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ug 30,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新时代新媒体

刚刚在看美国高法要案中的水门案件,说到尼克松败于肯尼迪,其实很大成分是输在了新出现的电视辩论前面。乍然想起,其实我们也处于一个新传媒开始的年代。网络传媒正在很大程度上的改变和补充我们获得信息的方式。 网络作为传媒的特性,不必多说,有无数引论论证网络的特殊性。互联网络最主要的几个特性有,即时性,广泛性,非中心特性。当然,针对中国传媒,还有非审查性,这个特征针对其他传媒并不明显。 所谓即时性,即信息在网络上的传播速度非常快。在报纸时代,我们传递一条消息的时间大约是一天。报纸需要用一天时间来完成信息采集到发行传递到个人手中的过程,这在当时已经是惊人的进步。电视时代,大约是4-6小时,一次新闻的采集编排和合适的发送过程大约需要这么长时间。而网络时代,尤其是准设备(手机,便携网络设备)的大规模普及,使得事件出现到信息传递完成大约只需要2分钟。911,最早的网络信息传递时间据说是15分钟。汶川地震,发生到贝壳得知(由于没有震感,所以当时没发现)总共用了6分钟。国外有漫画笑称,twitter上地震消息传播的比地震波还快(地震波的速度并不快),但是推友们看到地震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回推。其效率增长了240倍,很多基于原定系统和环境的传媒策略就需要作出相应调整。例如克林顿丑闻,就是由网络媒体率先公开,并炒大的。 所谓广泛性,是网络传媒的一大标志性特征。网络上,我们认识很多我们一生中原本无法认识的人,这些人的具体身份信息根本无法得知,其分布也非常广泛。当我们发送或转发一个信息的时候,按照原本的途径,只有我们熟悉的人可以得知。逐级传播到最后,被新闻媒体得知,才公示天下。其传播途径就好象一滴墨水滴入水中,会逐步的渲染开。然而,我们切断新闻媒体,对个体实施控制,是可以有效的抑制信息的传播的。但是网络时代,我们的信息会传播到不特定位置,不特定身份的人,好象奶酪中的空洞,看似微小,却无处不在。这带来两大特性,控制信息的传播非常困难,和信息在不同环境中的传播有了交换。后者更通俗点,举例来说,原本只有汽车工人知晓并关心的问题,完全可能引发全国争议。 所谓非中心特性,则更为特殊。通常我们的讨论,是基于少数几个点的。针对某个问题,你的言论只有几个朋友亲戚知晓。如果你要让更多人知晓你的言论,则必须通过电视台,报纸的栏目回馈,让栏目主持看到,再由主持摘选“观众来信”。于是全部的讨论都基于几个特定点。这样的讨论当然不可能让所有人发表意见,更没有机会让不同民众接触持异议者的意见,从而造成持不同意见的民众缺乏沟通。网络的特性使得针对某个问题的讨论不局限于几个官方的论坛,更可以自行组织论坛,乃至在无关综合论坛上发表意见。由于来自各个行业的人充分发表意见,因此容易汇集不同观点,形成折衷。 例如09年杭州的欺实马案,针对被告是否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就有两个不同意见。一方认为被告行为性质严重态度恶劣,以一般“交通肇事罪”审判不足以平民愤,而且不足以对其他潜在犯罪者形成警告。认为应当对被告判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另一方认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仅适用于特定情况下的特定人。检察院必须证明被告当时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管故意”,否则容易扩大执法,造成其他案件的执法随意。