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25, 2014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台北地铁砍人事件

哪里都有疯子

其实并没有疯,只是不论理由,就是要杀人而已——就是所谓的反社会人格。理论上心理咨询是可以发现的。但是台湾的经验告诉我们——目前的心理咨询密度不足,敏感度不足。而要维持足够的敏感度,不仅费用成问题,而且还会有很多啼笑皆非的情况。

社会压力?北欧够没压力了吧。2011年挪威发生爆炸和枪击。

废除死刑?

我不赞成废除死刑。当然,这和捷运杀人案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杀人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被判死刑。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死刑对凶手是没什么阻止力的。所以废除死刑还是保留死刑,都不能阻止凶案的发生。

但是死刑还是能阻止一些东西的。例如本次事件,死者中有两位20出头的年轻人。如果没有死刑,他们的父母会不会试着杀了凶手呢?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而且很讽刺的——我们也不能判这些人死刑。更进一步的,每次杀人案,我们需要严密保护的想必不是受害人,而是加害人——因为加害人不能死。而我们的法律为了保护加害人而存在,受害人遗族如果心理难以平复,只有自己动手,同时把自己变成受法律保护的人——就是加害人——才行。这样的逻辑不荒谬么?

死刑这事原本就没什么意思——我们已经遭到了损失,却还要用杀人来扩大损失。从这个意义来说,如果真是很久都没有恶性事件了——例如2011年挪威枪击和爆炸事件那样。这样的情况下,要不要废除死刑还真的可以商量。只是真的如此,我们应当判处什么人的死刑呢?长着野百合的绞刑架大概会成为城市最美丽的徽章。

死刑的意义在于,在无法无天的地方,我们有一种廉价的方法,可以永远的不用看到这个人。

和太阳花连结

咳,要认真论关系,马总统和杀人犯的关系绝对比太阳花近——这人的衣食住行,哪个不是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是为期一个月的太阳花运动,还是持续执政数年的政府,更有可能造就一个杀手?两者哪个和凶犯的联系更多?持太阳花论的人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么?

还有。包围行政院的年轻人去哪了?大概正在被各种凶案发生时的警察逮捕吧——你不觉得换个说法”凶案发生时,警察去哪了?“,这个质疑也能成立么?而且大部分凶案发生时都看不到警察啊,明明总统府门口一大堆的说。

也不要以为持这种论点的人是傻瓜。你讨论了这个问题,哪怕是否定,也达到了他们的目地——没有关系也是一种关系啊。我们不断讨论,有没有关系,有没有关系。不断得出结论,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届时只要轻轻反问一句,真没有关系为何要讨论这么久,有人讨论过西瓜和美国国旗的关系么?没人讨论,是因为真的真的,一点点关系都想不到啊。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问题居然还需要讨论本身就很反常,你我都是网里的一个飞虫而已。

玩游戏和杀人的关系

比”吃饭和杀人的关系“近,比”没有女朋友和杀人的关系“远。从这个意义上说——难道政府要强制所有人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