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3, 2014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昆明大屠杀

昆明火车站一伙暴徒手持砍刀无差别杀伤群众,目前已知死者29人,伤者143人。

这大概是对民众的无差别恐怖袭击首次发生在汉人密集居住区域(金水桥恐怖袭击的目标是金水桥,民众伤亡只是顺带的牺牲品。而本次的标的即为民众)。为所有无辜受难者祈福,愿伤者早日康复,死者早日安息。

这事本没什么好多说的,却有太多话要说。当然,如果我把我要说的都说出来,也许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可对平民动武

即使在战争中,对无反抗能力的平民实行屠杀依然是反人类罪。何况这不是战争,所杀之人和行凶者并不认识。如果这样的行为都能合理化,那天下就无不可杀之人了。如果您不认同这点,而和我扯他们被受到了多么不公正的待遇——如果您是试图解释原因,我理解这点。如果您是为其合理性辩解,请尽早离开这篇文章——他不会让你高兴的。

下面是推上某文,窃以为甚为精辟。

昨天和朋友聊,要搞独立搞独立去,拿着平民砍这是种什么逻辑啊?脑子严重进水了。朋友说,你看那些对社会不满的去砍幼儿园,烧公交车的,那些不满医疗中去砍医生的,那些因为航班延误去打工作人员的,那些因为钓鱼岛去搞自己同胞的,因为奥运抢火炬而打去家乐福买东西的平民,基本上都是这个逻辑。

和金水桥事件的差异

  1. 金水桥的目标是桥,是为了形成影响。民众伤亡只是附带结果。根据wiki上的报道,攻击者在攻击之前甚至向民众鸣笛。当然其本意未必是怜悯,但是足见其标的不是人员伤亡。
  2. 昆明大屠杀的目标就是人员伤亡。攻击者从一开始,目标就是尽可能多的造成人员伤亡。
  3. 金水桥事件官方严密封锁新闻,而昆明大屠杀则并没有那么严密的限制。这种区别可能来自于官方的形象控制——昆明大屠杀更有利于官方博得同情,而金水桥则更容易牵扯出对犯罪者的怜悯。

恐怖分子的目的

你可以首先阅读这篇文章,我基本认同里面的观点,而且说的比我想的更加透彻。

简单来说,就是一群人中的一小部分人,自我定义了一个群体(例如维族,伊斯兰教徒),然后对国家中的其他群体的普通民众进行无差别的杀伤。于是社会的主流群体会对整个群体的整体产生厌恶,而不仅仅针对这一小部分人。对整体的厌恶会使得这个群体边缘化,生存条件变差,贫困,极端,从而产生更多的恐怖分子。

当这种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甚至可以夺取国家政权。有兴趣的可以参考这篇文章

怎么看待非恐怖分子的少数民族

如果你认同“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集体屠杀都是不可接受的”的话,那么毋须多言,显然不可能支持对少数民族的人平民实施过于激烈的政策。包括先行射击,加紧审查,种族隔离。

另一种逻辑是认同自己的种族身份。即,昆明火车站会使得我愤怒,是因为我族人受到了伤害。

个人认为这种逻辑是危险的。将不同的人划分不同种族,并且在种族之间对立和报复,其结果就是战争和流血。你们可以骂我懦夫,不过我讨厌战争,我怕死。

而且从公平论角度来说,这种逻辑不公义。如果你依此逻辑赞成对其他民族的隔离和对立,显然就没有立场指责其他国家对你的孤立和对抗。

当然,更深刻一点的理由会比较容易被当作扯淡——民族主义更容易被煽动,操纵和利用,而我最讨厌被人摆布。

现实

但是悲哀的是,恐怖主义已经得逞——我们成功的被挑起了恐惧感。这是第一次汉人密集的城市(而不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发生的针对民众的无差别袭击。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一直以为在党的治下,虽然防民甚严,但对于良民来说至少安全无虞。这事告诉我们,即使在你认为“安全”的地方,也会发生一些想不到的事情。