建议该案件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并进行人大立法。双方的观点都有一定根据和理由,这种情况正是最适合非中心讨论的情况。 在网络传媒时代,以前我们所用的一些传播控制途径,例如新闻管制,禁止讨论,都很难实施。现在网络越来越容易进行端对端加密通讯,因此多个人的私密讨论,越来越难以禁止。这些技术原本被美国视为国家机密,可见其安全程度绝非轻易可以破解。而网络时代惊人的传播速度更是使得新闻管理缺少了执行的空间。往往是一条新闻,审查机构还没到手,全国都有人知道了。这时即使切断传播,最多也只能禁止后续消息的传递。原本已经知道的人通过面对面相互传递已经无法阻止,而且足以将新闻扩大到相当水准。很多本来能够掩盖的事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弄到不得不公开的地步的。 如何管理网络,成了越来越多政府的一个心病。美国社会有广泛的言论自由,因此很难通过什么网络新闻禁令来进行管理。因此美国网络的大头问题是诽谤和版权问题。而中国对新闻传播有管制,因此如何继续管制网络是个很头大的问题。其中比较有成效的几个方案是GFW,责任制和五毛。 GFW是国家防火墙的简称,其方案是通过国家建立的网络自动审查系统防止民众访问国外网站。当然,前提是打着反色情反盗版的旗号的。责任制是针对国内的,对不听话的论坛,切断其服务器访问,并追究登记人责任。实话说这两个方案效果还是不错的,然而网络的特性并不容易受到压抑。如果这种方案继续下去,估计中国就会有组织开始做分布式互联网了。技术上说,一个服务器所能提供的所有服务和所需要的所有资源,可以分布到数百乃至数万用户的电脑中。这时除非断开整个网络或者删除所有人电脑中的数据,否则无法清除和控制信息。 五毛是一个更好的思路,其原理是根据互联网的广泛性特性,你不可能查证每个人的信息。因此利用大量被收买的人,在网络上发布各种信息,扰乱正常信息的传递。然而现在兴起的SNS和基于SNS的系统是这种方案的最大克星。SNS系统的核心是人和人的关系,或者说,一般我只信任我认识的人。对于刚认识的人,我可以作为朋友交流,然而未必信任。这样,当五毛发挥作用,发出虚假信息时。接收信息的每个人,会评判他的信息有效程度。显然,五毛的信息有效程度是非常低的,一次两次可以生效,然而多来几次就导致接受者均快速断开关系,虚假信息传不出去。以开心网为例,在上面发表强国强军之类的帖子还有大量转贴。然而针对某个特定事件进行恫吓,发表虚假声明根本无人理会。 因此,五毛实际上会转变成一个更复杂的东西――新闻操纵和传媒操纵技术。就是现在网络上俗称的推手。通过分析观众观点,组织合适的人写文章引导观众论点,从而营造言论。然而实话说,这种东西的效果和会造成的影响就小了很多。一个言论要能被引导,首先要有一定的言论市场。跑上去说欺实马无罪的人结局多数是被骂一顿然后丢出去。其次,言论诱导的有效程度是和民众受教育的程度成反比的。受教育越多,我们越能够分辨新闻引导。 然而不得不说,网络新闻能取得的效果和民众的素质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网民的一大特点就是平均受教育程度低,知识和素质明显不足。例如,在国外综合论坛上不是看不到骂人,但是相对少,而且一旦讨论过激都有管理员出来阻止。中国论坛上不但骂人语言满天飞,而且半天不见管理员,整个骂人帖就悬尸版顶,大家口水来去。其次,讨论方法经常落入诡辩范畴,不但动辄喊口号,拿政治策略逼对方闭嘴。而且经常出现质疑对方动机的情况。这简直不叫辩论,叫打架。 我们站在历史和历史的边缘上,搞不好一翻身就进教科书了。这时候的话,还是得小心点说。

