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n 9, 2014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海的出租车越来越不像话了

事情

5月24日,我乘一辆出租车从玉兰路杜鹃路到纪念路汶水路。上车第一时间,我报了目的地,然后脱口而出的是走外环。司机纠正了我这点——外环太绕路了。我说对对,您怎么走。他说南浦大桥。南浦大桥能走么?我说不知道,您走吧。

OK,30分钟后,我就发觉好像不对。计价器已经高达了50,而目的地还没有影。我没和司机说,我岳母家就在旁边,这两个地点我经常来返,一般都是40-50之间。

到地方一看,80。我擦。。。算了,公司有事,回头再处理。

办好事情,回头打电话给法兰红,报上车号证号,上车下车时间地点。完了回复我说,7个工作日之内给回复。我说OK。

过了几天,等等不来电话,我再去打了一次。法兰红接电话的人也很奇怪,已经转给他们了,怎么还不回复呢?

今天(6月6号),实在忍不住了,再打了一次。法兰红的人直接给了宫霄的电话。打到宫霄去,差点没把我气死。

他首先慢悠悠的说,上车你怎么和师傅说的?我说外环。他说你都要走外环了,还指责师傅绕路?

我了个去,我要去北京路不小心说了个北京,然后说不对不对。师傅真给我开北京去也合理?何况当初师傅已经说了,外环太绕,走法不对。这明显是口误还拿来说事。

然后他说,师傅这个不算绕路。你上车时让师傅随便走的,师傅按照自己的判断走的。

我当场就骂娘了。我XX你个女性直系亲属的,说了随便走就可以随便走啊。你让客人到你家随意,是不是他XXXX你个女性直系亲属你也随意啊。当晚我反向打回来,大众的车,只走了14公里。你的师傅走了23.3公里,这叫判断?是判断能多赚我多少钱么?

他又慢条斯理的说,师傅开的时候说了往南浦大桥走的啊。

我擦,我上海盲,去那里只知道一条道——大连路。还有好像内环也行(这就是口误成外环的原因)。师傅说哪里更快,我就说跟着走啊。不是这次我哪里会去查“从玉兰路杜鹃路到纪念路汶水路”的路里面“是不是走南浦大桥不合适”呢?

电话对面的沉默了一会,又说,按照师傅的判断,在那个点走大众那条路会堵的更厉害。你上车的时候也说快一点的,现在不认了?

我OO你个XX,..你个**。绕路不往市郊绕,绕到市中心去了?你说大连路隧道会堵车,杨浦大桥会堵车,我不敢说不会。你说从南浦大桥开过市中心比他们更空,我还真不信了。何况这条路一绕就是10公里,本来一个14公里的路,总共24公里你能开到25分钟以内?我TMD的老老实实走预期也就是半个小时而已。为了省5分钟(还没准),多花60%的车费?你脑残还是我脑残?而且从结果来说,更快了么?结果还是半个小时开到。

更何况,公司的同事从张江打车到同一地点,47元,半个小时多点。充分证明当时事实上就没有堵车,唯一对堵车的判断只来自于驾驶员的内心。

对面沉默了一会,又和我扯师傅当时自己的判断。我懒得和他罗嗦。“自己内心的判断”用在每个绕路案例上都是一个无法驳斥的东西——你不能指着一个人说,我知道你内心里明知道这是绕路的,You know it。既然无法驳斥,索性跟他说我会打回法兰红,就这样吧。然后挂了电话打回法兰红。

值得玩味的事在后面。法兰红的人听完整个流程,一言不发,给了我上海市运管处的电话。照理说作为管理母公司,你觉得我不对应当直接告诉我“师傅是对的”。如果你觉得我对就应该直接处理。运管处电话可能把没事的事惹出事来。给我运管处电话,基本只有两种可能:

  1. 运管处肯定会打太极,或者什么都不做。所以拿运管处当挡箭牌。
  2. 这件事我们也有难处。索性简单点,你有本事再往上面投诉。投诉出了结果,也没人有话说。但总之我们这里我没法帮你处理掉。

我打给运管处,他们说接受投诉。然后又是一通车号证号的,然后等回复。

分析

无论如何,宫霄出租车公司在管理上至少有以下几个瑕疵:

  1. 七天内不回复。没什么好多废话的。
  2. 根本没给乘客选项。在整个乘车过程中,出租车司机就没提供过“大连路隧道”和“杨浦大桥”这两个选项。如果你要用一个绕路的方案,至少要告诉乘客,可以走大连路,但是会堵。最后“大连路隧道”是我和宫霄的运管人员争论的时候出现的。

我有次曾经坐过一辆大众的车,从曹河泾回家。问说回浦东能不能更快点什么的,例如走徐浦大桥。司机马上跟我说那样会绕路,起码绕10公里。如果一趟车,乘客自己要绕过50%以上,哪怕是乘客自己要求的,也会要求乘客签单子避免责任。我当然不指望每个公司都有这个水准,但是至少说明“绕路一半以上”并不是什么常见选项,更不会是唯一选项。

其实我在坐车的时候,经常会和司机聊聊天。虽然大部分的司机都很油滑(上海话讲“老油条”),但是其中碰到的大部分人不坏。我见到过因为我身体不适,不能吹空调。大夏天关着空调开车子,开的自己一身大汗的师傅。我见到过不小心东西掉在车上,不要额外收费给我送回来的师傅。我见到更多的师傅,冷淡,油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基本上,大部分人都不坏。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不会恶意绕路,或者拿着乘客的财物不还(要乘客出送还时的车费我觉得是合理的行规)。

