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l 30,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马尔代夫游记(一)

今天是去马尔代夫玩的第一天,我们坐马尔代夫美佳航空的班机直飞马累。网上有说美佳的班机都是老班机,不过飞机还不错,看不出破旧。只是在座椅设计上的不尽合理,让人觉察出这个飞机其实是很久之前的了。美佳的空乘很有趣,两个黄种人,看起来像是上海人,两个黑人美女,两个黑人帅哥。服务语言是马尔代夫语,英语,中文,和上海话,餐食也是上航餐食(航飞配出发地餐食似乎是惯例了),让人不禁感慨服务本土化之彻底。

飞行时间8小时,听起来很难熬。实际上毕竟是直飞,比转机还是舒服了不少。我们睡了三个小时左右,看了三个多小时的片子,吃了一个多小时的东西,基本就把飞行时间打发过去了。

马尔代夫的机场很有特色,和澳门机场一样,是建在岛上的。不过澳门机场还是填海了,马尔代夫机场还用不着。机场沿着马累旁边一个狭长的海岛修建,整个岛屿就是一个机场,包括一条跑道(是的,没有备用跑道,等待区之类的东西,我们降落后还得原路沿着跑道开到停机坪上),一个小停机坪,一个机场大厅。机场大厅也极小,不说比浦东国际机场的规模,就是普吉岛的布吉国际机场也大有不如。整个大厅只有四个篮球场大,还有部分露天区域,没了。从飞机下来,坐上摆渡车,20秒后,在100米处停下——到了。真真让我无言以对。

马尔代夫的签证和通关很简单,比欧洲简单无数倍,比泰国的都简单。我在浦东机场通关出境的时候,海关看到我的目标地是马尔代夫,压根不去验证你的签证,因为用不着。落地后,你只要在飞机上发的通关条上面,填上你的飞机号,护照号,还有你需要入住的酒店(这点很重要),就可以直接获得落地签。但是马尔代夫的海关规则比较特殊,猪肉,酒精等穆斯林禁品禁止入内,贝壳,珊瑚之类的海产品禁止出境(购买商品例外)。不要自找麻烦。

尽管通关简单,但是下飞机后通关还是很慢。因为很多人都没有预先准备好材料(包括我们,没有填写入住酒店)。负责处理我的是一个小黑,叫abudonla什么的,估计翻成中文就是赫赫有名的“阿卜杜拉”。人家挺客气的,我问出酒店名字后,他也不让我自己填,直接帮我补填了,然后马上敲章放我过去了。从海关出去领了行李,我们就直接领了预定好的水上飞机机票。在上飞机前,猫咪还买到了当地的电话卡。卡本身2美金,资费4美金,据说是最便宜的。卡本身激活后送20rf,4美金充值50rf。别问我rf是什么货币单位,我猜是当地货币。就是不知道国际电话和短信资费如何,所以没有对比标准。我们发了几条,其中有一条收到了回音,证明是发的通的。

水上飞机的流程很特殊。首先是托运行李,将”所有”行李过磅,包括你手提的行李。因为水上飞机比较轻,对前后平衡要求比较高。所以飞行员需要手动计算飞机的前后重量,来取得平衡。然后坐小巴,绕到机场另一侧的矮房子里,等待水上飞机的登机。这里的飞机登机也很特殊。通常登机是我们先到登机口等待登机指示,然后一个个扫描检票。这里的登机口是一间很小的(不到20人)的屋子,里面有本地飞机所有需要登机人的信息。你进去的时候扫一下票,然后就坐着等吧。等所有人到齐了,驾驶员就申请开飞机去。然后有小黑领着你到水上飞机那里去登机。可以想到,如果有一个人不到,剩下的人是有多郁闷。

乘水上飞机是一件很难描述的事情。水上飞机是以小型飞机为基础,加上浮筒形成的。在马尔代夫这种群岛国家,岛分布的很稀疏,坐船太慢。而全飞机又不能修那么多机场。因此水上飞机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痛苦之处——例如,飞机太吵,而且很小。