Aug 27,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三)

1.击鼓传花 某日和人讨论房价,来人苦劝我买房,说房价必涨。 我问,100W的房子,20年后可有200W?来人说怎么可能?我说,存定期就可以,五年期定期,连存20年。 我又问,依您看,这100W的房子,20年后,价几何?来人说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20年后房价多少,不过今年房价是一定会涨的。小伙子看事情不要那么片面,房子是人人都要买的,现在买肯定合算。何况就算将来房价下跌,你也可以把房抛出去。。。 类似言语我听过三回,分别是99年,06年,和今天。原来历史真的是会重演的。 2.菲律宾枪击案 如果当初徐步高流弹打死了菲佣。。。 3.黑白 做的出就是做的出,做不出就是做不出。程序员的世界,非黑即白。

Aug 24,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二)

1.若是重生 都不想死,不妨想想,如果有机会重生如何? 若是你死后,大脑被妥善保留,等200年后,有科学家接通你的大脑,替你换一副机器人筋骨。你又得返人间,就如睡一觉一般,那当如何? 父母早已作古不说,连子女都死去多年,墓碑都未必找的到。亲戚朋友更不必说,天苍苍野茫茫谁都不认识,只剩形影相吊。故时家园都做土,路上所见所谓又不是自己熟悉的。你觉得如何? 还不若让我继续睡去罢。找个人讲讲200年前的故事,为这段多出来的生命找个多出来的意义。然后继续睡去——这次是永远。 2.何必多言 上年纪的人往往有个癖好,喜欢找个人教一下路子,你们什么什么事情可以怎么怎么做。你若是有意见,他就插话接着往下说,内容基本是原来的车轱辘话。你若是打断就是没礼貌——也不提谁先打断谁的,反正我是长辈。若是你不听,就天天说天天说,说到你听为止,反正年纪大了没事干,有的是时间。做好了,我说的没错吧?做不好,你们还嫩拉。 不否认,多数事情上了年纪的人比年轻人经验更丰富,做的更好。所以呢?所以这个世界就请老家伙们当道?你们再结一次婚?再上一次门?再洞一次房? 古人说,好为人师者鄙。 3.不知生者不畏死 不知道生的欢乐的,不知道死亡的可畏。天天都受难的人,最容易轻贱自己的性命。 不知道死的可怕的,不能说自己不怕死。轻贱自己性命的人,并非视死如归,最多只能说生亦何欢罢了。 只有知道生的欢乐的,又不畏惧死者,才能说有大智慧,具大勇气。 4.关于男女 愚者:年轻的时候可以谈着玩玩,责任这类问题等该结婚了再说。 智者:年轻时候对别的女孩不负责,婚后就要提心吊胆是不是老婆被人不负责过,或者是老婆正在对你不负责。 愚者: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如果有争执都是男孩子的错。 智者:这样等于逼男人婚前婚后两面派。男人找个对象过一辈子,不是找个对象气一辈子,更不是找个对象指使自己一辈子。除了少数真有这种忍耐力的男人,其余要结婚,怕只有在婚前伪装。 愚者:好男人/女人都到哪里去了,我要钓男人/女人。 智者:你拿美色钓男人,将来就别怪人好色。你拿金钱来钓女人,将来就别怪人贪财。你撒什么鱼饵下去,钓上来就是吃什么的鱼。 愚者:我的男朋友赚的不够多/我的女朋友胸不够大。 智者:请自行问自己另一个问题,其余类似问题类推。 愚者:她/他一点都不理解我 智者:你很理解他/她。

Aug 23,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一)

一,拜拜 最近家里拜拜,说是曾祖母百岁生日——当然,她老人家早在我五个月的时候就驾鹤西去了。外婆说百岁生日是一定要祭拜一下的,百岁后人就重新投胎去了。我不由想到——这要是活了个101岁,不知道投胎管理办法是怎么说的。是等200岁呢?还是就地重新投胎。外婆说她也不知道,小时候听说的时候觉得100岁挺难活到了,就压根没问要是活到怎么办——这厢她都快到了。 老妈到了上海,睡在前面我的床上,我就睡到了后屋。老妈说不敢睡,全是烧给曾祖母的金纸什么的,问我难道不怕么?我说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亲戚。这里是曾祖母,到别人那里就是七大姨八大姑,七舅姥爷二大叔。人家下来晃晃最多是因为人多麻将少,让你烧两副麻将上去打打。大家亲戚一场,她吓你干嘛?何况若是她下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又有什么好怕的呢?金纸不是烧给死人的,是烧给活人的。若是死后万事皆空,我们活着的不免戚戚自悲。与其如此,宁可自己骗自己,说人死后有灵。若是死灵现身,说明死后仍有知,大家不知道多开心。 二,柯南 前两天看到个帖子,讲柯南推理如何不合理。暗想,见树木而不见森林。 讨论金田一的推理,总还有靠谱的成分在里面。柯南么,没见偌大一个活人转眼就返老还童了。这药要卖出去,也不用研究解药,也没黑暗组织什么事了。多少人哭着喊着要返老还童呢,大家何必还打打杀杀呢?而且目前为止500多集,起码也有500案子了。照两天一个案子的速度计算,小兰刚进高中都该高中毕业了。在这种背景下讨论推理,实在是。。。 三,天龙八部 萧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道:“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皇上看惯了后宫千百名宫娥妃子,那懂得‘情’之一字?” 今天不记得昨天,今天不知道明天,要认定一个人一生,究竟有多难。