但是,这一情况,在这几年,是越来越差而不是越来越好。

这一问题,我碰到一位师傅,他的分析让我觉得有几分道理。一辆车,一天24小时管理费300-400,油费300-400,一天要做到傍晚,挣的才是自己的钱。15天做一休一,才能挣到6000-7000元上下。有路道的做做私人司机,虽然只能挣个4000,但是工作强度只有三分之一不到。剩下的时间陪陪家里人,炒炒股票,上网卖点东西,日子也过的去。照他们那个强度推算,我们应该挣12000的。所以现在越来越没人要做出租车了。有本事的开开大车,有路道的当私人司机,或者做做小生意也行,只有其他什么都做不了的才做出租车。

我说所以出租车司机的素质越来越差么?

他说还不止。很多时候运管处要管,又没法管。管多了,司机不做了,运管处还要费心找人补上。出租车在上海是属于公众交通而不是私人企业,不能说不做就不做的,不做就大事件了。但是要做,又没有人,只能对一些事情眼开眼闭。对着乘客说,我们已经严肃处理了。对着司机口头警告警告算了——反正他们这辈子没那么巧刚好碰上。

他一说我顿时觉得确实是这样。07年的时候我投诉过一次拒载。当时公司运管核对了事情就和我说,要师傅打给你道歉还是怎么处理。我说还能怎么处理。他说扣师傅一天工资(好像是一天,还是多少),给我100元举报奖金。我想想算了,不是那么大的事,不结那么大的仇。师傅真给我打过来道歉了(虽然听着心不甘情不愿的)。12还是13年我投诉机场有人拒载的时候,公司运管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们感谢您对公司的支持,如果没有您的举报,我们肯定无法发现这些败类。对于这次的事情,我们会严肃处理,以敬效尤。”听着很爽,不过注意到了没,既没说当事人的处理,举报奖金什么的也只字不提——而且关键是这个说辞很流利,我感觉这哥们的工作就是复读机。

这次,个人觉得,法兰红的运管对下属小公司也没有办法了——乘客你要来自己来吧。

建议

下面主要是给台湾朋友的建议了。我的外地朋友里面北京和台湾人比较多,如果是欧美——大概也看不懂中文吧。

不要随意打车。

如果你真的需要打车的话,先确定这不是一辆套牌车。套牌车运管是处理不了的,有什么问题自己倒霉。套牌有点像天灾,很少碰到,但是一旦碰到就是自己倒霉。你最好先看一下出租车的内装,如果不对的话就不要上车。

再确定这不是一辆小公司的车。哪些是大公司?巴士,大众,锦江,强生,海博,海虹,农工商。至少这些牌子我还叫的上来。其他公司的车子,一般也不会碰到问题。但是一旦碰到就很难处理。

注意,这不是说小公司没什么好人。我在小公司的车里面,碰到过很多很好的师傅。只是说,这些公司的投诉管理机制不给力——你得祈祷你没有用到这些机制的机会。

上海出租最重要一个特点是,属于公众交通而不是私人服务。因此有一条很特殊的规定——拒载投诉。主要是针对司机一听你这个地方,觉得不合算就不去了,你可以投诉他。

所以上车前先问师傅做不做生意。等师傅说做,上车后他问你去哪里再说。千万不要当街就把自己的目的地大声说出来。如果出租车司机没有主动询问你目的地,或者确定表明自己做你这单生意,你是不能投诉拒载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喊,我就去个隔壁。得一堆师傅纷纷表示不做你这个生意了——这是你自己问题,无法投诉。

而且如果你扬招车的时候,师傅当着你的面把出租车运营灯关了——也无法投诉。你自己拉开门坐进去,师傅关掉运营灯——无法投诉。你主动跑上去告诉他去哪里,他关掉运营灯——也无法投诉。

上海出租的一大奇观,就是在下午4-5点的下班高峰。你招手的时候,一堆车纷纷关掉运营灯——这是他们到了交班的时间,只能去特定的方向。如果你的方向不对他们是不会问的,省得给自己找麻烦。对了,如果上车前师傅已经说了只去哪里——也无法投诉。

另一个就是记得收好发票了。上海出租的乘车凭证就是车票,没有车票是不能投诉或者报销的。如果出现东西丢在车上也是要凭车票找人的。所以下车记得拿票。

至于东西忘在车上——抱歉不要指望。如果你有确定的证据证明是司机拿的,你可以投诉,或者卯起来告他到死。但是司机没有义务保管你的财务,或者在你下车时确定东西都拿上了。所以如果不能排除后面的乘客拿走的财务——事实上很难排除——那么几乎找不回来,而且你也不能投诉他。

哪种情况是可以比较完美的排除的?如果你的电话过去的时候,司机的第二个乘客还没有下车。这时候,还没有人离开过出租车,所以不是司机就是乘客拿了你的东西。但是比较悲剧的是,司机是没有权力搜查乘客的。所以如果乘客坚持没有看到,你还是没办法。

所以?要养成一个习惯。离开车前慢悠悠的搜一遍,确定东西都拿了,再下车。你搜的再慢,司机也不能赶你下车——你也不会真的搜上半天吧。

Tags: days

cgroup限定内存 核聚变?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