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8, 2018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密码学基本原理

Digest

摘要为一个函数H。对任意数据d,有h=H(s)。同时至少满足下面特性1。其余特性为额外要求。

  1. 对相同的数据d1=d2,计算得到h1=H(d1)h2=H(d2),必然有h1=h2。但不要求h1=h2的情况下,必然有d1=d2
  2. 根据h计算任意一个可能的d极其困难。(安全性)
  3. d服从随机分布的情况下,h的分布足够随机。(均匀性)

hash系列函数

hash系列中最著名的即MD5,其后继者为SHA1SHA2SHA3等。但实际上这几个都是密码学hash函数。非密码hash常用于快速计算均匀散列值(例如hashtable),代表有CRC (实际上CRC主要的目地是校验,而不是散列), FNVMurmur。这几个非密码hash函数的对比可以看这里

hash函数需要注意长度。一般来说,长度越长越安全(越难被找到一个碰撞值)。但是过于长的值会在保存和使用上产生困难。

Rainbow table

Rainbow table是一种通过预先计算来碰撞的手段。

从粗略的角度来说,你可以认为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反向hash表,保存了所有计算过的hash和对应的碰撞数据。但是通过计算可知,这样的反向表会占用巨大的存储空间。彩虹表采用巧妙的算法缩减了空间消耗。

其基础思想是,对某个碰撞数据,计算其hash,随后通过某个算法R,将这个目标hash再映射到另一个碰撞数据上去。通过这种方式,一个碰撞数据可以持续的计算出一串不同的hash。假设这个长度为n,我们最后保留最终一个hash和最初一个碰撞数据。

在检索某个hash的原始碰撞数据时,我们可以利用R将其映射为碰撞数据(但不是我们需要的那个碰撞数据),进而计算hash串并检测是否在反向表里。如果表里存在这个hash的碰撞数据,那么在生成n步的hash串的过程中,必然能在反向表里发现命中。而当发现命中后,就可以通过原始碰撞数据算出整个碰撞链,从而找到该hash的对应碰撞数据。

从算法分析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空间换时间和时间换空间同时存在的巧妙算法。利用反向表计算原始碰撞是用空间换时间,用hash串来压缩空间消耗是用时间换空间。

另一个细节是hash链的碰撞。当hash链在某个节点相同,后续链条必然完全相同。这大大降低了hash串的效率。因此彩虹表采取了一个变形。算法R在n步中每一步都各不相同(实际一般是将n当作参数),这样使得hash碰撞只发生在一个点上。由于算法在每个步骤上各自不一,因而得名彩虹表。

KDF

密钥生成算法( KDF )是一类算法的统称,用于将一个密码/密钥变换成另一个(或多个)密码/密钥。在这个过程中,会提供很多额外特性。例如符合特定格式,防御暴力穷举攻击,保存后难于破解原始密码,等。

KDF的最知名场景,就是密码保存问题。用户的密码不应直接保存,这样在万一数据库泄漏时就会泄漏原始密码。而单纯hash会导致用户密码遭受彩虹表攻击。一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对密码加盐。但是盐是加在前面还是后面呢?以我个人的分析来看,似乎是没有区别的。即s+salt和salt+s都能保证安全。当然,更好的方法是用scrypt或bcrypt。他本身就有专门的函数保证密码安全保存,这可比加盐好使多了。

最佳实践

现在已经2018年了,我相信大部分读者都应该知道MD5和SHA1不安全的事了吧。这两者虽然还能完成摘要的用途,但是并没有安全保证了。如果你需要一个安全的hash算法,我推荐sha2。sha3目前并没有进入主流系统,而且执行速度还是略慢。

另外,如果有的选择的话,在sha2算法族里我推荐SHA-512/256或SHA-512/224。这两个算法有助于避免长度扩展攻击

Encryption and Decryption

对称加密解密为一对函数,加密为E,解密为D。对任意数据d和密钥p,满足下面要求1和2。

  1. 加密为e=E(d, p),解密为d=D(e, p)
  2. 攻击者得知E,D,e的情况下,无法反推d和p。
  3. 在条件2的基础上,攻击者能得知d和对应e的情况下,无法反推p。(已知明文攻击)
  4. 在条件2的基础上,攻击者能构造d并得知对应e的情况下,无法反推p。(选择明文攻击)