Aug 15,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生,关于死

贝壳最近头痛加牙痛,非常痛。有多痛呢?你看这个标题还猜不到么?大量时间处于神智昏迷状态,痛的时候完全说不出话来。下面是一些记录: 八月10日开始头痛,八月12日就医。左面部,左耳疼痛。由于近耳疼痛,又有游泳后耳道疥结病史,并且前两周曾游泳,怀疑耳道疥结。耳科诊断无异常,内科诊断为三叉神经痛。 八月12日晚开始服用卡马西平,一日两次,早8点,晚6点,每次0.1g,直到八月15日中午。服用后疼痛未改变。夜间入睡后疼痛停止,早上起床后短时间内也不出现疼痛。 八月13日疼痛加剧,左侧三叉神经第一二分支(下颚上颚疼痛),持续疼痛,数分钟反复,按摩头部后问题减轻。 八月14日继续按摩,卡马西平,加偏方,涂抹花椒水,疼痛依旧。但上颚第二齿触感异常。 八月15日疼痛改变,上颚左侧第二颗牙齿触痛,上下颚交汇处(咬合肌)酸痛,按摩头部无效。疼痛无法入睡。由于剧痛,停止使用卡马西平,花椒水,改服布洛芬缓释胶囊。后症状缓解。 在疼痛而造成的神智昏沉的时间里,贝壳想了很多问题。想了小时候的一些恐惧,想了现在以来的人生,想了生和死。 死是什么东西呢?很多人避讳说,但是却没有人能逃避。也许不同宗教对死有不同的解释,然而无法改变的一点是,知道的人都不会再告诉你,死是什么东西了。生命是很神奇的东西,无论什么机理,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你。我为什么成为我?我为什么不是别人?这世界是真实的么?这些是我小时候常常思考的问题。我的结论是,我没有什么特别。我和别人一样,看到这世界,想到自己,会笑,会叫,会思考,也会死。这大千世界,都是因“自我”而存在。这可能是神经间的化学作用,也可能是灵魂和肉体的共鸣。然而无论是哪种结果,一旦陨落,失去记忆,即失去自我。死,一种可能的结果,是再也不能笑,不能叫,也没有意识,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没有意识。这大千世界都与你无关——由此而来的寂寞和空虚,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东西。 关于为什么要善待父母,有这么一句话。父母好像一张纸,把我们和死亡隔开。当失去父母后,我们就要直面死亡了。其实在牙痛的时候,我恍然悟到,这张纸虽然为你挡下风风雨雨,却挡不住死亡。死亡没有到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假装它不存在。死亡到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惊讶它的突然。我想,如果这世界有个开始,它就要有个终结。即使可以长生不老,也逃不过世界末日。一切的繁华,都会成为寂静。我也会静静的在那里,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也许我无法选择怎么死,但至少可以选择怎么活。只要我们活的够长,迟早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自己的生命,伴侣的生命,生老病死,如世界的轮回。我希望我在离去的时候,能够没有后悔,我在这个世界上,哭过,笑过,爱过,恨过,看了要看的东西,留下了生命的印记,快乐的度过了每一天。 所以,我列了个单子,如果我没事的话,我打算去逐步实施。我希望在我走的那天,了无遗憾。即使这世界不再和我有关,我也可以圆满。 跑去MIT,BSD,Stanford看看,顺便听一节课——不管听得懂听不懂。尤其要听听高伯伯的具体数学,虽然基本肯定听不懂。 能和我爱的人说一声,我爱你们。能和我所负的人说一声,对不起。 教一个徒弟,继承我的衣钵。我希望他能热爱电脑,真的对电脑有兴趣,而且有一定条件。不求他有多大成就,不求他用我的知识做什么,甚至不求他承认我是师傅。只求有一个人,能让我,将我的知识,连带自己存在的烙印,都教给他。这样,有人可以证明,我,在这个世界上走过。 至于贝壳的牙痛,贝壳认为这是劫。这世界也许有个最高的存在,也许没有。然而人的一生中,总要碰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决定人的一生,却来的悄无声息。人在劫中,要失去什么,也要得到什么。如果能度过劫,将是新的生命的开始,如果不行,则是旧的生命的结束。贝壳的牙痛,也许是要让贝壳明白,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以及生命应该如何渡过。

