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Sep 7,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四)

1.终身遗憾的旅游 最近在背包客栈,看到很多地方的旅游广告都是“不来终身遗憾”。照这个说法,美国人民怕是要遗憾几辈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又有那么多中国人往美国跑。某北大女生在美国总统来华时质问人权和普世价值,毕业了去美国学习对方先进技术,学成后打入对方内部——直接嫁了个老美。此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最好注解。 照我看,与其说不来终身遗憾,倒不如说来了终身遗憾。一种是遗憾为什么没生在这种地方,天天面对青山绿水。一种是遗憾,本来在自己一亩三分地呆的挺好,自己非要花钱找罪受。现下的旅游,后者越来越多了。即使是前者,也颇有说不过去的地方——人家住那里的,好好没事干找一堆人来对自己的青山绿水评头论足,整天吵吵嚷嚷,为啥? 一种人有一种人的活法,有人喜欢青山绿水,我喜欢熙攘不休的人群。阳光,蓝天,白云,下面总要有一群人,才让我感觉自己活着。我喜欢自己去各个城市,没人认识的城市。在大街上迷茫的找路,用相机记下每个平凡的瞬间。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自己的气味。在一个不熟悉的城市,慢慢徜徉于大街小巷,感受着城市的气息,这让我感觉不一样的人生。 2.也会轮到你 从小到大,贝壳的人生还算顺利。虽然不是功成名就,扬名天下。至少是中考,高考,暗恋,当课,该有的都有。 最近牙痛一场,猛然觉醒,原来什么事情都会轮到你。这里没有宣扬宿命论的想法,但是无论好事,坏事,从概率来说总要有人碰到,每个人碰到的概率也差不多。也许你从不担心自己碰到车祸,哪天就有人来撞你。也许你从没想过自己碰到失业,公司偏偏遇到火灾。 当你看到那些不幸的人的时候,要警醒,哪天也许也会轮到你。这种事情不随自己的努力而改变,不随自己的意愿而变化。 当然,也包括那人人都逃不开的。。。 3.时间的蠕虫 如果我们从四维的角度来看世界,每个人都像一条蠕虫一样。从出生时刻开始,到死亡时刻终止,此外别无它物。

Sep 3,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个软件工程师到底有多远

从高中毕业生,到一个软件工程师的成本是多少呢?这得分是什么软件工程师。 如果是批量培训,学习某种语言的语法,针对特定领域(主要是网页)进行编程。大约需要六到八个月,差不多就是北大青鸟培训生这样的。这种软件工程师拿来基本没法用的,即使是打磨变成熟练工后,最多也就是消耗品。基本每年这个水准的人都会出来数十万,个个新鲜热辣精力充沛不怕压榨。 如果是常规软件工程师,需要一年的基础课程,软件工程导论,计算机系统原理,高等数学等。一年语言和实践,C语言,数据结构,离散数学等。一年系统学习和工程方法论,编译原理,操作系统,数值算法,软件工程学。最后一年的第二语言和实践。java,软件实际开发等。如果顺利,并且用功的话,一个常规软件工程师大约需要本科四年。 中国软件专业毕业学生据说150W之多,有多少能达到常规软件工程师的水准,并留在中国呢?大概一万出头。八成以上的学生由于学习靠混,或者实践不足,因此实际上处于批量培训略强的地步。有些还不如批量培训生。软件毕竟属于工程学科,是门硬功夫。虽然不如数学那么硬气,但是靠混是混不到软件工程师的,混软件销售还有点希望。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软件专业出来的学生不做软件的原因。 当然,其实还有部分人是因为水准问题,考研或者出国了。 如果能完全掌握上面的一堆东西,那其实是相当牛的一个人了。加上一定的经验,基本可以胜任任何软件公司中层以下职位。可惜中国奇缺的就是这种人,10多年软件产业发展下来,总共积累了不到20万人。 如果在普通软件工程师的基础上,钻研某个细节领域,并且有所突破呢?研究生?错了,你成不了研究生,最多当上研究员。软件业在中国发展不过20多年30年的事情,没有任何一所学校有足够的学科积累,能够领导某个领域的发展。(当然有少数几个例外)我们用的流行网络协议,有多少是美国大学领导开发的?多少是中国大学?底层核心算法中,有多少是中国学校发明了去美国申请专利的?所以如果你在某个领域有所突破,最多被相关公司看中,招进去当研究员,活的很滋润。如果真有了本事去考研——你自己看结果吧。 程序员的最高境界是什么?那基本是Donald Kunth,Richard Stallman这种的。要么将计算机科学基础发展到极限,要么将某种哲学引入计算机领域,并且改变世界。 这种程序员,中国一个没有。十年内也不会出。