对称加密有几种可能的变形情况,例如E和D为同样的函数,一次加密第二次解密。或者由生成算法构造出密钥p和解密密钥p’。在其中密钥p可以推算变换为解密密钥p’。但这其实仍然符合上面的描述。因为解密时可以使用d=D(e, p'),而p'=G(p),因此d=D(e, G(p)),即可认为d=D'(e, p)。对于密钥p无法推算出解密密钥p’的情况,请参考下面的“非对称加密”。

DES/AES加密解密算法

加密算法中最有名的是DESAES。关于这两个,我们不赘述。

密码模式

加解密算法一般都是以块模式运作的。即每个加密算法都有一个特定的长度,他只能处理这个长度的数据。块密码模式算法将基于某个特定的块算法,将其应用于流上。

最简单的用法是重复进行加密。取明文的前N字节加密,得到N字节密文。重复直到得到最后一块数据,数据的长度必然大于0小于N。对尾部的数据补足0。最后将所有密文联合起来,得到最终密文。这种模式叫做ECB模式。

ECB模式的好处是简单,但是ECB并不能防御内容替换攻击。攻击者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获得一个数据的加密形式(选择明文)B’,然后将某个加密后的块B’替换原始块B。以此,虽然攻击者并不知道原始内容,但是可以替换其中的部分内容。

人们对ECB做了一点改进,使用上一个块的加密结果,对下一个块做干扰(具体使用XOR)。如此一来,对任意一个块的变更会导致后续块全部都无法解密。第一个块没有上一个块,也就没有加密结果。所以CBC需要一个初始向量IV来初始化干扰。而先加密上一个块的结果,再和当前数据XOR的算法,被称为CFB。CFB和CBC仅仅顺序上有区别,但是CFB可以用于流式加密,而CBC不行。因为CBC必须得到一个完整块,才能计算加密。而CFB预先算出mask,用XOR获得结果。

CFB再略变化一点,就可以构成OFB。OFB取的是XOR前的结果,因此加密序列并不受明文的影响,只受IV和key的影响。你可以想像,OFB是一个由IV和key已经决定好的,无限长的mask,逐步XOR到明文上。

但是CFB和OFB都有一些缺陷,例如明文和密文的异或对应性。在确定模式为CFB或OFB的前提下,对某些特定位置遍历所有可能空间,就能在不了解解密结果的前提下遍历所有明文可能性。这个问题被用于ss的主动探测上。

密码模式具体可以看这里

Salsa20

Salsa20原来叫Chacha20,是一种经过特别设计的密码系统,在未经优化的CPU上拥有非常快的执行速度。

最佳实践

可能和大家想像的相反,一般没事不推荐直接使用加密函数本身,而是推荐使用AEAD算法。这里有一份2015年密码学最佳实践,按照推荐,是使用AES-GCM或Chacha20-Poly1305最好。这两种都是AEAD,具体下面有介绍。

如果一定要用加密算法,而非AEAD的话。推荐使用NaCl。它的加密算法默认选择是XSalsa20/20(Salsa20的一个变形)。

Message authentication code

消息验真,不同于摘要,要求的是拦截者无法伪造。其前提条件是发送者和验证者有一个共同的秘密p。本质上看,这个就是签署(sign)。但是一般我们讲sign都是指非对称的sign,MAC是对称式的。对称签署为两个函数,签署为S,校验为V。对任意数据d和密钥p。

  1. 对于签署获得的v=S(d, p),可以用V(d, v, p)来检验d和v是否成对。
  2. 攻击者在得知S,V,v,d的情况下,无法反推p。

签署算法经常和摘要算法合用,即对数据d先使用摘要H得到摘要,再计算签署。即v=S(H(d), p)。验证时使用V(H(d), v, p)来验证。

主流消息验证算法往往会使用hash或加密算法来完成。

HMAC签署算法

HMAC算法是对称签署中最著名的一个系列,HMAC不是一个算法,而是一类算法。这个算法基于一个hash函数(而且显然,要求是安全的hash函数),根据hash选择不同,HMAC也会有所不同。HMAC的基本想法是,将p拼接在数据d前面,做hash。根据安全的hash函数的性质,攻击者无法从v反推原始数据,即使他们拥有部分的明文(被签署数据d)。而在不知道p的前提下,也无法构造出签名v。细节来说,HMAC要求对密钥p进行变形,得到两个密钥,并重复“拼接-hash”过程两次。具体细节可以看前面的wiki。