Aug 11,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版权保护的迷局――论微软状告东莞网吧

微软把广州的网吧告了,索价158万。这案子要放在美国,怕是没什么悬念的。敢用盗版,158万的索赔只能算小数,后面跟着的各种费用和公众质疑足够让公司活不下去了。而中国网吧的董事长居然亲自出面陈词,宣称“这样会让东莞一半的网吧倒闭”,不能不说是中国和美国的不同文化造成的不同结果。 美国是一个注重知识产权的国家,其背后的逻辑是,保护知识产权,才能让更多的人有热情创造好东西。因此,维护知识产权是非常重要的(甚至被大公司使用到很过分程度的)。一家公司,哪怕只有一台机器使用了盗版,都会伤害整个公司的信用。因此,微软关于盗版的态度,Bill Gates说的很露骨:他们要偷,就让他们偷,回头我们会连本带利拿回来的。在西方,只有一种违反版权的使用是得到默许的,就是为了教育教学目的的评估试用。AST开始Minix的原因就是因为闭源软件不利于教学,这点后来也被RMS等很多人所认识到。因此学校基于教育目的的使用,多数不会受到追究,当事公司多数装个大方,给予“特别授权”了事。当然,仅限用于教授课程,若是滥用盗版Office办理业务,还是会受到追究的。 开源软件业也受益于版权良多。若非西方国家严格的版权保护,很多对开源没兴趣的人根本不会使用开源软件。开源软件算是游走在版权与非版权间的平衡者。若是版权执行过于严厉,则有开源软件来抑制软件商乱抬价格(若是不行,只有诉诸反垄断法了)。若是版权执行过与宽松,则开源软件业自然疲软,让软件商可以喘口气。因此,从理论上最反版权的GNU运动,反而最受到版权的保护。 而中国作为后起之秀,在知识产权上注定不能像美国那样保护。因为多数专利,美国是收钱人,中国则是付钱人,收自己人的钱给外人,这是国家公民无论如何不能认同的,尤其是在对于生死问题相关的知识产权上。例如印度曾声称,所有西方有关医药的知识产权限制在印度不生效,由此才得以廉价的生产各种抗热带病的药物。对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弱化问题,发达国家多数持眼开眼闭,或者不过于紧逼态度。因为过度的限制发展中国家会导致对方另起炉灶,日后搞不好多出一家竞争对手。 然而反过来,过于弱化的知识产权保护,反倒是值得发展中国家自己警惕的问题。我们可以回想,知识产权的作用是什么,大概就能得知过于弱化的知识产权保护会造成什么后果。知识产权保护人的创造意识,而过于弱化的知识产权保护会产生创造依赖。虽然我们可以廉价的抄袭别人的东西,然而创造什么,核心是什么,给不给,还是别人说了算。更麻烦的是,没人愿意搞什么创新,因为知识产权弱化的作用同时作用于对方和自己。抄袭者才有机会壮大和发展,如腾讯就是中国特有的例子。 而董事长出面宣称,“东莞的网吧要倒一半”,这更是中国特色中的中国特色。这招携GDP以令政府的招数,房产商就玩的很透彻。你不给我政策,我就威胁要关门,看你怎么交代。实话说对于某些道德违规乃至法律违规的行业,不如关了好。要不怎么?贩毒的也跑出来宣称自己创造了多少GDP,严打会让中国哪里的经济崩溃?可惜对于地方官员来说,GDP才是命根,至于执法的严肃性这个问题,在和谐社会的基础上都好商量。 根本上说,版权保护是个迷局。若是严格执行,怕会伤害整个经济和技术的发展。若是宽松执行,则会伤害整个国家的创造力。

