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5, 2014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昆明事件的几点补充(一)

这绝不是一个悲伤的个人所能做出的事情

因为已经超出了个人能力的极限。

在大陆这些年,看过不少充满凶戾的事件。拿刀冲进政府机关砍杀的人,冲进幼儿园砍杀的人。但是我从未见过,或者听闻过有数人,拿刀在人口密集区域无差别砍杀。一方面这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好处,另一方面则是实施太难。

不会给人带来好处,就不大会有人想做。人的本性都是趋利避害的,除非发疯一样的不计损益。一个人可能发疯(我们也听闻过不少这样的疯子),两个人就很难了。一群人同时发疯,还能这么有效率的进行杀戮。你不如说是我疯了算了。

另一方面,大陆现在禁止民众持枪,菜刀已经要实名购买。一群维族人,跑到非聚居区的昆明去,本身就够扎眼了。居然还能有效率的搞到数把凶器,同一时间发起进攻。你觉得这像是某个个人或者小群体能够做的到的事情么?如果任何个人或者小团体可以轻易做到,你真的能说维族被管制和歧视么?

凶手是维族不等于凶手是新疆分裂分子

大陆官方的措辞是,“根据现场的证据”,这是新疆分裂分子所为。这事说的不明不白,颇惹人怀疑。我有位推上的朋友是医生,有同事参与当晚抢救,也听了不少小道消息。当事者的说法很直白,“一看就是新疆人”。当然,我觉得他想说的是维族面孔。所击毙的凶手,将来也是要有照片画像之类证据的。所以我倒是对行凶者是维族没什么怀疑。

但是是不是分裂分子所为,这却不大好说。因为大陆官方拿到消息的第一处理反应肯定是往新疆独立运动的人身上推。一来这帮人确实是维族,二来这帮人明显是有组织有计划。维族里面对政府不满,对汉族不满,有能力实施策划这起事件的,也就那么多人。就算将来有充足的证据说不是,这个推论也不是说不过去。

问题是能不能以此盖棺定论呢?很难说。捉贼捉脏,捉奸成双。没有任何其他旁证的情况下,我们自己心里认定是无妨,拿来要说服他人总是欠了点什么的感觉。常规情况下,案子往下查就是了。偏偏大陆这里的案子又是出了名的不公开透明。自从事件发生后,真相就再也和你没有关系了。后续抓到的犯人?可能是地方为了交差搞来的。本来没联系,可以打出联系来。问题是,大家都知道你会这么搞的时候,明明是真的,却没有人信了——这就是“狼来了”的故事。

无论凶手是谁,必然都是个小人

任何施行袭击的人,恐怖分子也好,心怀恨意的个人也罢。基本的一点是,我的行动是我对某些事情不满的结果。我杀人,是为了达到我的目标,而且我要让你知道这一点。同时,我也承担这一行为的后果。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组织宣称对XX事件负责(当然,也有很多事情跟不不是他干的,非往自己身上扯的乌龙事件)。此所谓,不教而殺謂之虐。

问题是没人宣布对此事负责。

世维会发言人说,这事不是我们干的。大陆官方说,就是你们干的。我擦,女王怀孕了,这TM是谁干的?

不知大家有多少人看过“竹林中”这部小说,这部小说出自小说集“罗生门”。后者想必是家喻户晓。多个当事人,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描述不同的客观,最后导致无法还原出一个真相来。

好吧,我也不知道谁干的。但无论是谁,从不承担其后果来看,必然是个小人。

个人觉得大陆官方自导自演的可能性不大

确实,这两天正好在搞加强管制。弄这么一出确实非常有利于大陆官方对新闻的管制,军警的运用。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第一嫌疑犯的角度说,这么怀疑没错。不,或者我们得说,对官方的阴谋论的怀疑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我们才不容易受到愚弄。

