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Sep 7, 2007 - 1 minute read

关于最近我的个人问题

首先,我得坦诚的承认,我分手了,算是跳槽了,将来的工作地点未定。

这件事情先要从我就职的公司说起。我原先就职于上海某软件技术公司,后来被北京一家电子媒体公司收购。收购后上海这里就成为了分部,我和新公司重新签署了合约。

事情起因于今年的五月,当时刘凯找我和苏谈话,关于孟可能要离职的事情。他是我们程序部的主管,很受老板器重。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做的好好的要离职。孟的能力不错,工作也不错,也很受老板器重,没有道理在这种最重要的时候辞职。后来北京方面来了个人,就是主管软件的许总,找我们谈话。关于孟为什么要离职的解释上,他说孟向公司要求加薪,提升为CEO等等条件。公司无法接受,结果他就离职了。

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果然,孟离职前带出一个隐患,成果的源码在他个人手里面,他向公司主张这个软件的版权。这点我解释一下,什么概念呢?软件成果的版权应当归属公司所有,这是一般合约中都签署了的。但是也有部分情况下例外。例如草创型的公司,无力支付主程序员他们所期望的薪水,往往会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来使得程序员获得一部分成果的版权,即共同版权。注意这和微软的送股票可不一样。微软送的是公司股票,个人对源码还是没有所有权的。孟在任何合约中没有关于技术入股的约定,按照默认的规则,他应当无法享有版权。同时这也是一个职业道德问题,这种事情往往是职业场上很忌讳的。所以孟主张他应当享有版权,当然的遭到了公司的拒绝。但是如果他拒绝交出源码,我们就无法工作。所以当时北京和上海多次协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在下面没事干,闲闲拿薪水,看着公司里面来人和孟打笔仗。

七月的时候,公司有了比较大的动静,北京总部那里调派了我们这里的一堆核心骨干去北京出差。说是出差其实是隔离。估计是要处理孟的事情了,怕影响到核心员工的工作状态。名单上是我,苏,刘,钱四个人去北京,加上当时已经在北京的叶,总共就是五个人。苏没法去,因为他最近正在忙夜校的考试问题。于是总部的员工宿舍里面就住了四个人。说实话,有房子有空调,不用熬夏天。我觉得运气还不错的。我们在北京的工作也不是特别多,主要就是对上海做的一些事情补充和完整。主要在很多人事等方面问题上有一堆事情,让人比较闹心,情况天天在变化。

最终,在我们到北京后的一周(也就是刘和钱到的第二天),许总把我们叫进了办公室,宣布上海方面裁员30人的决定。我们当时很难接受,难道上海就这么被裁了?我们的后路就这么断了?将来是否会轮到我们?要知道30人的裁员相当于上海方面总人数的一半,考虑裁员后的主动离职问题,估计公司八成以上的人都会在三个月内离开。北京方面征求了我们的意见,是否愿意继续在北京工作。他们给钱开出了加薪60%的待遇。他的工资和我类似,我估计我也有希望争取一定的加薪。至于上海的问题,只能说,按照规矩来吧。该补偿的补偿,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在上海裁员一个月后,刘和钱坐不住了,很多事情拖着。他们希望尽快回上海一次,搞定问题。所以钱找许总谈了一次,结论是当初许诺的高薪无法到位(原因就不去猜测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继续留任北京。北京方面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安排他们尽快的回了上海。然后不久,刘就给我发来了消息,他们也被裁员了。整个上海分部解散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友给了我一个消息,说我在北京给她发的短信太少了,她喜欢上别人了。实话说,我从头到脚就不是一个很粘的人。MSN上可以聊的很欢,可是邮件和短信基本都是直来直去,解决事情为主,这点从头到尾就没有变过。我来北京见不到面,电话太贵,又不愿意用短信,她又不愿意上网,自然老碰不到头。这种情况下一个月就分手,哎,什么感觉呢?庆幸居多吧。

许总找我谈了一次,问我是否愿意留任北京。我说来北京我的可支配资金太少了,上海不交三金,北京要扣金,还有房子问题。让人做这么大调动总得出点血吧,虽然对我来说不算是坏事。许总给的答复很有意思。他说你的工资在整个部门里面已经算是中高收入了,所以不准备加薪。但是公司宿舍继续让你住,如果有人士变动不能住了,再谈加薪。

公司的宿舍,什么概念呢?没有任何合约限制,只有口头承诺让你住。换句话说,说不让住了随时就请你走人了。对于这点多少我心里还是清楚的。至于再谈加薪,那余地就小多了。往往是加个500了事。公司的这个举措可谓一举两得,首先将因为上海解散而空余出来的房子做了利用,减小了公司的财务压力。其次人先过来再谈加薪,余地就小。不过先有房子后可加薪,还转移到北京来,总好过给一个月工资的资遣。对我来说后方已经没了,和公司谈也没啥可谈的,女友也说要分手了。于是还是答应了这个条件,准备回去搬家。

到了上海以后,先是去公司拿东西。整个公司一片狼藉凄惨无比,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剩下一地的废纸诉说着当初的辉煌。我毕竟还算个一脚跨进黑客门槛的家伙,把所有废纸全读了一遍以后。对原来公司的各种情况算是有个基本的了解了,不过还有什么意义呢?能够左右公司的从来不是我们,还是收收东西准备走人吧。

一件意外的事情改变了我的决定。我的老板准备开高薪找我做程序,而且主管C++部门。那这一衡量就又不一样了,多出来的工资够交金租房还有富裕,更不说主管部门和普通程序员是天壤之别。对于老板的这个信任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所以准备倒过来向北京这里辞职。

向北京这里辞职的时候,许总的态度很有意思。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一点也没有惊讶什么的。上面说了,他说我原来的工资在部门算是中高收入,那见到有人开我高薪怎么完全不惊讶呢?多少也应该有惊讶的场面话吧?结合他平日说的一些话的推断,估计是我原先的薪水根本是底薪中的底薪,许总原先说的根本是借口。那么公司要我来北京的意图也很明显了,有便宜不要白不要,辞退了还要多一个月工资呢。如果是这种心态,将来的发展可想而知。我倒是感到有点幸运。

所以现在,贝壳是个没车子没房子没票子没马子,工作地点没有确定,手下一个人都没有的——C++部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