Aug 31,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规则不平等和逆向歧视

最近看美国最高法院案件,其中有个加州大学诉巴基案挺有意思,讲的是民族/种族问题。原本黑人在美国受到了非常大的剥削和奴役,直到南北战争后,才逐步废除了奴隶制。此后以白人为主力的社会,对黑人又进行了歧视,出现了“隔离但平等”的原则。这些问题林林总总,直到二战后才有比较大的好转。那么加州大学诉巴基案,是加州大学对黑人进行歧视了么?非也非也,加州大学不但没有歧视黑人,巴基也不是黑人。事情的焦点在于,加州大学在录取学生的时候,为黑人保留了一定比例的名额。巴基考试下来去查分,发现自己比几个被录取的黑人学生分数高很多,但是没有被录取。于是怒而将加州大学告上法庭,称其“逆向歧视”。 美国法院接到这个案子比较头痛的,因为加州大学是按照美国政府的指导(准确说是加州的立法),为黑人学生保留的名额,其份额也和黑人人口基本成比例。只是由于黑人家庭中有大量贫穷家庭,因此黑人的平均成绩并不高。如果对其“一刀切”的统一录取,对那些黑人家庭并不公平。他们历史上受到了奴役和剥削,因而造成了家族一开始的贫穷。由于贫穷和被歧视,因此总是无法提高自己的知识,这又造成了贫穷。而对种族分离录取,对其他人种学生则不公平,而且有违美国宪法基本原则。书中举过一个例子,一个其他国家,在后期迁移来的黑人子女,祖上并没有受到奴役,因此这个学生从小受到比较良好的教育。而另一个则是祖上没有奴役过黑奴的白人子女。对前者进行偏向是对后者的不公。这个问题有点类似于今天中国的“高考移民”问题。另外,美国的宪法基本原则是假定人人生而平等。反种族隔离,女性运动,都是此原则的具体体现。由于案件的特殊性(个人基于宪法对抗州法律),所以这个案子一直上诉到了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的判决我就不说了,大家可以自行去查(顺便给书打打广告)。但是关于这个案件,我们可以看到几个有趣的问题。在中国的发展中,颇为值得注意和思考。 首先是透明的考试和录取制度。被大家称为最严密的高考,其实是非常不透明的,因此也是注定不公正的。这种不透明体现在几个层面上。首先是考题批阅不透明。主观题如作文的批阅就算了,客观题的对错批阅都不允许查阅和异议,这对考生是非常不公的。有的时候题目出错,老师批错,影响的是学生的一生。在这种严肃的问题上,居然以“查阅和矫正会引发各种问题”和“没有时间和资源来做这个事情”为由进行推搪,其不公可见一斑。即便因为录取时间紧而暂时忽略批错,也应当允许事后的翻找和对错误的补偿(说白了就是国家赔偿)。考题正确性更是应当受到全社会的监督和检验。 其次是高校录取不透明,高校录取,放榜分数除了本人无人知晓。有没有人被跨分录取,今年的情况如何,全凭校方的一张报告,而且还是内部的。由于这种制度本身没有透明性,因此不可监督。又因为其重要性,因此特别容易舞弊。现在高考还比较严密,纯因为全国家长的注视,和教育部的重视。贝壳可以断言,如果教育部稍一放松,高考内部的舞弊案件必然直线上升。 再次是高考的优惠政策。地域性优惠,种族加分,特长加分。这些东西本身不一定能消除歧视,有时反而是歧视的根源。例如地域性优惠,无疑在剥夺几个人口大省的学生教育权。由此很容易引发高考移民,此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种族加分,有没有让少数民族感受到国家大爱尚不得知,反倒是贝壳和几个朋友在聊起这些问题的时候,听到他们郁闷的提到“那些新疆人”“占了他们的名额”。而特长加分本身,正在变成一种新的特权制度,作为高考的扩展和补充。 现在在沿海城市的人可能没有体会,其实我们坐在一个种族问题的火药桶上。在西安,火药味就比在沿海重了很多。去年的75暴乱,正是这种现象的体现。如果我们不审慎的面对这个问题,也许将来的某天,我们就需要面对一个流血的伤口。

