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n 25,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效率,慈善和歧视

这个话题的最初,是因为和同事讨论到就业中的禁止歧视条款而起的。我们当时讨论到,很多行业中明文或者潜规则的禁止招收女员工,是否合理?偏向不招收生理残缺的人呢?

市场自然抉择

这个问题的第一直觉和最基础原则,就是市场自然选择机制。自然机制而言,市场会自然选择合适的人,以保持最大的竞争力。企业不愿意招收女员工,或者生理残缺的人,自然是有其理由的。

女员工这个问题,我想让不止一个企业吃过亏了,尤其是略微大一点,还讲那么点规矩的企业。在经济危及来临的时候,女性员工害怕裁员,所以抢先怀孕。按照国家规定,你非但不能裁她,还得保证她的生理和心理健康。一个企业就那么点人,你非但不能裁那个干的不好又没有劳动力的,相反还得裁掉一个正常员工来保证她的岗位。我想是个老板都不说有多呕了。

至于生理残疾,也是很麻烦的。软件这个行业的门槛还比较低一些。普通的办公室文员,你是打算招个看不见的呢?还是听不见的?

所以,老板喜欢高学历的,你不能说这是歧视没有学历吧。那老板喜欢男性(汗。。。),为什么就一定是性别歧视呢?

适任原则

自然,上述言论听起来很刺耳,很冷冰冰。为了保证竞争,难道孕妇,女性,残疾人必然要成为牺牲品么?

其实孕妇和生理残缺,并不一定和生产效率有关。例如生理残缺,我最近就碰到了一回。有个朋友来投简历,自称是听力残疾,有残疾人证明的。我问他是否能够正常进行日常对话。他回答说,在听力辅助设备的支持下没问题。我说,那么就和普通人没有区别。我接受的了方言,接受的了客户,我想我就能接受你。

以前说过的乙肝也是一例。只要员工都做过乙肝接种,我觉得也没道理不接受乙肝患者,尤其是小三阳患者。至于大三阳,还有某些对生理卫生要求比较严格的岗位,例如食品卫生,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同样,我也不介意性别,学历,种族,国籍。我在意的事情只有,你是否能完成工作,你的成本有多少。大家知道某些民族和国籍的员工招进来特别麻烦,这非我力所能及,我就不展开阐述了。

当然,作为软件公司,限制很小。有些地方就不行了。男性澡堂里给人搓澡的,招一女的算怎么回事,是吧?

没有理由的歧视

所以,我反对任何没有理由的歧视。例如女性不适合做计算机?这是什么道理?有多少程序员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歧视,被迫走上了断背山之路。

同样,要求司机必须是男性的,我觉得这个才是不合理要求。从生理上说,男性司机久坐对健康不利。如果说大货司机,经常要参与装卸货物,一路上风吹日晒,路段还可能不太平。要求必须是男性还有点道理。那普通商务车辆司机必须是男性的理由我实在是想不到了,你不觉得一个美女给你开车比男的更加赏心悦目么?

当然,不同的人对歧视的判断是不同的。我个人并不认为女性不适合做计算机,但是很多老板这么认为。我个人认为女性可以做司机,但是很多老板不这么认为。但是没关系,只要歧视原因和劳动力之间确实是无关的,我相信总有老板会赏识你的。

禁止歧视限制

当然,为了一些我们都想的到的理由,政府也会立法禁止一些有理由的歧视。例如刚刚的不得歧视女性员工和保护怀孕就是一例。如果企业都因为适任而不愿意让员工怀孕,那么谁还去怀孕生子呢?国家将来的人口(尤其是主流族群人口)肯定会锐减,这和国家的利益相违背。

当然,为了做到这点,毫无疑问的,就违背了市场机制。立法保护孕妇权益,就迫使企业歧视女性(尤其是未生育女性,幸好在中国还有计划生育这种东西)。立法不得歧视女性,那又容易和适任原则打架。到最后,还是市场机制和扶助孕妇打架。

类似的打架还出现在欧洲的另一个领域——雇佣。据欧洲的一些朋友说,欧洲的法律相当重视保护雇员权利,重视到了简直歧视雇主的地步。有个欧洲的愤青就写过一篇长文,为什么我让你喝西北风。大意是,如果我多雇两个人,我得保证他们一直有事情做,雇主没事做导致的雇员空闲还是要付薪水。而且还要缴纳高昂的社会保证金,又不能随便裁员。成本核算下来,现阶段每增加一个雇员,利润居然是递减的。多雇两个人,还不如老板解散了公司吃低保呢。

当然,那文章里的数据什么的都不能当真算的,一认真就满地窟窿(哪篇具体研究文章都是这个样子,光一个物价水平核算就够吵半天了)。但是本质问题却说的没错。如果国家不保护雇员,要国家何用?毕竟大部分人都是雇员而非老板。如果国家保护雇员,把老板搞跑了。那国家的经济增长哪里来?税收哪里来?

党员算不算歧视

原文请看这里。我只说一句简单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想想这哥们曾经想(可能现在还是想)加入一群什么人做什么事。再想想他现在想加入你们。。。

Tags: thinking

用户友好的密码 解决问题的艺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