CMAC系列

MAC系列的介绍可以看这里。这里我们特别介绍一下CBC-MAC这种算法。这种算法是使用加密算法来完成验证的典型代表,拥有很多衍生,例如OMAC/CMAC/XMAC等。

上面我们简要介绍过CBC,这个模式循环使用前面块的数据来扰乱下一个块,然后再完成加密。而CBC-MAC通过密钥构造一个k1,配合IV=0来计算输出,取最后一个块输出。再用密钥构造一个k2,加密最后一个块,形成MAC数据。基于基本知识我们知道,对任意一个数据输入改变,最后的输出会发生变化,并且在没有密钥时无法构造MAC数据。

最佳实践

首先,最普及的算法是HMAC,有条件的话尽量选择这种。

既然MD5和SHA1不安全了,那么尽量不要选择HMAC-MD5和HMAC-SHA1。尽管我只看到了SHA1碰撞的实例报告,还没见过HMAC-SHA1的。但是还是尽量不要冒险,使用HMAC-SHA2。

另一个就是,不要试图自己实现MAC算法,这类算法实现的难度比你想想的要高很多。如果你需要的话,推荐使用NaCl

AEAD

AEAD是近代的一个密码模式,主力解决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上面介绍了加密和MAC,但是在日常使用中,我们既需要加密,也需要MAC。例如Alice可能写了一封情书给Bob(听起来像Romeo和Juliet,但是在密码学里,他们需要改个名字)。那么,她同时需要保证情书不会被第三方看到(加密),又要保证Bob不会以为她写了一堆乱码(签署验真)。虽然听起来很愚蠢,正常人看到一堆乱码的时候,当然知道是被人替换了。但是我们就当作Bob是一个智商不足的傻瓜。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

解决这个需求,我们有三种模式。

  • Encrypt-then-MAC (EtM),首先加密,然后用另一个密钥对密文进行签署。
  • Encrypt-and-MAC (E&M),首先加密,同时用同一个密钥对明文进行签署。
  • MAC-then-Encrypt (MtE),首先签署,然后用同一个密钥对总和数据进行加密。

然后,据说这些模式都是有缺陷的。缺陷是啥我看不懂。有兴趣的朋友,这里有本九阳神功送给你,你看懂告诉我一下为什么。。。

Whatever,总之,为了解决上面的问题,产生了一个新的概念,AEAD。在一个算法中进行加密和验证。

GCM

GCM是一种CTR算法。CTR是一种密码模式,这种模式利用数据的块计数作为扰动变量,来使得同样的输入不产生同样输出。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在于,每个块的计算彻底变成了互相不关联的过程,因而可以在分布式系统上进行计算。其他模式,即便是OFB,其输出流也是串行的。当输入速度高于mask流时,就会出现算法无法利用CPU的问题。

http://blog.csdn.net/t0mato_/article/details/53160772

最佳实践

AEAD的选择不算太多,这份推介上推荐的是使用AES-GCM或Chacha20-Poly1305。NaCl的默认选择是XSalsa20-Poly1305。预订要有AES256GCM,但是目前未实现。

Public-key cryptography

公钥密码体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这个系统基本涵盖以下几个领域:

  • key exchange
  • public key encryption
  • public key signature

Key exchange

密钥协商,也叫密钥交换 ,简称Kx,为一个过程。假设Alice和Bob可以通讯。此时算法需要确定一个协商序列同时满足:

  1. Alice和Bob能够得到一个共享的秘密s。
  2. 可以监听通讯内容的监听者Eve无法通过监听内容推算出s。
  3. 前向安全。所谓前向安全,指未来的密钥泄漏不会泄漏之前的通讯内容。(可选要求)

注意,虽然被动式的Eve并不一定能够躲避序列,但是主动攻击者Mallory是一定可以截听内容的。无论协商算法如何复杂,Mallory可以分别和Alice和Bob进行协商过程,使得Alice相信自己是Bob,Bob相信自己是Alice。(MITM attack)这个攻击无法通过密钥协商机制进行躲避,需要在密钥协商之上进行身份交叉认证才行。