Aug 30,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新时代新媒体

刚刚在看美国高法要案中的水门案件,说到尼克松败于肯尼迪,其实很大成分是输在了新出现的电视辩论前面。乍然想起,其实我们也处于一个新传媒开始的年代。网络传媒正在很大程度上的改变和补充我们获得信息的方式。 网络作为传媒的特性,不必多说,有无数引论论证网络的特殊性。互联网络最主要的几个特性有,即时性,广泛性,非中心特性。当然,针对中国传媒,还有非审查性,这个特征针对其他传媒并不明显。 所谓即时性,即信息在网络上的传播速度非常快。在报纸时代,我们传递一条消息的时间大约是一天。报纸需要用一天时间来完成信息采集到发行传递到个人手中的过程,这在当时已经是惊人的进步。电视时代,大约是4-6小时,一次新闻的采集编排和合适的发送过程大约需要这么长时间。而网络时代,尤其是准设备(手机,便携网络设备)的大规模普及,使得事件出现到信息传递完成大约只需要2分钟。911,最早的网络信息传递时间据说是15分钟。汶川地震,发生到贝壳得知(由于没有震感,所以当时没发现)总共用了6分钟。国外有漫画笑称,twitter上地震消息传播的比地震波还快(地震波的速度并不快),但是推友们看到地震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回推。其效率增长了240倍,很多基于原定系统和环境的传媒策略就需要作出相应调整。例如克林顿丑闻,就是由网络媒体率先公开,并炒大的。 所谓广泛性,是网络传媒的一大标志性特征。网络上,我们认识很多我们一生中原本无法认识的人,这些人的具体身份信息根本无法得知,其分布也非常广泛。当我们发送或转发一个信息的时候,按照原本的途径,只有我们熟悉的人可以得知。逐级传播到最后,被新闻媒体得知,才公示天下。其传播途径就好象一滴墨水滴入水中,会逐步的渲染开。然而,我们切断新闻媒体,对个体实施控制,是可以有效的抑制信息的传播的。但是网络时代,我们的信息会传播到不特定位置,不特定身份的人,好象奶酪中的空洞,看似微小,却无处不在。这带来两大特性,控制信息的传播非常困难,和信息在不同环境中的传播有了交换。后者更通俗点,举例来说,原本只有汽车工人知晓并关心的问题,完全可能引发全国争议。 所谓非中心特性,则更为特殊。通常我们的讨论,是基于少数几个点的。针对某个问题,你的言论只有几个朋友亲戚知晓。如果你要让更多人知晓你的言论,则必须通过电视台,报纸的栏目回馈,让栏目主持看到,再由主持摘选“观众来信”。于是全部的讨论都基于几个特定点。这样的讨论当然不可能让所有人发表意见,更没有机会让不同民众接触持异议者的意见,从而造成持不同意见的民众缺乏沟通。网络的特性使得针对某个问题的讨论不局限于几个官方的论坛,更可以自行组织论坛,乃至在无关综合论坛上发表意见。由于来自各个行业的人充分发表意见,因此容易汇集不同观点,形成折衷。 例如09年杭州的欺实马案,针对被告是否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就有两个不同意见。一方认为被告行为性质严重态度恶劣,以一般“交通肇事罪”审判不足以平民愤,而且不足以对其他潜在犯罪者形成警告。认为应当对被告判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另一方认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仅适用于特定情况下的特定人。检察院必须证明被告当时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管故意”,否则容易扩大执法,造成其他案件的执法随意。