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an 5, 201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无题

路过南京,突然想起前几年在狮子桥吃的鸭血粉丝汤。什么味道其实已经忘了,只是在干完了活后等火车回上海。看时间,与其在火车站无聊还不如在狮子桥吃点东西。

其实这不是我头一回吃这家。刚毕业的时候,没钱,但是又想出去玩。于是就一个人去了南京。那时南京倒是还有个朋友,可是我放假的时候人家也放假,所以还是一个人在南京到处跑。有天晚上,就是在狮子桥吃的晚饭。同样的店,同样的座位。

我已经想不起来两次看到的景观有什么细微的差别。大概来说,无非就是几个消防栓什么的。但是几年间,他们居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我又想起了外婆家,我长大的地方。从大体上看,好像也没什么太多的变化。但是细微处还是变了。我结婚搬了出去,外公也走了,留外婆一人独住。于是,很多东西都开始凑合了起来。原本电饭锅坏了大概是会去换一个的,现在也懒得换了。冰箱里也塞满了隔夜菜,有些甚至会隔月。

有形的东西总是会坏的,无形的东西总是会被忘记的。无论什么,消失才是大多数的宿命。和宇宙比起来,这地球只能算是沧海一粟。和时间比起来,人的生命只不过是白驹过隙。就在这小小的地球上,有多少匹白驹曾经越过溪水呢?你记住了几匹?又有几匹,曾经看到过我看的东西。狮子桥的消防栓,我的博客,火车站的长椅。他们总也有坏掉的一天,也有被人忘记得一天。记得他们的人,也有离去的一天,写下他们的文字,总有丢失的一天。直到有一天,他们的形体早已经消亡,痕迹再也不能从地球上找到。甚至记得他们痕迹的人的痕迹都已随风而逝。这时候,他们就像其他的白驹一样,成为了一个数字。

Tags: thinking

北海道之行的感想 Charlie and Dav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