Aug 9,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外部成本的几个实例

我们知道,经济学中有一个外部成本问题。如果一个获利行为中,会使用某种资源,而不必付费。那么生产者就会肆无忌惮的使用这种资源,例如污染。处理的方法就是让生产者对这种使用进行付费。 今天讲的几个问题,和这个现象无关又紧密相关。 首先是少年犯刑罚问题。少年犯是否应当减刑?目前中国的法律和执行上,少年犯都是减刑的。但是从爱护下一代角度来说,非但不应当减刑,反而应当加刑。很多人认为刑法的目的是让受害者获得安慰,但是从社会角度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目的。让受害者获得安慰,属于“同态报复”,虽然从情理上可以理解,可是理论上说却未必高尚。刑法的最主要目的,是威胁和震慑其他意图犯罪者,以形成稳定的,可预期的社会环境。杀人者死,如此我们的社会才不会盗匪横行。而偏向执行,对少年犯减刑,乃至未成年不得判处死刑,无异于鼓励少年人偷盗,犯罪,乃至杀人。如果有少年偷盗集团,因故杀人,算集体犯罪。我们如何处之?杀之不合法,不杀不足戒。无奈之下的做法,只有判去少改所。而年少时的行为,接触的东西,会影响人的一生。一个年青人一旦入了少改所,再正正常常走完一生的几率就很低了。与其考虑如何通过少改所来“改造”少年犯,不如以刑法戒之。韩非子中曾说:子产相郑,病将死,谓游吉曰:“我死后,子必用郑,必以严莅人。夫火形严,故人鲜灼;水形懦,故人多溺。子必严子之刑,无令溺子之懦。”故子产死,游吉不忍行严刑,郑少年相率为盗,处于萑泽,将遂以为郑祸。游吉率车骑与战,一日一夜,仅能克之。游吉喟然叹曰:”吾蚤行夫子之教,必不悔至于此矣。“ 而后是贫困地区水电/环境补贴问题。我反对对贫困地区,尤其是有污染问题的贫困地区,进行水电/环境补贴,不赞同进行医疗补贴,建议只执行教育补贴。贫困地区出现环境问题的,必然是产业贪图资源和人力,在当地乱开工厂所致。如此情况下进行环境补贴,或者补贴水电,无异于鼓励产业继续开下去。补贴越大,污染越大。

Aug 5,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代码过程管理

无论是做产品,还是做项目,无可避免的要碰到代码过程管理的问题。这个问题主要是平衡产品质量,生产速度,开发投入的关系,并且设法增大乘积。 通常来说,质量,速度,投入三者是互相矛盾的,有的时候还要加上风险。质量越高,速度越快的生产过程,其投入也就越高。但是这几个关系并非单纯的并行替换关系,正如人月神话中所说的,人月这个单位暗示人和月是可以互换的,但实际不是。项目中主要碰到的问题往往是,在控制质量不变的情况下,增加投入不能提高速度。在控制速度不变的情况下,减小投入不能降低质量。偶尔,我们想方设法找到了一个方式,能够很好的满足质量-速度-投入的三元平衡,但是时灵时不灵,这就是风险元的问题了——通常情况下我们不会碰到。 作为平衡三者的起点,你不能从项目/产品的开始才考虑这个问题,而是必须从招聘/团队组建的时候开始考虑。一个不靠谱的人就会破坏整个团队,所以在招聘的时候,保持宁缺勿滥的思想。通常的项目/产品并不需要一堆天才,你只要一堆能够良好执行计划的员工就行了。靠谱的人的有几个要点,能够比较好的进行沟通,良好的计划制定和执行能力,大量的编码训练。有的时候我们往往以工作年限来衡量一个人的编码训练,实际上编码训练和工作年限并没有特别大的关系。好的项目经理/产品经理,应该能从编码的设计和实现中,嗅出编码训练的程度。 坚持只招聘合适的员工,事实上是以增大人力资源成本来解决速度-质量问题。因此通常只会被用于质量不变的情况下,增加投入提高速度。不幸的是,要实行这个步骤往往必须在项目的开始前进行计划。因此项目的正确做法不是添油战术,而是减油战术。减油战术的要点是强迫项目使用它天然能够使用的最多人手,使得项目处于人力资源相对充足的状况。再设法控制每个人的工作周期,不要让被分配的人做和他特质不吻合的工作。例如程序员完成编码后,不要让他去做文档/测试的工作,而是提前撤出项目。如果项目顺利,逐步撤出闲置人手组建其他项目,并保持项目依旧按时完成。如果项目仍旧不顺利,至少我们做到了我们能做的最快速度。 同时,这个战术涉及另外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越大的项目,需要的人手越多。而越多的人手,每增加一个人所能提高的效益就越低(俗称边际降低)。因此,平衡三者的另一个要点是切分项目,使其拥有完美的边界。假如一个系统,我们需要12个人工作半年。我们将其切分为两个相对独立的子系统,每个系统分配六个人,通常不用半年就可以完成项目。正常来说,项目所需资源随着复杂度增加往往是三次方到四次方增加的,而项目切分有助于使得前者随着后者线性增加。切分的优劣只取决于其边界的清晰程度和复杂程度,和需要多少人手,如何分配等等问题皆不相关。 在完成上述几个步骤后,我们就拥有了完美完成项目的一个起点,合适的成员,充足的人手,适当的边界。不幸的是,通常我们无法做到这么完美,成员不都是适当的,人手是不足的,需求是修改的,所以边界是模糊的。那么在整个代码过程中,我们依旧有一些可以做的事情。 首先是问题的早期发现,方法是代码规范,单元测试和交叉检查(cross check)。通常建议将人手编排成水平交错的一个环,按照顺时针方向,由一个人检查另一个人的代码。交叉检查有三重目的,帮助新手学习编码,抑制不小心和设计失当所造成的错误,当其中一个人无法工作时有人可以接手其工作。虽然这将付出一定时间,但是可以比较好的在前期发现和控制问题。同时,按照逆时针方向,编写另一个人的单元测试代码。单元测试有助于隔离问题范围,减少在实现中的一些无聊问题。 其次是问题的快速沟通和持续聚焦在工作上。强迫所有人每天写下需要处理的问题(todo list),然后每天勾掉解决的问题。这方法可以从各种GTD书籍上看到细节。同时,每天召开快速例行会议。将当天处理掉的todo list,碰到的问题和解决方法读出来。快速的沟通方便在早期把握员工的心不在焉,同时也方便其他员工发现潜在的可能与其相关的问题。 最后就是快速文档和后期文档相结合。在项目过程中提倡快速文档,即写下某个问题相关的精简描述和姓名,方便其他人联系你即可。在项目完成后,逐步补充文档,细化条目成为完整的文档。