建议该案件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并进行人大立法。双方的观点都有一定根据和理由,这种情况正是最适合非中心讨论的情况。 在网络传媒时代,以前我们所用的一些传播控制途径,例如新闻管制,禁止讨论,都很难实施。现在网络越来越容易进行端对端加密通讯,因此多个人的私密讨论,越来越难以禁止。这些技术原本被美国视为国家机密,可见其安全程度绝非轻易可以破解。而网络时代惊人的传播速度更是使得新闻管理缺少了执行的空间。往往是一条新闻,审查机构还没到手,全国都有人知道了。这时即使切断传播,最多也只能禁止后续消息的传递。原本已经知道的人通过面对面相互传递已经无法阻止,而且足以将新闻扩大到相当水准。很多本来能够掩盖的事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弄到不得不公开的地步的。 如何管理网络,成了越来越多政府的一个心病。美国社会有广泛的言论自由,因此很难通过什么网络新闻禁令来进行管理。因此美国网络的大头问题是诽谤和版权问题。而中国对新闻传播有管制,因此如何继续管制网络是个很头大的问题。其中比较有成效的几个方案是GFW,责任制和五毛。 GFW是国家防火墙的简称,其方案是通过国家建立的网络自动审查系统防止民众访问国外网站。当然,前提是打着反色情反盗版的旗号的。责任制是针对国内的,对不听话的论坛,切断其服务器访问,并追究登记人责任。实话说这两个方案效果还是不错的,然而网络的特性并不容易受到压抑。如果这种方案继续下去,估计中国就会有组织开始做分布式互联网了。技术上说,一个服务器所能提供的所有服务和所需要的所有资源,可以分布到数百乃至数万用户的电脑中。这时除非断开整个网络或者删除所有人电脑中的数据,否则无法清除和控制信息。 五毛是一个更好的思路,其原理是根据互联网的广泛性特性,你不可能查证每个人的信息。因此利用大量被收买的人,在网络上发布各种信息,扰乱正常信息的传递。然而现在兴起的SNS和基于SNS的系统是这种方案的最大克星。SNS系统的核心是人和人的关系,或者说,一般我只信任我认识的人。对于刚认识的人,我可以作为朋友交流,然而未必信任。这样,当五毛发挥作用,发出虚假信息时。接收信息的每个人,会评判他的信息有效程度。显然,五毛的信息有效程度是非常低的,一次两次可以生效,然而多来几次就导致接受者均快速断开关系,虚假信息传不出去。以开心网为例,在上面发表强国强军之类的帖子还有大量转贴。然而针对某个特定事件进行恫吓,发表虚假声明根本无人理会。 因此,五毛实际上会转变成一个更复杂的东西――新闻操纵和传媒操纵技术。就是现在网络上俗称的推手。通过分析观众观点,组织合适的人写文章引导观众论点,从而营造言论。然而实话说,这种东西的效果和会造成的影响就小了很多。一个言论要能被引导,首先要有一定的言论市场。跑上去说欺实马无罪的人结局多数是被骂一顿然后丢出去。其次,言论诱导的有效程度是和民众受教育的程度成反比的。受教育越多,我们越能够分辨新闻引导。 然而不得不说,网络新闻能取得的效果和民众的素质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网民的一大特点就是平均受教育程度低,知识和素质明显不足。例如,在国外综合论坛上不是看不到骂人,但是相对少,而且一旦讨论过激都有管理员出来阻止。中国论坛上不但骂人语言满天飞,而且半天不见管理员,整个骂人帖就悬尸版顶,大家口水来去。其次,讨论方法经常落入诡辩范畴,不但动辄喊口号,拿政治策略逼对方闭嘴。而且经常出现质疑对方动机的情况。这简直不叫辩论,叫打架。 我们站在历史和历史的边缘上,搞不好一翻身就进教科书了。这时候的话,还是得小心点说。