是的,水上飞机吵死人。上飞机前就有人发了耳塞,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不会用耳塞的家伙被吵个半死。这里说一下,耳塞的正确用法是,将耳塞先捻成细细的一长条,然后很快放入耳道,并且用手推紧。等海绵吸收空气膨胀,就会顺着耳道的形状完全塞住,一点声音都不会露过。但是,引擎巨大的轰鸣声,会透过颅骨直接传递到听觉器官里面,你会听到很奇怪的嗡嗡声,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千万别试图拔下耳塞试试看到底有多厉害,或在试图重新塞好。很难受的。

至于水上飞机的规模,我们的飞机是19个乘员的定载。2个驾驶员,后面有5排,每排3人,舱门那排每排两人,最后是一堆行李。一堆人在飞机里面挤的满满当当,不过幸好这个过程最多不超过1个小时。

飞机在浅水区域滑行了很久,到深水区后,开始加大推力。很快,和普通飞机一样,我们就飞上了天。不过和普通飞机不一样,小型飞机的抗颠簸能力很差,在起飞的时候,猫咪满脸恐惧的抓着我的手——天知道,要是出事我也搞不定的好吧。不过飞机上天后,你就能感受到小型飞机的美妙——我们仿佛在云海间穿梭一样。先是近距离的飞越马累市区上空,然后能很清楚的俯瞰一路上的小岛——距离相当近,我甚至能清晰的拍下海面的波涛。海水在深水区呈现的是美妙的蓝色,如同我们这颗蔚蓝的星球一样。在浅水区,随着水深变浅,颜色会逐渐由蓝转绿,由绿转白。而马尔代夫附近的海岛都具有鲜明的深度阶梯,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过渡清晰,边界分明,犹如油画一般,一块一块鲜明无比。而这样的一个个海岛,分布在飞机下波光粼粼的印度洋的的广渺水域中,仿佛一块巨大蓝布上的色彩斑点。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同样是在深水区,还有部分黑色的阴影。那是白云飞过天空,在海面留下的倒影。

个人觉得,乘坐水上飞机本身,就可以当作一个旅游项目来玩了。

虽然整个飞行时间只有45分钟,然而我们所在的vilureef岛,和马累有一个小时的时差。马累是GMT+5的时区,而vilureef是GMT+6的时区,和阿拉木图一个时区。到了岛上,有会中文的服务员为我们介绍岛上的详细规则。规则很长我就不复述了,简单来说,岛上有各种好玩的好吃的玩意,但是都要花钱,并且提前一天报名。

到了岛上第一件事情,我们就检查了电力和网络系统。电力系统还不错,他们提供了一个转换器,能够让我们的充电器正常工作。我目前就在用外部电源支撑我的上网本写日志。而我们的ipad充电器则配置了英国标准头。但是网络系统就很抱歉了,需要购买帐号,收费足够让中国电信汗颜——每小时10美元!根据我的观察,这里似乎是在一个个岛上面架设毫米波天线,通过岛群的中继来传递信号的。这种方式相当昂贵而且不稳定,受到天气很大影响。不过除去这种方,只有海底光纤(而且不是一根,而是光纤簇)才能满足需求。可以想见,这里的手机信号也是受到天气影响的。

第二件事情,则是换上了泳衣和潜水装备,去屋子后面浮潜。这里的水挺不错,不过鱼没有普吉岛那么多——那里毕竟是观光景点,而我们这里是民宅。最让我郁闷的是,我们买的潜水眼镜有问题。在花了数万到马尔代夫后,我们败给了一个不足50的潜水眼镜。没办法,我们只能由猫咪和我轮流使用同一套装备。而最后我还把鼻夹给弄丢了——shit,貌似明天要捏着鼻子单手游泳了。

游泳后,我们都感到了饥饿。按照国内时间,这已经是晚饭时间了。然而这里比国内晚两个小时,自助餐又是8点开始,相等于国内的10点开始。我们都饿坏了。吃掉一包饼干后,我们小睡了一会。醒来后直奔餐厅开吃。晚饭相当不>错,泰式青咖哩酸辣开胃,其他数种我叫不出来的吃的也非常好吃。只有一个问题——没有免费的水。毕竟是海岛,估计淡水来之不易。岛上的饮料都是我们看不懂的玩意(最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啤酒,穆斯林不是不得饮酒么?),而且贵的足够在五星级酒店点单。貌似明天开始,我们需要单独购买一瓶水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