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Oct 26,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浮生半日

先说一下,文写的是上上周去北京的事情,因为前面堆积的文太多了,所以拖到现在才发出来。

早上先去了中关村。这次出来匆忙,忘记带usb数据线和otg线。结果跑到北京发现,要多呆几天就势必难免需要给手机充电。而我带了移动电源,却忘记带数据线。。。

好久不去海龙,里面的商贩更加乱来。一根USB数据线,开出天价来。开始一个开20一根USB,35一根OTG。USB成本一般就是1元,最高不会超过5元。老子就算是旅游,也不是来当冤大头的好吧。何况老子15年前就在这买电子产品了,那会你还不知道中关村在哪呢。换下一个——我靠,改30了。再跑到HTC的专卖店,更加夸张了,看了一眼接口,报价50。恩,莫非是我没说明白。G2手机的数据线比较特殊,是T型口多一个角。这种线无法连接其他设备,但是普通USB线可以连接这种手机。我只是要一根普通USB线——50。

好,你狠,我找下一家。下一家倒是靠谱很多,USB线10元,OTG20,虽然小贵,但是可以接受了。而且USB线和OTG的质量颇好,不算太冤枉。我干脆就让他们介绍一家3G上网卡店(通常介绍客人过去都是有回扣的,或者有合作,关系比较好)。中兴MF633的上网卡是在说明中明确表示支持Linux的,不过他们没有。所以我就挑了一个别人测试下来,肯定P81HD肯定支持的网卡,MF190。他们开价190,比淘宝贵了30。好吧,去掉邮费,这个也算合理利润。何况我要求现场试货,可退还的。

测试下来,一切正常,我现在有3G上网能力了,很高兴,于是紧接着,乐极生悲了。我的P81HD挂着耳机线,出门的时候剐了一下,摔地上,贴膜喇伤了。真是无妄之灾,幸好,这个可以破财免灾。找个贴膜的,说P81是8寸4:3,尺寸特殊,需要裁。裁就裁吧。贴膜的是个汕头来的女的,手艺还不错。整个膜的中间没有气泡,手感比上个膜好,只要20。唯一的问题是屏幕下方部分边角,没有贴合平整。

午饭还是在鼎好楼上吃的,依然是京东肉饼和酸梅汤,上次和猫咪一起吃的东西。不过今天的人更加少了,看来附近卖场一家接一家开门,对他们生意造成了很大冲击。酸梅汤比上次给力,可是肉饼却太难吃了。吃了半个,实在没胃口,加买了一些锅贴——呕,比肉饼更难吃。我看午饭就这样吧,再吃下去保不齐是个悲剧。

猫咪说有空带点吃的回去,下午就跑一趟王府井吧。中关村去王府井最快的方式是四号线,中间要过西单。我索性在西单下车,逛了逛西单商场和图书大楼。大楼前的景观如故,就是稍显破旧。西单的一堆商场人山人海,比以前热闹多了。不过可惜的是,以前连着的两家KFC全没了。吉野家开了进去,外面修了一个小楼卖衣服,小下沉广场完全看不出样子了。临街一堆卖衣服鞋子的小店全拆掉了,改成了大卖场。周围车多,人也多。人不管车,横冲直撞。车怕人,左躲右闪,步履艰难。今天还看到了一辆京?00010的车,开的倒是很规矩,红灯停车,避让行人。不知道这种车的车主跑到西单来干嘛,不会是来买东西吧。。。

西单到王府井不远,不过我不高兴坐地铁了。过地道坐99路,一路能看到天安门广场什么的,算是短途观光吧。西单地道里面已经有警察站岗了,里面一个卖艺的都没有。这里曾是西单女孩起家的地方,现在西单女孩上了春晚,这却没人卖艺了。不止地道,整个图书大厦前面,还有左安门车站,都是密集的警察执勤。不知道是惯例还是今天有什么事情。

