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24,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IT雇员的一点话

IT是个很大的圈子,没人敢说什么都懂,也没人什么都懂。我们都有碰到不明白的时候,都得去查资料。一个人力资源方面的有趣的问题是,公司该不该为查资料的时间付钱呢? 技术上说,IT人员查资料是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公司既不从中受益,也就没有为此支付薪水的必要。然而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就是你招聘的员工,究竟是一个新手呢?还是一名领域上的专家。如果是领域上的专家,我得说这个技术上的说法是成立的。因为你在招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并且,可以合理的假定,对方基本不用去查找资料,或者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当然,实际执行的时候,偶尔还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这就不重要了。 然而多数公司没有这样的好运,好运这个词包括招聘的价格和高昂的招聘运作过程。天天投简历尚找不到工作的人也许无法理解,一个公司要招聘一个靠谱的员工到底有多困难。在IT的某个子领域,例如某种数据库大规模集群性能优化。能够谈的上足够专家,有一定经验,从而避免大部分的学习和资料查找的人,在中国的人力市场上大约也就是几千人。平摊到广袤的中华大地上,在上海的专家不足一千,不少还在大公司里。当一个公司真的需要一个能做事的人的时候,几乎没有可能找个专家过来,甚至在比较生僻的领域中连有一定经验的人都极为抢手。即便是比较通俗的java程序员,专家的招聘难度虽然不高,但是工作成本却不低。雇用一批专家来写程序是件很低效的事情。 大多数公司会雇用一批合适的人,这批人通常是高校毕业,有工作经历。这些经历可能是学校中的,也可能在小公司工作了一年。无论如何,他们会使用工作中所需要的技术,却绝对不能称作熟练。他们没有足够的经验写出工业化的程序,而且会花费大量时间查阅资料,自我学习。也正是如此,公司支付的薪水也是非常低廉的。 好,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我认为对于这些普通员工,公司实际上是以降低价格的方式,来让他们为学习买了单。如果再要求他们不能在工作时间查阅资料自我学习,无疑是苛求。相反,对于这些尚未成熟的程序员,最好增加公司培训,以补充高级程序员的缺口。当然,实际执行的时候必须考虑到培养成本和违约问题,考虑一些比较可控的培养方式。在中国常见的情况是,程序员培养好了,人也跑了。 说到这里,想起一个台湾朋友和我说的。虽然我们(指台湾员工和大陆员工)的能力差不多,但是台湾人,新加坡人拿的就是比大陆人多。有些人就觉得是有歧视,其实不是的。老板要求的是一个稳定的人来做事,他和我说好了两年不能离开,我就准备工作两年。他们老板我也聊过,的却向我抱怨过大陆这里招到人,培训好了人就跑了的情况。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小小聪明,造成我们的整体信用不佳。老板不敢用,也不敢培养大陆的员工,总觉得有一天会被他们放鸽子。这种情况下我们发展到领域高阶职位就越来越难。很多东西必须是坐在那个位置上才会学到那些东西,就是所谓的“居移体养移气”。对于员工来说,长期在一些低端职位做一辈子,也是学不到高阶位置所要的东西的。大陆员工不比别人笨,但是人家一出来就做到管理者位,我们则是坐在了工位上。于是在此后几十年的人生长跑中,差距就越拉越大。 怎么办?我不是教人怎么办的,我只是说行业里面的一些现象。

Mar 23,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approx无法升级问题的解决

approx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无法升级。每次aptitude update都无任何升级提示。而直接指向mirrors是可以升级的。 其实,去缓存目录下删除Release和Release.gpg就好了,通常是在/var/cache/approx下面的debian/testing/下面,testing是你的/etc/apt/source.list中指名的发行。

