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ug 2,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除虫故事(二)

第二个故事,是一次oracle数据库的紧急损坏抢修问题。

当时客户紧急保修,系统无法继续工作,重启后无效。我们就找了DBA赶快飞去客户那里。客户有两台应用服务器和两台数据库,应用服务器组成热备的态势,数据库组成RAC。数据保存在一个SAN盘阵上,LogFile放本地,ArchivedLog使用备份脚本复制到备份服务器后删除。听起来是挺靠谱的方案,没想到就坏了。

去了后,客户说暂时恢复了运作。然而我们还是要出具详细的报告,因此赶快去了机房。贝壳第一眼看的东西,就是/var/log。里面的报告是err9,也就是文件读写错误。oracle一切正常,应用发布服务器一切正常。

这下有点抓瞎了,难不成要出具一份报告说SAN盘阵损坏?可是损坏也得有厂商来维修,说坏得有真凭实据阿。现在SAN一切正常,这个报告怎么写呢?

说来算巧合,贝壳检查磁盘的时候,顺手打了一句df -h进去,看到磁盘空间已经用掉了80%以上,顺口问了句DBA,如果空间耗尽会如何。DBA说会挂起,和目前状况一致。贝壳顿觉狐疑,是不是空间耗尽呢?是的话,为什么会神秘的恢复呢?

Oralce的运作非常精巧,也非常复杂。当一条SQL语句执行的时候,先写LOG,然后操作数据,最后再将结果写入LOG。当出现问题需要复原的时候,根据某个时间点的数据备份,和整个运作过程中的所有Log,就可以复原。但是LOG写出的时候量非常大,没有无限的空间给他写阿。所以LogFile的设计是文件循环,当写满一个文件,切换下一个文件。一个文件写满后,就会有一个服务,趁着磁盘空闲,将Log压缩备份为ArchivedLog,然后再将这个文件的状态变为Empty。

我们的设计,是通过脚本备份ArchivedLog,除去最后一个文件外,复制到备份服务器上,然后删除。但是我们对ArchivedLog的量估计不足,一天清理一次,分配空间只有20G出头。系统开始的时候压力不高,因此绰绰有余。后来压力逐渐升高,这天的操作比较多,ArchivedLog量大了点,导致空间写满。当ArchivedLog空间满之后,备份进程就会报告错误,这就是/var/log下面err9的来历,因此LogFile无法备份出来。当所有的LogFile被循环写满后,SQL执行前试图写入LogFile失败,执行就会失败,然后挂起在那里。这导致了所有应用发布服务器的失效。

备份脚本的设计是定时和开机结合的,在客户第一次重启设备的时候,已经执行了备份脚本。然而备份动作需要执行相当久,中间客户又重启了几次,导致备份工作进展缓慢。直到半个小时后,第一份ArchivedLog才备份出去。然后清理文件,开始LogFile的备份,大约执行了一个小时多。此时服务就突然恢复了,因为空间问题已经暂时解决。而后是不断的ArchivedLog备份和LogFile的备份的平衡,直到我们到的时候,LogFile已经全部空了,ArchivedLog还没有完成备份。因此我们才能抓到最后的尾巴。

反过去检查备份脚本的执行记录,基本验证了这个想法,客户也接受了我们的报告,不过还是要责令修改系统——这是后话不提了。

这个故事里面,至少有几个教训。

  1. 对于所有编程时无关紧要的假定值,在开发时可以胡给一个差不多就行,但是上线的时候必须重新分配合理的值。因此必须将这些假定值记录出来,否则从程序中找出假定值来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2. 确实运作一下,搞清楚运作方方面面的问题,不要想当然,觉得没问题。就算运作了没问题,在时间的考验前都没人敢保证没事。

  3. 一套系统,尤其是大型复杂系统,必须有懂得运维的人员接手管理。检查磁盘IO,CPU压力,内存和磁盘用量,数据量,网络响应速度等等问题。

  4. 废物Log不要乱出,太多的Log和没有无异。如果早关注备份脚本的执行记录,就能早找到问题。可是由于量太大,我都是过滤掉了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