但是我个人分析了一下后,基本排除了这点。因为官方的损失大于收益,而且有未知的风险。

维稳固然要靠政府,这确实加大了对政府的依赖,可能给政府更大的权力。可是对政府是否能成功维稳的信心伤害也是很大。目前大陆政府已经做了常态化的国道检查,地铁安检,大规模城管执法,连菜刀都已经实名制了。昆明大屠杀让无数人质疑,大陆警方是否有能力保护民众的安全,那些严苛的条例是否只是针对善良的民众。

如果这个疑惑不解除的话,对官方的统治是很不利的。人人怀疑你是只纸老虎的时候,各种事情就会层出不穷。然后官方就会进一步疲于奔命。

要验证也不难。马上就是两会了。如果这两天有人提案加强对民众的监管(这是照例有的),包括禁止持刀,警察自由调动等。提案严谨,考虑周全,看起来就不像是这两天想的出来的。那值得怀疑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如果连像样的提案都没有,全是陈词滥调,那只能说官方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恐怖主义不等于对抗暴政

恐怖主义和对抗暴政的区别在哪里?关键是对对方的职能机关动手还是对平民动手。

军队和警察天然的就是暴力和杀戮机关,因此要对抗对方的暴力机关,杀伤是无法避免的。然而针对没有暴力伤害能力的平民,而且特意只针对对方的平民,这还是让我们很难接受——基于同样理由,杀害投降后的战俘一样是一件不名誉的事情。当然,我说的都是近代的事情了。你要和我讨论成吉思汗当年破城后屠戮三日的事情,我只能说你是在耍流氓。

所以呢?那些举出美国对日本扔原子弹,以及賽德克巴萊例子的人。你们说的没错,这些人是毫无异议的杀人犯。他们知道这一点,而且为了种种理由,也实施了攻击平民的行为,并承担了这一后果——这点是他们和本次幕后主使的决定性差异。

不要以为不对民众动手多么神圣,在战争的时候要不对民众动手着实不大容易——尤其是有人打着游击战的时候。路旁对你笑的孩子,也许下一秒就会拿出火箭筒。这种情况下,要保证不误伤平民着实不大容易。只是打赢了,这些事情就会大事化小。即使上了军事法庭,只要没有确凿的,“只特定针对平民的”的证据,多半也不能如何。可是若打输了,这事情就会小事化大。若不宣而战,躲躲藏藏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不是鼠辈是什么?

另外,特别提出敝政府在新疆作为的朋友——你说对了。虽然我们的政府不承认,但是他确实需要承担群体性的杀人责任。而且这不只是针对少数民族——你以为汉族情况会比较好么?错。汉族的情况多半要更糟。

把人逼疯后,就没法再坐下来好好谈了

很多电影里面,总会有个带头人物,说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民族不可轻辱,然后以少打多。当然按照剧情需要会有不同结局,一般来说不带主角光环的大部分都悲剧了。

如果是战争,这样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是屠杀对方平民,这就是抽风了。因为屠杀平民对施行方没有直观的好处。对方的军事力量还在,而且还更痛恨你了。要产生收益,至少要做到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万人那样,一次性摧毁对方的生产和供给能力。按照大陆的规模,大概要几亿人吧——那会是怎样的一场惊天屠杀啊。而不产生收益,我们就只有认为你疯了。因为只有疯子,才会做一件损人损己的事情。

而一旦被打成疯子,后面就没法再坐下来谈了。没有那个政府针对这种情况还能给出承诺的。就算政府不被愤怒的民众吞掉,对方也不敢相信民众会放过他们。当彼此双方都认同到这一点时,双方除了你死我活外没有什么太好的结局。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一者输了,然后胜利者安排一场结局。

所以呢?你认为我在说我们一定要坚决打击恐怖分子么?

我是在说不要随便把人逼疯。

关于美国新闻定性的反面声音

这次争论比较大的就是美国主流新闻,对恐怖分子打引号,因而被斥责为阴阳怪气。我这里收集了两个相关的反面声音,说明为什么。

Tags: kunming thinking

昆明大屠杀 移动设备的未来预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