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Sep 11,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点小东西

贝壳近几天碰上个事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原本在小学的时候,贝壳的脖子上就有一粒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和家人说了,都不觉得奇怪。外公还给我看,他脖子上也有。所以估计是遗传,就像一粒肉囊一样的东西。外婆让我老用头发系上,等到了高中的时候,渐渐的就脱落了。

到了大学的时候,一天贝壳上厕所的时候一摸,在大腿根部的地方又出一粒东西。比原来的大小大N多,大概有豌豆般大小,碰上去的时候还有感觉。贝壳人也胖,走路经常摩擦。有的时候刚好碰到,就弄的苦不堪言,可又没有时间处理。(其实是因为平时也没有什么大事,整个一寒号鸟现代版)这次在北京,总算得了点空,上医院做掉了。医生看了眼,也没和我说是啥,直接说可以用激光手术处理掉。创伤恢复需要一周上下,期间不能沾水。以这个位置来看,当然也就不能洗澡了。交了80的费用(好贵阿),然后开了50上下的创伤药品和消炎药。就直接进了一间手术室,里面就一个激光器。贝壳小的时候做过冷冻治疗,这次又是激光,还和皮肤科挺有缘,虽然也不是啥好缘分就是了。上次手术贝壳痛死了,所以这次手术紧张的要死,拼命和医生说千万别误伤。(想像一下什么部位吧——万一贝壳吃痛动了一下~~~~)医生到很放心,让贝壳站着就是。

手术到还不怎么特别痛,大概就和刀子喇肉差不多。只是手术过程中能清楚的闻到毛发烧焦的味道,想想正在做的事情,不由一阵恶心。再想想位置,更是一阵担心。速度很快,大概半分钟就搞定了。创口是平整的烧焦点,抹上碘优消毒就差不多了。

总算是搞定了,不过想想好像家族遗传这东西,那~

贝壳不由感到自己和孩子的将来是一片的黑暗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