Mar 21,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乘飞机的几个提示

1.飞机的登机过程是,买机票。提前起飞小时一个半小时到机场。到值机柜台划位,托运行李,更换登机牌。过安检,到登机口等待登机。登机,并等待飞机起飞。下面的过程就比较不固定,大概是,天气原因飞机延误,航空管制飞机延误,不广播原因飞机延误。注意!民航规定,飞机延误四个小时以上的,不问理由,必须赔偿。当然,战争之类的不可抗力不算。天气算不算不可抗力,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2.记得携带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是上不了飞机的,而且后果自负。 3.机票通常越早订越有折扣,临起飞前一天往往已经没有折扣了。 4.根据机场和航班的不同,通常要求你提前到一定的时间。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为例,国航的要求是提前一个半小时到机场。这并不是说你没有提前一个半小时就无法上飞机,只是说如果迟到后果自负。当然,这个时间越长,你越找不到航空公司的麻烦。所以不要相信这个时间,傻傻的去等着。在你熟悉机场的情况下,可以估算一下提前多久。飞机的值机柜台关闭大概是起飞前30分钟,后面就是等候柜台办理了。登机关闭大约在飞机起飞前10分钟,两者会根据你的登机口距离和飞机距离有所变化。只要你在合适的时间赶到,都可以顺利上飞机。当然,如果机场并不熟悉,还是早点到的好。不知你是否能够想象,有的时候机场外面出租车会排起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长队,例如以前的虹桥机场在周一早上的时候。所以要稍微清楚一点到机场的方式和可能被延误的时间。通常越不稳定的交通方式,越早到机场以防万一。 5.知不知道最好的座位在哪里?走道机窗各有所好,但是公认的最佳座位在紧急通道旁边一排。首先是,根据统计,这里的逃生概率最高,坐在这里等于具有额外的命。其次,由于为了逃生原因,所以座位和前面的距离比正常的宽一些,坐起来比较舒服。 6.如果你迟到了,值机柜台关闭了。你自己估计赶的上飞机,可以向候补柜台申请。最好没有行李,因为重新开启行李通道比较麻烦,工作人员一懒,你就上去不了。当然,平时也是尽量少带托运的好,拿行李也很麻烦。 7.在过安检的时候,记得不要带凶器,不要带液体,不要带火。有电脑的拿出电脑,尽快的把东西放在篮子里面过去。被安检人员发现违规是最麻烦的事情,你要么回去重新托运,要么当场丢掉。 8.在紧急的情况下过安检,你可以向工作人员申请急客通道。有的机场让你从机组和头等舱通道过去,也是一样的。目的是减少你过安检的时间。当然,你最好不要用到这条。 9.检票登机的时候不要着急,登机牌上的座位是固定的,你不高兴没人会抢。早早的排队登机只会增加你的排队时间。 10.到座位后,把东西放上行李架就赶快坐下,后面的人还要过去。文明点,谦让点,下次也会有人让你过去。 11.飞机起飞的时候有快速升高,这时候会产生压耳现象,尤其是当你感冒的时候。有些人可以自主调节欧式管,从而消除压耳现象(贝壳就可以)。有些人就不大会,从而发生耳鸣,听不到声音,耳痛什么的。别担心,喝点热水,嚼一下口香糖会好转的。 12.很偶然的情况下,飞机内舱压会略略失常。有些人会发生头晕,头痛,耳鸣(和压耳完全是不同感觉),疲劳等高原反应。在贝壳数百次飞行中,只发生过一次这样的现象。这时候没什么好办法,尽量睡着吧。高原反应药是来不及了,严重可以吸氧。

Mar 20,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debian是什么

debian是一种开源的操作系统,其内核理论上是可变的,主要有linux/freebsd/hurd三种。但是目前为止,主要被采用的都是linux内核,大部分都是基于i386或x86_64编译。 debian系统使用一种被称为deb的打包格式,这种格式中声明了依赖性问题,但是没有解决。所谓依赖,是指一个包内不包含运行所需的所有组件。例如特定版本的lib,辅助配置程序等。将依赖分离有助于多个包共享一份被依赖程序,并且几个组件可以独立升级。windows中通常将依赖包加入安装包内部,但是这样往往不利于被依赖程序的升级。(windows的二进制兼容性做的并不很好)如果没有打入安装包,windows中通常表现为安装一个程序的过程中提示你需要安装某个东西,请去哪里下载。debian的依赖是依靠一套被称为apt的系统解决的。在这套系统中,你可以指定一个源(debian mirror),或者多个源。apt系统会自动将上面所有软件的目录下载下来供你查阅安装。如果有依赖性问题会自动安装依赖的包。因此,配置好的apt系统相当于一个软件仓库,里面有很多程序。你可以选择其中的一部分,安装使用,而无须忧心安装过程。 apt的更新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这个源中有哪些包,这些包的元信息(meta info)。包括这些包的名字,版本,所依赖程序的版本等。当一个源获得了新的软件的时候,就会更新这个列表,或者叫目录。客户端更新目录后就可以发现,有哪些包需要更新或者下载。而另一部分则是这些包文件本身。最后一部分是以上内容的签名。在元信息上有包文件的校验,而元信息本身则被一个非对称密钥签名。这个签名由apt的管理者签署,从而保证只有受到管理者认可的包会被客户安装,其他恶意插入的包都会被警告。 debian系统默认是没有图形界面的,也没有ssh操作界面,debian的基础系统甚至没有一个可启动的内核。基础系统中只包含了一个文件结构,和被简单配置能够自我管理的apt系统。最精简系统在基础系统之上,安装了内核和引导管理器,从而保证在某个系统上可自启动和自引导。debian的businesscard安装包包含了一个建立其他精简系统所需的所有工具的集合,而netinst安装包则增加了建立最小系统所需的镜像。两者的区别在于,businesscard必须联网以下载最小系统所需的所有安装包,而netinst可以从光盘上获得这些包。 当然,这离一个完整的系统还差很远。作为服务系统,必须安装ssh以便于远程管理。作为桌面系统,需要安装X,WM,还有其他应用程序。甚至,作为网络系统,基础的网络配置组件都是默认不完整安装的。你必须设定网络,设定源,然后更新列表,而后安装合适的程序。这一切对于初学者非常不友好,所以debian还有一种gnome标准安装包,在光盘上放了建立一个标准系统所需的所有包。你可以在不联网的情况下,自动建立起一个标准的桌面。 debian的特性是非常强的自我定制,虽然从根本上说,gentoo的定制方式才是极限。但是长期滚动编译对维护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debian的维护方式都会让很多公司感到不舒服)。debian可以很方便的直接定制一个特制化系统,而跳过编译过程。这对于自己需要一定程度定制的高级linux用户非常有吸引力。