Aug 27,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三)

1.击鼓传花 某日和人讨论房价,来人苦劝我买房,说房价必涨。 我问,100W的房子,20年后可有200W?来人说怎么可能?我说,存定期就可以,五年期定期,连存20年。 我又问,依您看,这100W的房子,20年后,价几何?来人说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20年后房价多少,不过今年房价是一定会涨的。小伙子看事情不要那么片面,房子是人人都要买的,现在买肯定合算。何况就算将来房价下跌,你也可以把房抛出去。。。 类似言语我听过三回,分别是99年,06年,和今天。原来历史真的是会重演的。 2.菲律宾枪击案 如果当初徐步高流弹打死了菲佣。。。 3.黑白 做的出就是做的出,做不出就是做不出。程序员的世界,非黑即白。

Aug 24,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二)

1.若是重生 都不想死,不妨想想,如果有机会重生如何? 若是你死后,大脑被妥善保留,等200年后,有科学家接通你的大脑,替你换一副机器人筋骨。你又得返人间,就如睡一觉一般,那当如何? 父母早已作古不说,连子女都死去多年,墓碑都未必找的到。亲戚朋友更不必说,天苍苍野茫茫谁都不认识,只剩形影相吊。故时家园都做土,路上所见所谓又不是自己熟悉的。你觉得如何? 还不若让我继续睡去罢。找个人讲讲200年前的故事,为这段多出来的生命找个多出来的意义。然后继续睡去——这次是永远。 2.何必多言 上年纪的人往往有个癖好,喜欢找个人教一下路子,你们什么什么事情可以怎么怎么做。你若是有意见,他就插话接着往下说,内容基本是原来的车轱辘话。你若是打断就是没礼貌——也不提谁先打断谁的,反正我是长辈。若是你不听,就天天说天天说,说到你听为止,反正年纪大了没事干,有的是时间。做好了,我说的没错吧?做不好,你们还嫩拉。 不否认,多数事情上了年纪的人比年轻人经验更丰富,做的更好。所以呢?所以这个世界就请老家伙们当道?你们再结一次婚?再上一次门?再洞一次房? 古人说,好为人师者鄙。 3.不知生者不畏死 不知道生的欢乐的,不知道死亡的可畏。天天都受难的人,最容易轻贱自己的性命。 不知道死的可怕的,不能说自己不怕死。轻贱自己性命的人,并非视死如归,最多只能说生亦何欢罢了。 只有知道生的欢乐的,又不畏惧死者,才能说有大智慧,具大勇气。 4.关于男女 愚者:年轻的时候可以谈着玩玩,责任这类问题等该结婚了再说。 智者:年轻时候对别的女孩不负责,婚后就要提心吊胆是不是老婆被人不负责过,或者是老婆正在对你不负责。 愚者: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如果有争执都是男孩子的错。 智者:这样等于逼男人婚前婚后两面派。男人找个对象过一辈子,不是找个对象气一辈子,更不是找个对象指使自己一辈子。除了少数真有这种忍耐力的男人,其余要结婚,怕只有在婚前伪装。 愚者:好男人/女人都到哪里去了,我要钓男人/女人。 智者:你拿美色钓男人,将来就别怪人好色。你拿金钱来钓女人,将来就别怪人贪财。你撒什么鱼饵下去,钓上来就是吃什么的鱼。 愚者:我的男朋友赚的不够多/我的女朋友胸不够大。 智者:请自行问自己另一个问题,其余类似问题类推。 愚者:她/他一点都不理解我 智者:你很理解他/她。

Aug 23,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一)

