到集合点,一个叫商榻的小镇,休息一下等后面的队伍。我考虑了一下,两个女生不大安全,就陪她们一起坐车。我们等车半天不到,就坐小车倒开三四站路,到大车站看看,是坐公交车还是打车过去。当时公交刚刚开走,下一班要半个到一个小时。打车的话,黑车开价30,正规出租开价40,我们就上了辆黑车走了。

走到一半,我觉得方位不对,不过青浦地方我不熟,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到地方,司机问我们停哪里,我们说超市前面,司机说这里没超市阿。我猛然觉得不对,问,这里是商榻么?结果不是,师傅把我们拉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说我们从上车就说的是商榻,我们是没有什么过错的。师傅说开到商榻他要亏的,死活不肯,要我们坐公交去商榻。照我说我也不肯。不过我倒是肯多出10块让师傅拉过去的。后面两个女生坚持己见,坐着不动。

其实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下车,或者因为人生地不熟盲目央求师傅拉你到目的地。不下车,师傅拿我们也没办法。两个女生一个男生,不是硬来能搞的定的。一旦下车,才真的是人生地不熟了。等你发现这里没有去商榻的车,再上车的时候,师傅早就跑没了。那时候才真的是没办法处理了。人生地不熟盲目要求师傅拉你的目的地,而不谈清楚价格,倒了地方师傅再收一笔,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僵持一阵,师傅也没办法,说,实在不行我送你们去商榻吧,不过你们能不能多加一点车钱。我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从我们上车的地方到商榻最多40,给10块也不算亏。后面两个女生坚持不肯,师傅说不动,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送我们到了目的地。后来我们分析,从我们上车的地方到商榻,大概15-20的成本,出租车运费通常会高出油费成本一倍以上。师傅本来拉我们到商榻也不亏,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先拉我们到了别处,再过去的话最多做平,所以他很不情愿。但是事情是他自己搞错的,他又是黑车运营,我们坐着不走他又不能叫警察,相持下去又吃亏。所以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拉到目的地算了。

Tags: days

“谈谈书价”评 中国的版权问题一讲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