王府井这地方也算挺熟悉的,以前有空进城来玩,一个选项就是王府井。现在车水马龙更加了不得。不过热闹归热闹,其实商业氛围非常浮躁。我在王府井走了半天,找猫咪要吃的东西。结果连食品商店都没几家。大多数都是金店,工艺品店,高级餐厅,服装,玩具。日用品和食品几乎没见到。就算有,我找了一圈也没有。走的腿都快断了,好吧,试图在商业购物中心找日常吃食是我的错。说打算找一家一茶一座给自己的设备充电,顺便上个网,休息一下,喝点东西。点评上找到一家,走过去,保安说这里现在没有了,要走更远的路才有。好吧,别的店也可以,只要有电源,我自己有3G网络。不过我走了10多分钟,没有一家店里面有电源的。我了个去阿,我在南京路上随便找三家商场,问他们的保安。基本就能找到一家店,廉价的休息喝饮料,而且还有电源。好容易找了一家星巴克,居然还客满,没地方坐。好吧,鉴于我腿实在受不了了,我干脆到大食代去坐坐吃东西,顺便找一家小店给我的设备冲个电。

今天在大食代碰到几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刚开始吃锅贴的时候,有一对夫妻在吵架。男的是广东口音,女的是北京口音。量过人吵架的事情,听起来也有地域风格特征——但不是地域歧视哦。好吧,听夫妻吵架比较无聊。然后是喝果汁的时候,看到两个中国人样子的人在说英文。当他们两个不说了,我用英文问了问其中一个,样子比较像白领的年轻男性。他说他是新加坡人,所以只会说英文。我再稍微听了点他和老板的谈话,老板和他一样,是新加坡人,跑到中国经营一家小小的店面。老板说,也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反正就是混饭。白领样子的青年说他是来中国旅游的,去过一大堆地方,具体我记不请了,只记得一个蒙古。老板问他蒙古如何?他说还不错,不像想像中的差。

在这个男人的旁边,是一对打扮入时的年轻姑娘。最奇怪的是,两个人用手语交谈。神奇之处在于,两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用手语交谈。甚至端着一个碗,打手语,喝一口,打手语,换手,打手语,夹菜,还是手语,吃下去,手语继续。看起来好像日本的手印表演一样,但是不是特意留意这桌,一点看不出突兀。看来无论什么情况,八卦都是女孩子的天性和本能。更奇怪的是,两个人手语流利,显然都是长期使用的。作为残疾人(没有鄙视的意思),两个姑娘都穿着入时,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情况。

再旁边,是两个老外,老老实实吃东西,没啥好说的。老头很像好莱坞电影里面的美国农场出来的顽固老头,旁边的女士不时的根他说话,他就是简单的点头,吃饭,吃饭,点头。旁边的女士一点也没有奇怪的和他继续说,他也没有不耐烦,用筷子夹起——一颗鱼丸?!我去阿,哪个美国顽固老头在好莱坞电影里玩出这手都可以当成杂技了好吧。说话间,外国老头又熟练的夹起一颗鱼丸吃掉。

再旁边——好吧,我都奇怪为什么在短短一个小时内,能让我看到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他们是一堆青年男女,男的坐左边,女的坐右边,有个坐错位置的,和旁边人贴的很紧——为什么你懂的。一帮人的年纪都不大,看起来像高中生的样子。他们的奇特之处在于,他们中有一半白人,而且是金发碧眼白皮肤,白到发红的正宗白人。当然,仅仅是这个还没什么奇怪的。问题是,其中有一个白人男孩身边是亚洲女孩,一个白人男孩身边是亚洲男孩,剩下的人不停的在照相。绯闻女孩剧组出外景来北京了?

出门来,看到一对情侣。男的很正常,女的穿着执事服,梳着两个包包,单从头发来看,有点像银魂里面的神乐。画着很夸张的妆,一看就是cosplay。不过刚刚看的奇怪事情已经够多了,再来一个我也不怎么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