一,拜拜 最近家里拜拜,说是曾祖母百岁生日——当然,她老人家早在我五个月的时候就驾鹤西去了。外婆说百岁生日是一定要祭拜一下的,百岁后人就重新投胎去了。我不由想到——这要是活了个101岁,不知道投胎管理办法是怎么说的。是等200岁呢?还是就地重新投胎。外婆说她也不知道,小时候听说的时候觉得100岁挺难活到了,就压根没问要是活到怎么办——这厢她都快到了。 老妈到了上海,睡在前面我的床上,我就睡到了后屋。老妈说不敢睡,全是烧给曾祖母的金纸什么的,问我难道不怕么?我说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亲戚。这里是曾祖母,到别人那里就是七大姨八大姑,七舅姥爷二大叔。人家下来晃晃最多是因为人多麻将少,让你烧两副麻将上去打打。大家亲戚一场,她吓你干嘛?何况若是她下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又有什么好怕的呢?金纸不是烧给死人的,是烧给活人的。若是死后万事皆空,我们活着的不免戚戚自悲。与其如此,宁可自己骗自己,说人死后有灵。若是死灵现身,说明死后仍有知,大家不知道多开心。 二,柯南 前两天看到个帖子,讲柯南推理如何不合理。暗想,见树木而不见森林。 讨论金田一的推理,总还有靠谱的成分在里面。柯南么,没见偌大一个活人转眼就返老还童了。这药要卖出去,也不用研究解药,也没黑暗组织什么事了。多少人哭着喊着要返老还童呢,大家何必还打打杀杀呢?而且目前为止500多集,起码也有500案子了。照两天一个案子的速度计算,小兰刚进高中都该高中毕业了。在这种背景下讨论推理,实在是。。。 三,天龙八部 萧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道:“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皇上看惯了后宫千百名宫娥妃子,那懂得‘情’之一字?” 今天不记得昨天,今天不知道明天,要认定一个人一生,究竟有多难。

Aug 15,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生,关于死

贝壳最近头痛加牙痛,非常痛。有多痛呢?你看这个标题还猜不到么?大量时间处于神智昏迷状态,痛的时候完全说不出话来。下面是一些记录: 八月10日开始头痛,八月12日就医。左面部,左耳疼痛。由于近耳疼痛,又有游泳后耳道疥结病史,并且前两周曾游泳,怀疑耳道疥结。耳科诊断无异常,内科诊断为三叉神经痛。 八月12日晚开始服用卡马西平,一日两次,早8点,晚6点,每次0.1g,直到八月15日中午。服用后疼痛未改变。夜间入睡后疼痛停止,早上起床后短时间内也不出现疼痛。 八月13日疼痛加剧,左侧三叉神经第一二分支(下颚上颚疼痛),持续疼痛,数分钟反复,按摩头部后问题减轻。 八月14日继续按摩,卡马西平,加偏方,涂抹花椒水,疼痛依旧。但上颚第二齿触感异常。 八月15日疼痛改变,上颚左侧第二颗牙齿触痛,上下颚交汇处(咬合肌)酸痛,按摩头部无效。疼痛无法入睡。由于剧痛,停止使用卡马西平,花椒水,改服布洛芬缓释胶囊。后症状缓解。 在疼痛而造成的神智昏沉的时间里,贝壳想了很多问题。想了小时候的一些恐惧,想了现在以来的人生,想了生和死。 死是什么东西呢?很多人避讳说,但是却没有人能逃避。也许不同宗教对死有不同的解释,然而无法改变的一点是,知道的人都不会再告诉你,死是什么东西了。生命是很神奇的东西,无论什么机理,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你。我为什么成为我?我为什么不是别人?这世界是真实的么?这些是我小时候常常思考的问题。我的结论是,我没有什么特别。我和别人一样,看到这世界,想到自己,会笑,会叫,会思考,也会死。这大千世界,都是因“自我”而存在。这可能是神经间的化学作用,也可能是灵魂和肉体的共鸣。然而无论是哪种结果,一旦陨落,失去记忆,即失去自我。死,一种可能的结果,是再也不能笑,不能叫,也没有意识,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没有意识。这大千世界都与你无关——由此而来的寂寞和空虚,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东西。 关于为什么要善待父母,有这么一句话。父母好像一张纸,把我们和死亡隔开。当失去父母后,我们就要直面死亡了。其实在牙痛的时候,我恍然悟到,这张纸虽然为你挡下风风雨雨,却挡不住死亡。死亡没有到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假装它不存在。死亡到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惊讶它的突然。我想,如果这世界有个开始,它就要有个终结。即使可以长生不老,也逃不过世界末日。一切的繁华,都会成为寂静。我也会静静的在那里,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也许我无法选择怎么死,但至少可以选择怎么活。只要我们活的够长,迟早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自己的生命,伴侣的生命,生老病死,如世界的轮回。我希望我在离去的时候,能够没有后悔,我在这个世界上,哭过,笑过,爱过,恨过,看了要看的东西,留下了生命的印记,快乐的度过了每一天。 所以,我列了个单子,如果我没事的话,我打算去逐步实施。我希望在我走的那天,了无遗憾。即使这世界不再和我有关,我也可以圆满。 跑去MIT,BSD,Stanford看看,顺便听一节课——不管听得懂听不懂。尤其要听听高伯伯的具体数学,虽然基本肯定听不懂。 能和我爱的人说一声,我爱你们。能和我所负的人说一声,对不起。 教一个徒弟,继承我的衣钵。我希望他能热爱电脑,真的对电脑有兴趣,而且有一定条件。不求他有多大成就,不求他用我的知识做什么,甚至不求他承认我是师傅。只求有一个人,能让我,将我的知识,连带自己存在的烙印,都教给他。这样,有人可以证明,我,在这个世界上走过。 至于贝壳的牙痛,贝壳认为这是劫。这世界也许有个最高的存在,也许没有。然而人的一生中,总要碰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决定人的一生,却来的悄无声息。人在劫中,要失去什么,也要得到什么。如果能度过劫,将是新的生命的开始,如果不行,则是旧的生命的结束。贝壳的牙痛,也许是要让贝壳明白,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以及生命应该如何渡过。