Public-key encryption

公钥加解密为三个函数,生成为G,加密为E,解密为D。对任意数据d,满足下面要求1-3。

  1. G可以生成私钥和公钥。即s,p=G(),其中s为私钥,p为公钥。公钥可以公开。
  2. 加密为e=E(d, p),解密为d=D(e, s)
  3. 攻击者在得知G,E,D,p,e的情况下,无法反推s和d。

注意,关于p和s只是说,p无法推出s。并没有说,通过s可以推出p。只要通过函数G能够生成成对的s和p即可。ECC和DH体系中可以用s推导出p,但是RSA中单有s是不行的,实际是通过另两个数(质数pq)生成,两者无法互相推导。

Public-key signature

公钥签署为三个函数,生成G,签署为S,校验为V。对任意数据d和密钥p。

  1. G可以生成私钥和公钥。即s,p=G(),其中s为私钥,p为公钥。公钥可以公开。
  2. 对于签署获得的v=S(d, s),可以用V(d, v, p)来检验d和v是否成对。
  3. 攻击者在得知S,V,v,d,p的情况下,无法反推s。

单向陷门函数与DH密钥交换问题

上面说了公钥密码系统的目标,下面我们说说公钥系统的一般规律。公钥系统的一般原则是,用户持有私钥s,公开公钥p。然后利用单向陷门函数完成特定密码学目标。

假定我们有一个集合G。*是集合G上的一个运算,满足交换率和结合率。O是集合G上的一个特定元素(或更普遍的,一类元素)。同时*具有一个特点,求y=x*O非常简单,求x使得对已知y有y=x*O非常困难。

Kx的普遍算法,就是A和B各自随机生成一个元素ka和kb,计算pa=ka*Opb=kb*O,再计算k=kb*pa=ka*pb。由于kb*pa=kb*(ka*O)=(kb*ka)*O=(ka*kb)*Oka*pb=ka*(kb*O)=(ka*kb)*O,因此k相等。同时由于*求逆非常困难,因此攻击者无法推出ka或kb,从而无法推出k。

Integrated Encryption Scheme

IES是一种基于Kx的加密算法,这种算法是非确定性的。

基于某种单项陷门函数,假设我们有某人A的公钥pa,如何利用pa加密数据,使得只有A能解开?

首先,生成随机密钥kb和公钥pb。而后计算k=kb*pa,再用k生成密钥k’,用k’加密数据,并将pb和秘密数据c一同发送。接收者使用pb和ka计算k=ka*pb,进而可以得知密钥k’,从而可以解出明文。在IES体系中,用k获得k’的算法一般是某种KDF。

IES是一种非确定性加密,他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生成的随机密钥的安全。一旦有了随机密钥kb,就可以根据pa算出k,进而算出k’。如果随机密钥生成过程很容易被攻破,那么算法上再保障安全性也是没用的。

MQV

MQV是一种基于DH的带认证Kx算法。他首先假定Alice和Bob互相可信的持有对方的公钥,而后讨论如何在非可信信道上生成一个临时的公共秘密。注意这是一种非确定性算法(几乎所有的Kx都应该是非确定性算法,否则有被攻击导致前向安全性问题的可能性)。而且该算法不需要公钥系统带有签署能力(DH_RSA实际上是利用签署互信的非认证性Kx算法),验证能力在算法内部。

Diffie-Hellman key exchange

Diffie-Hellman算法是密钥交换算法中最典型的一个。其依赖的是求离散对数问题(DLP)的复杂性。抽象的说,就是设定集合G为正整数集合,*运算为s*g = g^s mod p,其中p为预先约定变量。具体算法如下:

通信双方 Alice 和 Bob 需要约定好算法参数:一个素数 p 作为模数,一个素数 g 作为基数(生成元),可对外公开。

  • 对 Alice 来说,先想好一个自然数 a 作为私钥,然后计算 pa = g^a mod p 作为公钥。
  • 对 Bob 来说,先想好一个自然数 b 作为私钥,然后计算 pb = g^b mod p 作为公钥。

之后互换公钥,然后

  • Alice 计算出 k = pb^a mod p
  • Bob 计算出 k = pa^b mod p

我们取wiki上的例子:

  1. Alice和Bob约定p=23,g=5。
  2. Alice选取a=4,计算pa=5^4mod23=4。Alice将4发送给Bob。
  3. Bob选取b=3,计算pb=5^3mod23=10。Bob将10发送给Alice。
  4. Alice计算k=10^4mod23=18。
  5. Bob计算k=4^3mod23=18。

算法可以确保以下几点:

  • Alice 与 Bob 计算出的 k 必定是一致的。
  • 双方都无法根据已知的数来推算对方私钥。
  • 第三方可以看到 p、g、pa、pb、但无法推算出 a 与 b ,因此也无法推算 k。

RSA系列算法

RSA是非对称密码算法中最著名的一项。这个算法包含了以下功能。

  1. 生成算法G。
  2. 加密算法E。
  3. 解密算法D。
  4. 签署算法S。
  5. 验证算法V。
  6. 密钥交换算法。

特别需要注意一点,RSA的加密算法并没有使用IES体制。RSA算法族里自带了加解密和签署。从某种意义上说,RSA其实和上面说的一般性单向陷门函数算法为基础的算法有所区别。

生成算法

  1. 首先有素数p和q,称为prime1和prime2。
  2. 计算n=p*q,称为modulus。
  3. 求n的Euler totient functionφ(n)=(p-1)*(q-1)。
  4. 选择一个和φ(n)互素的数e,称为public exponent。
  5. 计算e对欧拉函数φ(n)的模反元素d,使得ed = 1 mod φ(n)。d称为private exponent。基于欧拉公式我们可知e^φ(n) = 1 mod φ(n),即e*e^(φ(n)-1) = 1 mod φ(n)。因此可以取d = e^(φ(n)-1) mod φ(n)。
  6. 公开modulus和public exponent,为公钥。保留modulus和private exponent,作为私钥。其余需要保密(因为可以推出整套公私钥)。

PS: 3中说是Euler function,实际上Carmichael function就行。欧拉函数总是其整数倍,因此也能工作,就是数字比较大。Carmichael函数λ(n)=lcm(p-1, q-1)=(p-1)*(q-1)/gcd(p-1, q-1)=φ(n)/gcd(p-1, q-1)。

例如取wiki上的例子。

  1. p=61,q=53。
  2. n=61*53=3233。
  3. φ(n)=60*52=3120。(原文里,取的是Carmichael函数,λ(n)=3120/gcd(61,53)=780)
  4. e=17。(在实践中,这个值一般都是65537)
  5. d = 17^(3120-1) mod 3120 = 2753。(原文取d=413)

在这里,n和d为私钥,n和e为公钥。通过n和e无法构造e。这里可能会引起一个迷思。既然e和d两者对称,一个加密一个就能解密,一个签署一个就能验证,所以公开一个隐藏另一个就行,具体是哪个是都可以的。但是实践中,e经常取65537,是一个相对比较小的数。如果公开比较长的数d,那么通过猜测计算e(即使不是65537)将不会是一个太难的事。因此实践中总是固定并公开e,保留比较复杂的数d。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一般来说,通过n和d也无法构造e。即通过私钥无法推导出公钥(e能够被猜出来是另一回事)。要构造e和d,正常方法就是使用p和q计算Eular function。

加密解密算法

对于数据m,密文c的计算方法为:

c = (m^e) mod n

解密算法则为:

m = (c^d) mod n

由mod n可以看出,密文最大长度和n同数量级。因此modulus又被称为RSA算法的块长度。注意上面求d的时候用的是Euler function,现在用的是Modulus,两者不一致。

实例还是用wiki,m=65。

c = 65^17 mod 3233 = 2790
m = 2790^413 mod 3233 = 2790^2753 mod 3233 = 65

可以看到,d有多个合法值,而且使用Carmichael函数还是Euler函数并无关系。

签署验证算法

和加解密算法类似,对消息m,先使用私钥d进行运算的结果v,可以用公钥运算得到原始数据d。

例如m=65,我们来验证签署。

v = 65^413 mod 3233 = 588
m = 588^17 mod 3233 = 65

注意,这个签署算法实际可以解出原始数据,这和普通的验证算法很不一样。一般而言,签署算法根本没必要,或者无法解出原始数据。

密钥协商算法

根据这里,RSA为基础的交换算法有三种:

