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Feb 28, 2008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香港艺人裸照事件

香港的艺人裸照事件现在已经是沸沸扬扬,具体情况相信也不用我说了,去网络上找一下,遍地都是。既然大家都已经发表意见,当事人也不愿意多说,我也不想揭人伤疤。不过我倒是对裸照事件中网络的特性很感兴趣,并且想说说未来网络的各各方面的问题。

在这次裸照事件中,真正的幕后发布者”奇拿”从头到尾没有露面,也没有任何消息确认谁就是”奇拿”。他发布照片也不是满世界张贴,而是通过各处的网民转贴。如果不是网络,这一切都是不可想像的。你无法想像自己的裸照会意外的流出,被人倒处张贴,而这个人你还绝对找不到。为什么网络如此特殊呢?因为网络从设计的开始就注定和通常的通讯系统不同。网络具备很高的匿名性,具有一定技术的人员(这种技术要求大致就相当于一个高中水平的人经过一年训练的水准)可以任意的发送消息而不会被追踪。电影上那种特工通过什么东西而追踪用户的事情,在经过一定训练的人手里完全不可能发生。国和国之间的矛盾,法律真空地区,他们永远有办法躲避追踪。换句话说,只要你希望,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在网络上发消息而且保持匿名。并且广大的网友会自动的将消息传递到各个角落。而且这种发布是极为迅速的,往往是发布会还在开,讲稿已经到了各大论坛。

这个特性是对各国政府,各大公司,大型组织的一个极大挑战!

为什么呢?

自从传播学被从其他学科中分离并且发展起来后,任何大型组织都不会忽视传播的力量。很多巨大的事情往往会因为一点信息而被改变,因此控制信息的人具有相当的力量。也许有人会说我影射中国政府,我不驳斥我说的大型组织中包括中国共产党。然而谁可以找到一个大型组织,对自己的信息完全忽视,还可以蓬勃发展呢?美国也有水门事件,也有新闻控制。从这个意义上说,”控制信息”可以被视为大型组织维持自身形象的一个必然手段。

然而网络打破了这个手段。

大家应该都知道中国的GFW,当然,其宣称的目的是”屏蔽境外有悖于中共当前政策的内容,例如黄色,反动等”。这个可以看做是中共对于网络的必然反应--既希望可以借助网络的力量来发展国家,又担心网络的发展使得国家失去对信息的掌控力。然而通过技术屏蔽的手段是无效的,绕过和伪装远远比发现简单。自从二战以来,数学密码,换位密码,对称密钥的发展,使得加密比破解容易上无数倍。即使是个人,也完全有能力传递国家无法破解的信息,或者将其伪装到根本不会被注意的庞大信息海洋中。可以说,现在如果有战争,那么敌对国家间首要做的事情就是断网,彻底从Internate上断开,包括无线信号。否则只要有邮件收发,就根本查不出其中是否被混入了无法侦测的内容。而返回我们这个论题本身,大型组织对于信息的掌控力,则彻底的被网络剥夺了。

然后,我们完全可能设计出一套系统,使得信息从一个人到另外一个人的传递是无法被窥视和修改的,也是无需通过中心节点的。(笔者当年就曾经设计过这种东西,当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放弃了)当然,大众是否会使用是一回事情。通过这种东西,我们将来的信息必然是分布的,从个人到个人的,无干预的。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考虑两个问题。这种可能性对社会的影响,这种可能性下的规范。

如果考虑这种可能性对社会的影响,我觉得是相当难说的。一方面,开放的信息传播使得信息透明化和公开化。如果掌控的好,会成为大众监督政府的利器。政府的问题会被迅速瀑光,并且得到解决。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会得到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然而从另外一方面讲,信息的匿名化会使得信息质量劣化。成为虚假消息的温床和散播垃圾的根据地,不负责的言论和奇谈怪论试图吸引人民的眼球。并且,更严重的,会产生很多违背本意的现象。例如网络暴力。

因此我们必须对这种可能性有所规范,从道德层面到法律层面。从道德层面(或许没有这么严重)来说,我们尽力不传播对于我们没有意义的信息,减少传播未经核实的信息。以此减少信息垃圾的产生。然而,我们是否应当去从法律层面阻断垃圾信息的传递呢?恐怕不行。从趋势上说,信息的公开是趋势。反对公开信息,将信息传播控制的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是逆潮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公安部禁止个人间传递照片的行为也有简单粗暴的嫌疑。正确的应当是个人间的传递国家不干涉,然而可以由受害者提起民事附带刑事诉讼。

Tags: free thinking

通知时代 多出的一天,被偷走的一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