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27,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海地铁的七宗罪

上海地铁是我见过的最扯淡的地铁之一。之所以有之一,是因为还有北京地铁在后面排着。

  1. 停车误差半个门很常见,最高误差了半截车厢,再倒车。停不准已经成了上海地铁的特色之一,尤其是二号线,停不准是正常的,准了您就知道,今天是老师傅上班。

  2. 上下车关门不等人。四号线上下班高峰经常在世纪大道站迟到,然后掌车要按照时刻表赶回来。但是世纪大道站又是上下客流非常大的一站,经常是10-20秒不够上下的。结果掌车在无法确认人已经全部上车的情况下就开始关门,后来的人要么强行顶住门,要么等了一辆车被车门关在外面,车里面还是空的。

  3. 地铁没厕所。我不知道是不是中国的惯例,反正我在中国没看到几辆地铁有厕所的。上海地铁金沙江路,金科路我知道站外有厕所,世纪大道站内有厕所。其他站好像基本没看到,有几个站我专门问过,没有。

  4. 信号烂到渣。闵行附近有个信号盲区,上海火车站到宝山路有个信号盲区,这两个已经是出名的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了,不过这毕竟是地面,覆盖不全是移动问题。可是二号线世纪大道站一下光有模拟信号没有数字信号,只能收短信不能上网,外加部分上来的地方连电话都会断线,很明显是泄漏电缆出了问题。二号线延伸段已经竣工一年多了,这种小问题都迟迟不解决。这还不说,四号线信号时好时坏,每天想用飞信给朋友发个消息纯属摸彩。

  5. 下雨天地铁内发霉的味道重到一塌糊涂。不知道地铁内空气循环系统怎么设计的,一到梅雨天就有一股发霉的气味,让人喘不过气来。就这种空气系统,多少安检都属摆设,万一有人往进气口放一颗毒气弹,出的事故比地铁内爆炸轻不了多少。

  6. 上地面的出口安排不科学。金科路站靠近金科路祖冲之路的出口,连接了一条双向的人行道,最高可容三人并排。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是向十字路口方向走,导致单向人流满载。平时上下班高峰还有人在这么拥挤的地方摆摊无人过问,也不知道城管这会到哪里去了。就不说这种中国特色问题,单是下雨天无人摆摊的时候,由于打伞,因此地铁出口入口严重滞留。自从施工因素导致一面栏杆被拆除后,很多人就找到了出路。一旦又遇到下雨或者摆摊导致拥堵,就从非机动车专用道上走到入口附近,翻栏杆进入地铁口。很多人还互相问,今天要不要翻墙?

  7. 安检纯属扯淡。没有强制安检能力,没有规范的操作方法,没有明确统一的培训和标志。你不知道在那里搞安检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什么要检,什么没事。每回被检查都像被刁难,为什么我这个要检,前面那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就不检。更不谈安检纯属扯淡,有此vvoody拿着一盒德州扑克的筹码进去,标准的赌博工具。安检一点异议都没有,过去后我们从后面看了,外观上看起来像六管炸药。安检人员真的有良好的培训,能够分辨什么是危险物品么?

上述这些都是扯淡中的扯淡,相比起来,倒是有些不那么扯淡的事情,我们也列一下。

  1. 经常晚点停开。这个不完全是上海地铁的过错,毕竟上海地铁已经是世界上人流量最高的地铁之一了,算里程好像也是世界第一,因为意外而晚点实属难免。但是上海地铁缺乏一些有效手段引导人流规避。有一次在世纪大道听到广播说哪里哪里地铁严重延误,我觉得这已经是个不小的进步。个人希望能够通过网页,围脖等方式将运作过程中的事故展现出来,让乘客避免死胡同问题。

  2. 高人流量交错没有进行多站交互分流,例如香港地铁的中环和金钟。在香港地铁设计中,但凡大人流量交错的换乘都是多站分流的。说的更通俗点,就是两条线有两个交点。大家可以想想,要是人民广场站分两站交错,人流何至于如此拥堵。上海地铁设计的看似阡陌交错,但是在最密集的几个站人流压力极大,浪费大量空间做人流疏导,而且要走很远。而最稀疏的几个站又人流不足。不过回想上个世纪上海地铁设计的时候,那时候打死我也想不到地铁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而且是在十年内。所以设计失误有其历史原因,但历史问题造成的后果还需要我们正视。

  3. 拥挤,拥挤,还是TMD拥挤。这个也得部分的归功于上海的发展。目前上海地铁的票价比北京高出不知多少,还是非常拥挤。北京拥有全国最拥堵的地面交通系统和地铁票价,可见其地铁拥挤程度。这是典型的政府好心办坏事的结果,其中最典型就是广州市政府免除地铁票价导致的地铁功能失效。希望上海地铁能推行“峰-谷”折扣票价,推高峰口票价,降低平时票价,充分利用平时用不到的运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