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n 6,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外行逼死内行

昨天和一个朋友讨论点医学问题,他说,现在医生最怕的就是你这种病人。依从度最差,而且还容易闹出纠纷来。我说哪儿的话啊,我要质疑医生,除非是另一个医生对同一病例做出了不同判断。我自己的话最多问问。毕竟有点医学常识,知道自己的斤两。要糊弄外行还行,和专业医生比是没得比的。他说每天病人那么多,鬼才有空给你慢慢解释呢。

回去想想,外行逼死内行的事情其实不限于医生。做程序员也是如此。现在弄QQ,用wps和office,我已经弄不过老婆了。电脑杀毒也很久没做了,幸好她一直用360。流氓是流氓了点,反正弄不到我头上就行。有的时候她感慨,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做程序员的,要用的时候什么忙都帮不上。幸好,关于最后这点,在她写论文的时候,我花半个小时帮她写了一套数据和模拟计算程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有的时候,一个朋友知道我在做程序员,于是打电话过来,咨询一些问题或者请我帮忙做点事情。当然,他们本身可能出于好意,同时也可以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但是往往这些问题就让我哭笑不得。QQ被盗了怎么寻回啊。有人给他们发消息说网银被盗请赶紧往安全账号里汇款啊。做一个网站要多少时间多少钱啊。别人帮我们做了网站现在这人跑了怎么办啊。我这里有很多数据打算做大数据分析啊。诸如此类。

当然,里面有很多问题其实也是比较靠谱的。网银被盗那个,其实当事人也知道多半假的。但是不找个专家问问就是不安心。可是您不能直接问银行么?

问QQ被盗就不是很靠谱了。QQ被盗肯定是找腾讯啊,我长的很像企鹅还是怎么着?还有什么台式机坏掉的,支付宝可以登录但不能付钱的。谁给你提供服务你找谁,我不是他们的客服。你的问题就算到我这里,我还得找他们的客服。目前为止,网站什么的有问题,找我找对了的,就那么一例。因为那个问题是找不到网站客服。剩下统统是回掉问题,或者回不掉就帮他们打对方客服。

至于做网站的,倒是还对路。虽然我不完全是做网站的,不过网站至少还会做。不过你至少和我说一下,这个网站大概什么目标,要做多少规模。我大概给你估一下要多少人,大概多久,会花多少钱,什么一个章程。你光冲上来和我说,要做个网站,把上家的货卖给下家,大概要多少?我哪里知道啊。更神奇的是,居然还有人能根据他这样子的描述写成了,而且那人应该还是个新手。我大概看了一下,处理和钱有关的问题居然用的是myIASM。想想还是别说了,人家本来就对我不是很满意。罗嗦个一堆,事情还没给办成。

至于大数据分析就更搞笑了。一个学校的后辈跑过来说,我这里数据挺多,打算做大数据分析。我说多少。1000多W条呢。数据大小呢。好几十个G呢。我算了算预计计算时间,16小时。行了,您有空跑我这里讲需求,回去把电脑开着,一天就出来了。

偏偏就这个样子,还是有人当我专家,然后跑过来问各种各样问题。其实了解的越多,心里越有数。自己算哪门子的专家呢?反正首先肯定不是修电脑专家——偏偏还是修电脑的问题最多。其次,要说低成本程序开发,自己也算不上——我写程序的成本可不低。对大多数人来说,我唯一能做的是在特定领域里面帮你解决新手解决不了的问题——这里面大多数问题是外行无法理解,甚至都没听说过的。所以这注定了你找我唯一正确的理由是让我帮你介绍个合适的圈内人。

即便如此,在面对新手的时候,往往也底气不是很足。某朋友曾经show过一行代码,说是公司里设计师教的。我看了,确实也不知道可以这么写。有的时候新手兴冲冲的上来问个问题,顿时我就茫然了。或者皱皱眉头,好大的一坨东西。然后新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写。后面多半没了声音。但是也经常有就写成了的。看看实现,问题一大堆。但是能工作,确实能工作。透过时光,仿佛看到10多年前的自己写的代码。罗嗦,冗长,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在工作,让我兴奋不已,并且把我带进了电脑的世界。

也许这堆新人里,有人可以也坚持个10年,并且成为其他人眼里的专家。然后苦恼于后浪追前浪的问题上吧。

Tags: days

语音能力对比 nagios配置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