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15, 2008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地震的问题

大家知道贝壳不是穷人(至少算起来,在社会上不算穷人),这次地震了,公司组织捐款。老实说,公司里面要是普遍捐1000的,贝壳最多也就挠挠脑袋,说句”半个手机又没了”,就扔出去了。或者要是有说法,说你要带头怎么怎么的,贝壳最多也就是想想,捐了也就捐了。不过这次情况比较特殊,贝壳在出差,所以就出了点不愉快的事情。

因为贝壳在出差,所以无法直接捐款。公司组织了垫付捐款,让每个人讲个捐款额度,然后公司垫付捐款,回来再给。结果公司的一帮同事自己捐100,哄(发阴平声,一声)贝壳捐500。贝壳不想当这个出头鸟,所以就准备捐200。结果完后一统计,贝壳觉得不大对,怎么这多阿。赶紧问统计的同事,结果他回一句,你不是捐500么?

贝壳马上找负责捐钱的人联系这个问题,到不是说不想捐,而是要捐不要捐完全是我的自由,不经过我的同意怎么能随便说我要捐多少呢?大家可能觉得献爱心么,怎么还计较这个。实话说,要是哪个捐了自己一年工资,我随便你说这话,否则闭嘴。我高兴怎么捐是我自由,捐钱是捐钱,财务问题是财务问题。不经过本人同意就捐款,说起来回来让我认还是不认呢?认了就破财当出头鸟,不认回头还指不定别人怎么戳脊梁骨呢。这种随便让人一统计就捐钱的做法是否有点太不严谨了呢?

说到这里,贝壳还想起昨天看的一个笑话。一个照片,上面写,”XX慈善基金会请您捐款XXXX…“。说实话,昨天我是当笑话看的,今天我就有点笑不出来了。诚然,地震了,大家都很难过,我们想为灾区的人民做点什么,可做什么呢?怎么做呢?我的一个朋友在MSN签名上写,每次地震就捐款,捐款了就盖楼,盖楼了就回扣,回扣了就豆腐渣,豆腐渣了一震就倒,倒了继续轰轰烈烈的捐款。所以她的结论是,一分不捐。

我还是得强调一点自己的观点,每个人有捐的自由,也有不捐的自由,所以我觉得这个朋友的做法并没有什么错误。不过我们可以想想地震灾情最严重的是什么?学校。谁有听说政府机构有什么问题么?没有。要说缺钱,说地方贫穷,说着急上教育,说我们没办法。为什么死的都是孩子,而不是公务员?难道政府比学校更有钱?难道政府应该比学校更有钱?另外贝壳曾在哪里看过一个报道(请恕贝壳找不到原文),说这次受灾的聚源中学,被称为“危房”的旧校舍没事,新校舍反到倒了。对比对比各地的白宫式衙门,不觉得讽刺和悲哀么?

http://bbs.yaolan.com/thread_50222085.aspx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e5d36d79e4f603f0

还有就是贝壳看到的一个资料,凤凰的节目,江河水走西南的记者写的blog。[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f734ba3f59d26040]其中就谈到了,过度的开发水利资源有导致地震的可能。关于这个问题,贝壳以前从未得知(当然,贝壳也不学水利地质,所以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具体情况),以前一直认为水坝这种东西,修越多越好。那么现在我们是否应当关注这些问题,关注水坝的负面效应。如果这是真的,即使因为实际需要而修建水坝,也至少不要为毁坏我们家园而感到骄傲。

最后就是这次中国政府的态度,我得说,主旋律是好的。反应迅速,信息公开。和三十年前的唐山,今年二月的雪灾比,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是我还是得说,还是不足够。很多国家的救援队不得进入灾区,新闻报道也主要以新华社为主,报道以主旋律为主。虽然说我可以理解这些行为的理由,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更公开。让我们看到失去生命的人群,失去生命的城市不会让我们感恐慌,一直说没事才会让我们恐慌。让我们看到有发国难财的人,有明哲保身的人,自私的人,也不会让我们止步不前,而是会让我们更明白自己在这种时候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