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Feb 8, 2009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回京感想

昨天临时接到通知,贝壳周五(二月六日)要去北京出差。具体情况不多说了,不过——贝壳要回老家了。可一年半没回去了阿——

早上5点半从杭州的宿舍出来,赶7点半的飞机。打车走了快一个小时,杭州的机场确实也够远的。师傅紧赶慢赶总算给我提前40分钟赶到了机场,离停止办理手续只有10分钟。这点住北京就很有优势,出门10分钟就到机场。6点半起床,赶8点的飞机绰绰有余。飞机很顺利,事情很顺利,贝壳就不多废话了。唯一的插曲就是贝壳的linux不支持投影仪,搞了半天总算在老板的机器上成功演示。

别的不多说了,就说说北京的风景吧。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建筑,其中多数是政府机关的办公楼。贝壳原来认得的地方全都不认得了,鼓楼,宣武门,东直门,也就长安街还保持了一点原来的风景——当然,不算那个巨蛋的话。东直门改的面目全非,斜街那里完全看不到了,建了一个什么汽车中心。西单图书大厦已经快7年没去了,门口那堆书的摆设还在,但是被围起来不能坐了。西单文化广场被修的光怪陆离,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灵镜胡同没去,不过想必也不复旧观。

贝壳干完事情,被放到了丽都。本来准备和几个高中同学聚聚,可无奈前天才刚刚接到通知。刘江陵同学和佟国美同学非常义气的回了消息,不过很遗憾的,都没赶上机会。李鸿国比较忙,就不说了。老猫直到贝壳快闪了才有反应,够迟钝的。贝壳最后无奈的决定,不去顺义了,直接去机场,第二天可是8点的飞机。丽都旁边贝壳只认得915,那是去顺义的。所以贝壳弄了部车去机场,走的是附路。

机场附路,算算可是有年头没走了。自从在牛栏山上学以后,京顺路通了,附路修路。贝壳就主要坐915去北京,很少走附路了。现在的附路路面都翻修过,比原来顺了很多。运河上的桥还是那个老样子,不过有一段因为要修轻轨,因此被重修了。到了机场,贝壳碰到了一件非常囧的事情,贝壳被锁在家门外了。算算都26的人了,居然还会碰到这种问题。家门口等家长回家,又不是小学生。不过无奈的,贝壳就碰到了这种事情。老妈去上海探亲,老爹上班。大老远的从上海来北京出一次差,居然被锁在了自己家门口。无奈,贝壳出门转一圈吧。

从家里出来,贝壳绕着机场走了一圈。发现机场多了很多小店,建筑也被翻修过了。想必是为了迎奥吧,机场这里是最敏感的地方。唯一没变的就是机场高速的收费站和贝壳的破窝。呆在小时候常爬的假山旁边,不出意外的发现当初奋斗(真的是奋斗,贝壳小时候很胖)很久才能爬上去的山顶差不多就是一伸手的距离。公园的松树还在,前面的大广场却没人跳舞了。工人文化俱乐部(原来唯一的作用就是放电影,我们过去常常在这里看)被改成了XX货真价实的俱乐部,上了金色的招牌,不过恐怕就和工人无关了。最大的变化是贝壳的小学,机场二小,永远的消失了,变成了94中机场分校。估计是机场这里去94中的太多了,干脆弄个分校过来,省得费力。家后面的一排树全推了,改成了通向三号航站楼的大道。

坐在家门口的公园旁边,贝壳感觉五味沉杂。这么多年在外面,始终觉得自己是个过客。没想到到了自己家,才发现家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样子,自己还是过客。上次出差,呆了两个月。这次出差,呆24小时。贝壳始终来来去去,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到底哪里才能停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