我们不知道恐怖分子的下一个目标,在地铁制造爆炸事件?在广场制造恐怖袭击?甚至伪装成快递员进入居民楼逐户屠杀。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在恐惧。我们不知道哪些维族人是好人,哪些是坏人。我们只能盲目的把所有维族人从身边驱离,剥夺他们融入我们的可能性。我们不会去新疆饭店吃饭,不会正常的和维族人交往,甚至在街对面走来一个维族老人时面露恐惧。

于是,维族会被逼返回自己的家乡——如果他们有的话。更多的人工作艰难,更多的人无路可走。于是肯定会有人——当然多少难说——加入恐怖分子,或者至少,对抗政府。

现在的事实就是。两拨本来理性的人被一拨疯子挑拨的互相残杀——而且他们还成功了。

囚徒博弈的问题在于,即使我们都知道这样是双方都输,而有人躲在矩阵后面偷笑,我们也只能无可奈何的选择最差解。

种族是人类流血的伤疤

关于种族问题,我们可以看看最近的乌克兰,或者看看美国和基地组织。这些都是种族问题上升到国家层面的结果。实力接近的就是种族冲突,实力差的比较远的,弱势的一方几乎无可避免的就会发展出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确实是个很恐怖的东西,虽然弱势者无力给予重创,但是却屡杀不绝。强者疲于奔命,草木皆兵。

为什么

种族和宗教是人对自己身份认同的凝聚,人们总是喜欢和自己容易理解的人打交道。当你见到一个人,他喜欢吃什么,看什么电影,喜欢狗还是吃狗,疼爱妻子还是虐待老婆,你都一无所知的时候。甚至连他偷偷在下面嘀咕什么你都完全听不懂的时候。要和他顺利交际是非常费力的。随着交际圈子的发展,不同的圈子就会被打上不同的印记,不同的圈子就开始对抗。

少数民族政策

我和少数民族的交往不多,有几次是亲身经历了朋友的某些事情,其他则是偶然看到和道听途说。

目前的少数民族政策有很大倾斜,但是双方都对倾斜不满意。很多倾斜甚至只对为非做歹的人有所帮助,却会招致其他种族的不满。例如藏族。原则上藏族是可以挎刀的。可是悖论的是,藏族离开自己的土地,到西藏其他地方住旅馆,要先开上N多证明,办理N多手续。其繁琐程度远远超过汉族去西藏旅游,甚至超过汉族来上海办居住证。朋友曾私下和我抱怨,这么管法安能不招致怨恨。我深以为然。在这个前提下,藏族“挎刀”这个特权根本是个笑话。要是在汉族大街上穿藏袍挎把刀,只怕不到10分钟就有警察前来盘问。

再说让很多民警都头痛的新疆人抢劫盗窃问题吧。有兴趣可以参考一下这篇文章。里面提到一个很神奇的事情是,维族人盗窃,警察往往无可奈何只能放人,生怕和民族问题扯上任何关系。相反,若是维族人正常工作,到汉族这里来出个差,或者想旅游一番,却是困难重重。当年七五后两个月,一位新疆的朋友奉公司令去沈阳出差,从下午4点到晚上9点,硬是没有一家旅馆敢于接待。最后无可奈何,打电话回公司,硬是找了偏僻位置的公司招待所住了下来。

如此倾斜,岂不是令良民无处谋生,而歹徒如鱼得水?

结论和呼吁

  1. 恐怖分子必须死,无论其成因是什么,以杀伤平民为目标或者手段的恐怖主义是不会得到任何人的谅解的(除了傻逼)。
  2. 不要因此敌视新疆人,维族,或者穆斯林。您有自己对安全的考虑可以理解,但是请不要过激,不要牵连同样无辜的维族平民。
  3. 民族之间必须平等,民族政策的诡异倾斜应当得到纠正。
  4. 互相之间的了解和认识是消弥民族矛盾的最好方法。有功夫的话不妨认真的学习一下维族,伊斯兰教知识。

Tags: thinking

余额宝 昆明事件的几点补充(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