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27,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假如生命可以重来——致80后的家长

假如我们的生命可以重来——好吧,这个听起来像七老八十的老头说的话,不过,确实,人过到而立之年,会发现很多遗憾,很多很多的已经太晚。假如人生可以重来,我们也许就能弥补其中一些。

假如生命可以重来,我首先要干的第一件事情是在中学和大学多去旅行几次。这不是说我中学没有旅行过,而是都太“安全”了。苏州?杭州?拜托,这些地方在工作后都有的是机会去。如果回到初中,也许我会跟父母申请,在中学的时候就跑去黑龙江,看看松花江上的雾凇,索菲亚大教堂。高中跑去敦煌看看莫高窟,看看大漠风光。跑去云南看玉龙雪山,看西双版纳。大学跑去喀那斯,纳木错。

现在?我现在哪里都能去了,都可以去了,都有钱去了,可惜没时间去。我毕竟有一个家要养活,不能任性的丢下工作,突然和老板说,我要去西藏一个月,您看着办。

也许初中去听起来不是很安全。可是想想,现在去,比初中生安全到了哪里去?旅行中的安全,来自出门的阅历。我们都是在不断的出门中学习到,什么是安全,怎么样才安全。也许,在初中学到这些东西,会比毕业后学到更加有用。

假如生命可以重来,我要做的第二件事情是学个乐器,当然,也可能是画画。这也不是说我没学过乐器,小学的时候我学过电子琴,大学学过吉他。从哪个角度看,都和“没学过乐器”沾不上边。不过我要说的是,并不是说“会使用一种乐器”就算“学过一种乐器”的。

小学的时候,当时好像流行让小孩学各种班。当时我对音乐挺感兴趣的,所以就老妈做主,买了个很贵的电子琴。那时候才刚刚脱离36块工资,一户人家一个月也没多少钱,一把YAMAHA的电子琴要价1600。既然买了这么贵的电子琴,总不能让孩子瞎玩对吧?于是老爹老妈就给我报了一个班,每周接送去学两个小时,家长就在门口等着,到时间了再接回来。

于是,音乐对我的意义就从好听的歌曲变成了跳跃的五线谱,琶音,休止符,三拍子,每天一个小时的练习。我顿时就觉得不好玩了,每天哭闹不止。三个月不到,父母的音乐家梦想破灭了,电子琴现在还在家里不知道哪个角落扔着。

高中的时候,有个同学吉他弹的不错,经常跑出去一起练琴什么的。我就跑去听他们玩各种各样的声音,唱歌。高考结束,我有点自己的时间,才开始又学起了吉他。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也许我那个时候不会去弄那么贵的电子琴,而是弄一个小孩子玩的乐器,找朋友玩玩看。那是一种乐趣,一段人生,哪怕其实我们的歌不忍猝听。

假如人生可以重来,我要做的第三件事情是多谈几个女朋友。首先要发表的一点声明是,这不代表我对老婆有任何不满,也不代表我很花,打算——咳咳,你们懂。

我曾经有一条推,被广为转发,大概意思是。父母在初中高中甚至大学的时候,以学业为名,尽力不让我们恋爱。等大学一毕业,又逼着我们赶快找一个好的老公/老婆出来。怎么可能做的到,你当恋爱不需要学习么?

也许我们在初中时候谈的女友,十个中有九个走不到最后。我翻阅开心上高中同学的结婚记录时发现,基本所有的高中恋人,哪怕当时看起来多么金童玉女,基本都很少有走到最后的。唯一的一对例外可以说是相当的有决心和坚持,据我所知,男女双方一起报同一所学校的不罕见,可是男方没考上就硬是复读重考,女方还肯等的,就非常罕见了。这里恭喜一下杨亮刘莹,很遗憾没参加你们的婚礼。

但是,无论如何,在小时候谈的恋爱,会成为长大后的青涩回忆。当你越长越大,论及婚嫁,恋爱也就越来越不单纯。你不会简单的评判你是否喜欢拉着他的手,带你在街上走。而且还会考虑当你需要用车的时候,他是否买的起。你希望你的青春回忆中,充满了酸甜的爱恋,还是父母和老师的斥骂?或者更糟糕的,根本就是彻底的一片空白?

更何况恋爱中的失败,会成为你下一次不会轻易犯下的错误。在中学,我们很可能不会上床,也没有孩子。如果有什么错误,我们还来得及修正。而如果到了需要结婚的时候再开始积累经验,一个不留神就会碰上一个看似合适的陷阱。结果必然是悲剧。不是在痛苦中挣扎一生,就是带着伤心,争斗财产/孩子之类的问题。

好吧,上面一堆,和80后的家长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人生有很多遗憾,有不少遗憾,是因为我们承载了家长的梦想,受到家长的管束。家长认为他们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音乐教育,所以他尽力让我们接受正规的音乐教育。家长认为初中生旅行是不安全的,却没有想过他们十几岁就离开家乡去了大城市闯荡。他们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认为我们需要高等教育,所以不能谈恋爱。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却并没有使得我们的人生完美。

所以,当你决定你孩子的人生的时候,不妨想想。假如我的人生可以重来,我想要的是什么?

Tags: thinking

设计的艺术 redis的rdb和aof模式性能对比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