Aug 3,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南京爆炸的威力估算

官方报道中说,爆炸外1公里的玻璃破碎。我们可以认为这是爆炸威力的保守描述。爆炸的冲击波能量会按照离中心距离平方反比下降。如果假定25倍的能量足够致死人,或者破坏平房的话,我们可以计算得到这一范围是中心半径200米内。 同时,官方报道的地址是万寿村15号(这一具体位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在谷歌地图上可以看到附近的地形。这里[1]有google earth地图标,但不一定准,我没用过,是直接在maps.google.com上查找的地址,然后查看卫星图。卫星图显示的可能有偏移,因此我们将200米半径的圆放置在房屋和人口最稀少的位置上。不过附近200米半径怎么放都是平房在百间左右,车在数十辆上下。根据这篇报道[2],当地正在拆迁。因此我们将当地的人口少算,一间平房一人,一车两人(我还没算公交呢,两人已经很少了),这样,暴露在致死冲击波半径内的人数不应少于120人。不考虑后续的高温烧灼和有毒烟雾,只死了13个,不能不说是中国的幸运。 另外还有关于新闻[2]的一点有意思的事情。这篇[3]新闻说,同样的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是“现场抬出一百多具尸体出来”,而在[2]中说的是“造成的人员伤亡估计目前看没有发现多少。有两、三个在现场抬出来,往医院送了。”。我觉得这人精神分裂。 reference: 1.http://bbs.keyhole.com/ubb/ubbthreads.php?ubb=showflat&Number=1352319 2.http://www.21cbh.com/HTML/2010-7-28/1MMDAwMDE4OTE1Mg.html 3.http://news.sdchina.com/show/312771.html 注:1未经验证,2,3都验证过,是中国境内注册的域名。

Jul 30,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根棍上的蚂蚁引发的问题

一道高盛的面试题,在cupg的论坛里面引发了口水大战。原题如下:一根棍子上面有无数只蚂蚁,假设两只蚂蚁碰到之后就会180度调头反向前进,碰到,再调头,直到棍子的某一头,然后掉下来;然后再假设1只蚂蚁从棍子的这头到那头一共需要5分钟,那么问题是:需要多少时间,这根棍子上所有的蚂蚁会掉下来? 开始的时候,我想的很简单,两只蚂蚁碰到就会掉头,因此相当于对穿前进。因此,一只蚂蚁要爬过整个棍子需要五分钟。 后来有人质疑,怎么论证呢?为什么不可能是别的情况呢? 论坛里的结论,基本是2.5/5/10分钟三种结论。 现在,我基本论证如下: 坚持蚂蚁碰撞的观点。 每只蚂蚁掉下的时间,等于蚂蚁初始前进方向上的距离。我们假定这个距离是随机的。 因此,t分钟内掉下的概率,等于t/5。 每只蚂蚁如此,N只蚂蚁,重复的概率是(t/5)^N。即,N只蚂蚁的情况下,在t分钟内掉下的概率为F(t) = (t/5)^N。 可以求得概率P(t) = N*t^(N-1)/5^N,以及期望,t bar = 5*(1⁄2)^(1/N)。 当N趋于无限大时,t bar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