  • RSA: 客户端随机选择一个秘密s,用服务器的公钥加密,服务器用私钥解密。
  • DH_RSA: 服务器给出一个静态DH公钥,同时这个公钥使用服务器cert对应的私钥签署以防篡改。
  • DHE_RSA: 类似于DH_RSA,但是服务器动态生成一个DH公钥。E是ephemeral的意思。

由于服务器DH公钥被签署了,因此MITM的攻击者无法给用户一个自己控制了私钥的DH公钥。因而无法冒充服务器端。

当然,我们可以根据密码学常识推断出,DH_RSA和DHE_RSA是前向安全的,而RSA本身是前向非安全的。

最佳实践

RSA目前来看还是最经久耐用的非对称密码系统。他支持的能力极为全面。包含了加解密,签署,Kx等领域。相比起来,ECC的加解密就不是很强。有ECIES,但是很多地方没有实现。

正确使用RSA有一定的困难,因为数论领域(准确说是number field sieve)的飞速发展,所以RSA长度也是飞速增加。目前1024位的RSA已经不安全了,建议值是2048,计算一下就知道,这需要256字节。虽然选用4096更有保证,但是在密集计算的时候选用4096,会导致消耗大量CPU。因此只建议在长期使用的密钥上使用4096位(例如gpg私钥)。

TODO: RSA-OAEP

还有就是RSA受量子计算机的威胁。量子计算机算法中最具备代表性的shor算法就是用来解决大质数分解问题的。

ECC系列算法

ECC是非对称密码体系中的一个大类(其实总共就两个大类,一个RSA一个ECC)。基本原理比较复杂,这里就不展开了。基本涉及的算法有。

  • ECDH: 密钥交换算法。
  • ECIES: 加密算法。IES加密算法的ECC版本。
  • ECDSA: 签署算法。
  • EdDSA: 签署算法。
  • ECMQV: 密钥交换算法。

ECDH

ECDH是基于ECC和DH的Kx算法。

首先确定曲线E(q)和基点G(注意这是一个数,但是使用大写),这两个的选取过程是通过一定的设计得出的,不同的设计得出的被称为不同的曲线。而后,每个人确定自己的私钥k,并且计算p=k*G。我们还是用Alice和Bob来分析,对Alice来说,pa=ka*G,对Bob来说,pb=kb*G。最后双方运算p=ka*pb=kb*pa=ka*kb*G。因此双方得到同样的p。

和DHE类似的,ECDH存在一个动态生成k的算法变形ECDHE。

ECDSA

ECDSA是基于ECC的签署算法,是一种非确定性算法。具体算法请看wiki,或者进一步找一本ECC密码学的书看。我就不罗嗦了,因为我也没看懂。

EdDSA

EdDSA也是一个基于ECC的签署算法,和ECDSA最大的区别是,EdDSA是一种确定性算法,不需要借助随机数。

安全实践

ECC系列的密码长度非常短,同时,算法量要比RSA低非常多。一般来说ECC的密钥是攻击量的一倍。例如攻击量是2^80(这是一个常见的值),那么密钥长度最低需要160。NIST的推荐值是用224,合28bytes。具体可以查看这里

最佳实践

密码学里一个很反直觉的东西就是,千万不要因为标准库慢就自己实现。标准库中很多算法都是常数时间算法。具体可以看看时间攻击侧信道攻击这两种脑洞大开的东西去。包括安全界赫赫有名的Meltdown,也是一种侧信道攻击。请在理解原理的基础上,务必使用强大可靠的开源库(注意开源是一个必要条件)。

random

随机数关系到整个系统的安全,请不要随意处理。尤其是不要拿time作为seed设定一下random然后就施施然用了。很多时候random被调用的时刻是固定的,可以被回朔到1-2秒的范围内。time的精度在10^-3到10^-6这个量级上。综合起来可以知道,对随机数进行穷举攻击的开销最高只有2E6而已。这个量级甚至不能作为有效的阻碍。

要获得随机数,比较合理的方法是使用/dev/random和/dev/urandom,以及getrandom调用。/dev/random和urandom的区别在于,random会返回随机数,而urandom返回伪随机数(准确的说,在新版内核上,生成函数是chacha20)。因此random会因为耗尽而阻塞,urandom不会。不知为何,这份指南推荐大家避开random。

无论如何,如果你觉得随机性不够,还可以加入random.org的数据来增强随机性。

similan船宿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