Aug 11,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版权保护的迷局――论微软状告东莞网吧

微软把广州的网吧告了,索价158万。这案子要放在美国,怕是没什么悬念的。敢用盗版,158万的索赔只能算小数,后面跟着的各种费用和公众质疑足够让公司活不下去了。而中国网吧的董事长居然亲自出面陈词,宣称“这样会让东莞一半的网吧倒闭”,不能不说是中国和美国的不同文化造成的不同结果。 美国是一个注重知识产权的国家,其背后的逻辑是,保护知识产权,才能让更多的人有热情创造好东西。因此,维护知识产权是非常重要的(甚至被大公司使用到很过分程度的)。一家公司,哪怕只有一台机器使用了盗版,都会伤害整个公司的信用。因此,微软关于盗版的态度,Bill Gates说的很露骨:他们要偷,就让他们偷,回头我们会连本带利拿回来的。在西方,只有一种违反版权的使用是得到默许的,就是为了教育教学目的的评估试用。AST开始Minix的原因就是因为闭源软件不利于教学,这点后来也被RMS等很多人所认识到。因此学校基于教育目的的使用,多数不会受到追究,当事公司多数装个大方,给予“特别授权”了事。当然,仅限用于教授课程,若是滥用盗版Office办理业务,还是会受到追究的。 开源软件业也受益于版权良多。若非西方国家严格的版权保护,很多对开源没兴趣的人根本不会使用开源软件。开源软件算是游走在版权与非版权间的平衡者。若是版权执行过于严厉,则有开源软件来抑制软件商乱抬价格(若是不行,只有诉诸反垄断法了)。若是版权执行过与宽松,则开源软件业自然疲软,让软件商可以喘口气。因此,从理论上最反版权的GNU运动,反而最受到版权的保护。 而中国作为后起之秀,在知识产权上注定不能像美国那样保护。因为多数专利,美国是收钱人,中国则是付钱人,收自己人的钱给外人,这是国家公民无论如何不能认同的,尤其是在对于生死问题相关的知识产权上。例如印度曾声称,所有西方有关医药的知识产权限制在印度不生效,由此才得以廉价的生产各种抗热带病的药物。对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弱化问题,发达国家多数持眼开眼闭,或者不过于紧逼态度。因为过度的限制发展中国家会导致对方另起炉灶,日后搞不好多出一家竞争对手。 然而反过来,过于弱化的知识产权保护,反倒是值得发展中国家自己警惕的问题。我们可以回想,知识产权的作用是什么,大概就能得知过于弱化的知识产权保护会造成什么后果。知识产权保护人的创造意识,而过于弱化的知识产权保护会产生创造依赖。虽然我们可以廉价的抄袭别人的东西,然而创造什么,核心是什么,给不给,还是别人说了算。更麻烦的是,没人愿意搞什么创新,因为知识产权弱化的作用同时作用于对方和自己。抄袭者才有机会壮大和发展,如腾讯就是中国特有的例子。 而董事长出面宣称,“东莞的网吧要倒一半”,这更是中国特色中的中国特色。这招携GDP以令政府的招数,房产商就玩的很透彻。你不给我政策,我就威胁要关门,看你怎么交代。实话说对于某些道德违规乃至法律违规的行业,不如关了好。要不怎么?贩毒的也跑出来宣称自己创造了多少GDP,严打会让中国哪里的经济崩溃?可惜对于地方官员来说,GDP才是命根,至于执法的严肃性这个问题,在和谐社会的基础上都好商量。 根本上说,版权保护是个迷局。若是严格执行,怕会伤害整个经济和技术的发展。若是宽松执行,则会伤害整个国家的创造力。

