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Feb 2,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教育的思考

首先说明一点,这是贝壳自己对自己受到教育的反思。由于本人不从事教育行业,所以结论可能和现有的理论相悖离,也不保证正确。

教育最重要的时刻,不是在高中,而是在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不应当教知识,而是应当教常识。常识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有意无意,善意或恶意,都会给小孩子灌输扭曲的常识,例如孩子问你他是哪里来的,你说是从垃圾桶中捡来的。等孩子成长了,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推翻不正确的常识。还记得那个笑话么?——我知道你的父母和老师都对你这么说,但是,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是的,超人也不存在。哦,不不,驯鹿和美国总统是存在的。

孩子听到越多不正确的常识,就需要浪费越久的时间逃脱常识的束缚。大部分孩子甚至终身会带着一些偏见——例如以前的“地球是宇宙的核心”,到不久前的“空间是连续的”。从有意的“抢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到无意的“大人说谎也不受惩罚”。越多错误的束缚,孩子需要浪费越多的时间逃离束缚,将来的成就就越小,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幼儿园是一个孩子成长的关键的原因。

至于第二语言,真的没有必要在幼儿园就开始学起,我甚至觉得语言不应当被独立教授。还记得你的打字是怎么练成的么?我打赌我的读者中,有一半以上不是在正规的课堂中,按照老师的指示一点一点去练习每个键位,最后成为打字高手的。我自己是在QQ起步的时候,在网络上和别人聊天。从开始的一对一还是被人家嫌慢,到最后可以很轻松的一对二甚至一对多,大概只花了我半年多的时间。同样,要在课堂上学习语言,比不上在语言的环境中学习,这个大多数人都知道。但是什么是语言的环境?这不是说找个外教,或者用英语授课就解决的。孩子使用语言的关键,在于和同龄人组织学校社会的时候。如果他们圈子里面用英文,你的孩子只有三种可能,1.不和同龄人交往,变成书呆子,2.根本不去上课,退学了,3.英文熟的你根本听不懂。问题是,在中国如何控制学校中的学生交际圈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中国要稳定的学好英文,而且和老外差不多,是不现实的。只能靠你孩子的天赋和运气。

很多人把孩子送到了国外,实话说,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选项。孩子可以没有很强的英语能力,但是在成长中,脱离家庭的关心是致命的。除非你送到国外后,在当地有其他人可以替代你关心孩子,否则将来成长的结果只能靠运气。有很多人,在出国后交往男女朋友(这个很正常),颓废,不用功学习,失去生活目标(这个不应当在初中和高中出现),乃至吸毒(这个也不算太少)。当然,以国内不少家长的情况而言,陪着孩子成长只会导致更严重的问题。

中国的小学和初中教育,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个没问题。但是学的内容太深入,又不够广泛。现在家长都在喊教育内容不要超纲,喊教学速度过快,喊小学上大学内容。但是,什么是纲,为什么要有纲。诚然,学习的问题上,有些时候不到一定年龄,学生是理解不了某些问题的。但是在学习知识上,实际是没有边界的。我们拆掉考试的问题来反观教育,如果真的是为了更好的工作,那么凡是需要的知识都必须要学,可以多不能少,何来超纲?超纲是一个基于考试产生的现象,本质是考试的难度无法增加,就通过增加范围来提高分辨率,强行区分学生。

以初中数学为例,我们初中数学的很大一部分都在教授二次方程特性和解法。实际上呢?二次方程用到的机会非常少。大家也都是从考试中走出来的社会人,你们凭良心告诉我,毕业后有多少机会用到了二次方程?个人觉得这部分教到过概念和解法就可以了,不必对特性深入到奇怪的地步,特意构造一些特例问题来考察学生的解题能力。其实只要在需要的时候,找一下wiki,然后根据问题能解出来就行了。我的高等数学学了很久,现在也差不多都还给了老师。但是需要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很短时间的查找资料,把问题现场解出来。反倒是从小学到高中,对一些现代数学的基础学习不足,尤其是线性代数和统计学。高中没有教授现代统计学,因为这依赖于高等数学。线性代数只教了方程组解法和行列式,没有教授矩阵运算。实际上这是现代数学概念的基础,应当在足够的时间内深入学习。

至于语文和思政,更是沦为执政党的免费广告课程。这部分课程大部分人在高中开始就吐掉了,吃都吃不下去。

高中开始,学校教授的不应当是知识了,而是研究方法。当然,研究方法其实应当从小就开始学习了,包括论文格式,研究过程和方法,预算控制等等。尤其是一些现代科学中基本的精神,都应当在实际的课题报告中做足够的检讨。国人经常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出奇奇怪怪的毛病,部分可能就源自没有系统的接受过研究方法论的影响。例如,在研究效果的时候,应当应用双盲法。如果这是一道填空题,我估计大部分国人都能做对。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有很大可能陷入双盲误区中。尤其是单向相关性断定,当有A,就发生B时,就开始断定是A导致了B。又例如中医问题,对于接受过研究方法论的人而言,双盲法检验需要不需要根本不应当是一个问题。要么就拜托你,不要自称中医是科学,这也行。不是每个结论,在科学上都有解释。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有人信。这没什么,有人信上帝,有人信科学。但是不要对外声称,我们的上帝经过科学检验。。。

至于有些民科,或者一些不知道什么的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更神奇了。为什么地球在远处向太阳坠落就会形成旋转,为什么太阳是黑洞在发光。他们写的每个字我都认得,但是连贯起来就完全看不懂说了些什么。老外的神奇论文,是从常识性的结论和公式出发,通过推导,得出一个反常识的结果。然后再验证这个结果,而且居然是对的。例如泊松斑,水星近日点漂移,宇宙膨胀。对于这些东西,我虽然看不懂,但是每个上下文的联系都能看到,只是不明白基础知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如此推导。民科的论文则相反,是从常识性的结论和没有公式出发,跳跃性的得出反常识的结果,然后没有人能够验证。我不但看不懂上下联系,而且连他想说什么都看不明白。当然,最神奇的是这样的东西也有人买。。。

至于大学,会在大学学习知识的人是傻子。大学是一个教授研究方法论和寻找人生意义的地方,如果一个学生大学毕业,能够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认识一群好兄弟,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学到的知识,真的和大学无关。如果要说有什么关系的话,最多是借助大学的环境,可以更广泛的接触自己想要接触的东西。当然,后者即使对于毕业的人也不是无法做到,所以去大学绝对不是学知识的。

说到这里,国人有个奇怪的现象。大部分人好像都相信知识改变命运,更多的知识就能带来更成功的人生。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却都是脑体倒挂,进行脑力劳动的不如进行体力劳动的。程序员赚钱靠什么?加班。书本靠什么赚钱?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