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ug 24,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西安游记(二)

今天的行程开始于早上五点,我基本没睡多少时间。匆匆刷牙之后,我们就直接往金锁关走了。这个也为后面埋下了祸根。

五云峰到金锁关很快,没多少路。到了金锁关,猫咪说顶不住了,撤吧。我盘算一下,再往上倒是暂时没问题,问题是上去后没体力下来。所以还是——撤吧。下到金锁关,我觉得不对了,头晕的厉害。我问猫咪,带的巧克力呢?喵居然和我装可怜,她全给吃了。我说走两步到五云峰去买点东西吃吧。她觉得懒,还是接着往下走。结果,在飞鱼岭上,我饿晕了过去。

不开玩笑,真的是饿晕。肚子里面不觉得饿,但是整个人发冷,四肢和嘴唇发麻,眼前发黑。感觉和高中时候窦性心动过速导致供血不足一样。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但是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的情况下,还是没什么办法。只能躺在路边,让猫咪下去帮我买点吃的。结果她被不知道哪个管理员坑了,向下爬了10多分钟没找到店家,来回走了有40分钟。趁这个时间,我躺了会,也稍稍恢复了点。吃过猫咪带上来的东西,再走就没问题了。

所以说,千万千万记得带巧克力。以前健身教练就警告过,不吃晚饭运动会导致饿晕的。我虽然知道问题,但是没料到这么严重,更没料到会在没任何饥饿感的时候很快出现问题。平时即使不吃早饭,头天晚饭吃的饱的话,就是中午饿的快一点而已。爬山的时候体力消耗大,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如果随身携带巧克力的话,只要吃上一点很快就能解决问题。因此,我强烈建议随身准备巧克力。

从华山下来很顺利,我们和人一起打车到华山北站。司机不知道欺负我们外地人还是怎么的,下来的车上说价格只有20,结果要了我们30。同行的是一个美女,要回郑州。这姐们一个人,自己走了上去(不坐缆车),爬了华山五峰,再走了下来,体力好的难以置信。

到站之后,猫咪排队,我去用自动购票系统买了回程票。其实当时有一辆车已经要到了,但是正是因为快到了,因此车票停止销售,我们买了下一班的,要等两个小时。猫咪问了售票员,发现可以先剪票上车,然后去补票。我们马上跑到站台上去等车。好容易上了站台,车将将来。这也是沾了打车的光,要是坐公交,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高铁回西安比大巴舒服太多了,我昨天就说过,凡能坐高铁的,莫坐大巴。

中午好容易从山上下来,住店洗澡过后,就是吃饭。我和喵都饿了,就近找了一家餐厅,叫陕北人家。他们的招牌是碗砣,可惜里面放肝,猫咪不敢吃。我们点了一个洋芋擦擦,一个清汤羊肉,味道都很不错。醪糟蛋花猫咪很喜欢,但是核桃什么的一道甜品就比较废物了,里面东西比较干,吃不大下去。

下午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其实从路程安排上来说,这个应该排在明天,因为陕西历史博物馆就在大雁塔的边上。大部分东西都没什么意思,我看到的东西里面,只有西安古今对照略有点意思。类似这种展览,不是专家什么的,即使给个实物玩也玩不出什么名堂来的。最多只能看看热闹,不错不错,古人做的玩意不比我们差哈。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只玻璃碗,据说是当时皇帝用的传世之物。做的歪七扭八,拿到今天来放大街上1块一只估计都没人要。难怪现在人成群结队的往古代穿越,单单带几个玻璃杯子就成暴发户了。

另外就是馆里面的两件国宝。博物馆的门票是免费发放的,但是队伍排成长龙,没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是万难搞到的。不过没关系,只要肯花钱,20一张票,三号窗口有卖的,队伍不长,而且能进一个特殊展厅。里面就据说有两件国宝。问题是,我们不认识。猫咪对照资料,好容易认出了一个壶。我趴窗户上看半天,左看右看,完全看不出国宝在哪里。这玩意就算放我面前也会被我随便扔掉的。咱还不是玩古玩的人阿。

我们回到市内,做了个马杀鸡后,在樊记肉夹馍吃的晚饭。肉夹馍要等好长时间,不过好吃是真好吃。边上几个没耐性的问为什么不预先烤好了。店员的解释倒是有趣。预先烤好了还能让你们排队等阿。你也可以理解为质量保证的自夸之语,也可以理解为饥饿营销,看怎么解释了。油泼揪面味道一般,不过用的是肉夹馍的腊汁肉,也算是一种产业拓展吧。倒是他们的黄桂稠酒不错,只有两度。我和猫咪都很喜欢喝。我们带了点回家当礼物。

晚上闲来无事,就去高家大院逛逛。大院的风格很近代,看说明是明清时的建筑。大致是三进院落,有厢房和跨院,而且居然有学堂,算是一个不错的世家院子。当然,里面的东西也是基本看不懂的。唯一看懂的是一张当时女子的照片。大家看历史书都有印象,现代人想像中帅气英俊的男子,在黑白照片中一出厂,就梦想破灭了。不信的话,可以看看当年慈禧和诸位格格的照片,那还是号称全国选美冠军的一批人呢。这张照片大概是我看过所有照片中最漂亮的一张。女子穿一件老式旗袍,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面容秀丽,一个人就占据了一整张照片,在那个年代非常少见。是家主的妻子还是女儿,照片下没有说明。

高家大院里面,有人演皮影戏。我们进去的时候,人还不足。几个演员闲来无事,在那里唱秦腔。我听不大懂,只是觉得很好听。唱完,有位阿姨和我们道歉,说秦腔就是这样样子,泼辣有余,温婉不足,像是泼妇在骂街。再唱下去,怕是我们都跑了。正式开演,剧目名称叫担货郎。大概是讲一个小伙子,从小订的娃娃亲。他没见过自己媳妇,不知道是不是好看,也不知道人品怎么样。就装成一个担货郎去那个村子卖东西,趁机调戏人家姑娘。姑娘直接把他骂了出去,他也就认定这不是一个轻薄的姑娘。

Tags: travel xian

西安游记(一) 西安游记(三)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