Aug 9,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外部成本的几个实例

我们知道,经济学中有一个外部成本问题。如果一个获利行为中,会使用某种资源,而不必付费。那么生产者就会肆无忌惮的使用这种资源,例如污染。处理的方法就是让生产者对这种使用进行付费。 今天讲的几个问题,和这个现象无关又紧密相关。 首先是少年犯刑罚问题。少年犯是否应当减刑?目前中国的法律和执行上,少年犯都是减刑的。但是从爱护下一代角度来说,非但不应当减刑,反而应当加刑。很多人认为刑法的目的是让受害者获得安慰,但是从社会角度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目的。让受害者获得安慰,属于“同态报复”,虽然从情理上可以理解,可是理论上说却未必高尚。刑法的最主要目的,是威胁和震慑其他意图犯罪者,以形成稳定的,可预期的社会环境。杀人者死,如此我们的社会才不会盗匪横行。而偏向执行,对少年犯减刑,乃至未成年不得判处死刑,无异于鼓励少年人偷盗,犯罪,乃至杀人。如果有少年偷盗集团,因故杀人,算集体犯罪。我们如何处之?杀之不合法,不杀不足戒。无奈之下的做法,只有判去少改所。而年少时的行为,接触的东西,会影响人的一生。一个年青人一旦入了少改所,再正正常常走完一生的几率就很低了。与其考虑如何通过少改所来“改造”少年犯,不如以刑法戒之。韩非子中曾说:子产相郑,病将死,谓游吉曰:“我死后,子必用郑,必以严莅人。夫火形严,故人鲜灼;水形懦,故人多溺。子必严子之刑,无令溺子之懦。”故子产死,游吉不忍行严刑,郑少年相率为盗,处于萑泽,将遂以为郑祸。游吉率车骑与战,一日一夜,仅能克之。游吉喟然叹曰:”吾蚤行夫子之教,必不悔至于此矣。“ 而后是贫困地区水电/环境补贴问题。我反对对贫困地区,尤其是有污染问题的贫困地区,进行水电/环境补贴,不赞同进行医疗补贴,建议只执行教育补贴。贫困地区出现环境问题的,必然是产业贪图资源和人力,在当地乱开工厂所致。如此情况下进行环境补贴,或者补贴水电,无异于鼓励产业继续开下去。补贴越大,污染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