Mar 19,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社区的基础规则和原因

1.社区中的常规事务由个人申请,申请到的人全权处理问题。2.在申请前,需要在社区公共平台呼叫请求。大致类似于“我要做某事了,有没有人在做或者能够提供帮助,请联系我“。3.如果有人对贡献者所做的工作有异议,可以请求修改或者复议。4.如果仍旧不满意,可以申请替换贡献者。经过全社区成员投票后就会变更贡献者。5.如果不能明确归属的事情,或事情本身就比较重要,则由全社区成员投票。6.如果具体操作者在不确定做法的时候,可以发起讨论和投票,获得社区意见。为什么社区通常具有以上工作模式?首先,社区的原则是自愿。通常社区是不会为个人的工作支付薪酬的。因此,谁愿意做什么事情,做到什么质量,完全是不可控制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社区事务是由个人申请的,因为并不能向社区中的具体人员指派工作。当一个问题比较严重的时候,也只能由资深社区人员呼吁有没有人志愿解决,而不能强行分派。这是社区为各个软件公司所诟病的特性之一。为什么申请前需要在公共平台呼叫请求?这样首先防止了工作冲突。尤其是上游发行一个新包的时候,如果没有呼叫请求(debian社区好像叫做ITP),就会出现两个打包者重复工作的问题。其次,如果前任因为某些因素放弃了继续处理,也许他能给你一些额外的帮助。尤其是兼容性问题上的帮助,这样比较有助于保障一致性。为什么通常事务由申请到的人全权负责?因为一个事务会牵涉到非常多和复杂的细节问题。例如一个包的临时文件位置是使用/tmp还是/var/tmp,依赖库是使用gcc4.1还是gcc4.4。这些细节问题要一一搞定,社区没有那么多时间。如果志愿者是个熟练的人,往往问题的决策会采用比较通用的方案,社区会无条件接受志愿者的方案。当志愿者的方案比较糟糕,或者至少说有待推敲的时候。如果有人用的不爽,就会提出异议,或者更进一步提出解决方案。如果没人关心,那就让他去了。为什么对于仍旧不满意的问题,只能替换贡献者,而不能强迫贡献者接受方案呢?因为,上文阐述了,贡献者是出于自己的自愿,来帮助社区的。强迫他们接受某个他们所不习惯的想法首先并不尊重他们,招致他们的强烈反感。其次,这些方案可能扰乱他们的工作思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志愿者愿意接受你的方案时自然好说。而如果万一他不接受,要使得自己的想法实现只有让全社区基本同意,你,或者其他人接替这个志愿者的部分工作。为什么社区在决定性的问题上,采取贡献者民主投票的方式呢?因为,如前我们看到,社区的发展是每个贡献者提供自己的力量共同发展的。这样的社区一定会有不协调的情况。而让冲突升级,导致社区分裂,是不利于社区发展的。可以看到,社区是要讨好贡献者的。更多,更强力的贡献者,社区就能够有更好的发展。所以,采取民主投票的方式,是征求最多贡献者的同意,让他们支持社区,愿意继续为社区作出贡献。并且期待不同意的贡献者,能够理性的作出一定妥协,接受社区的大多数意见。当然,由于意见未能统一而倒置社区分裂的情况常有发生,尤其是社区同时拥有两位强势的领导的时候,并且他们的意见碰巧相左的时候。但是在大多数时候,贡献者会考量,自己是否值得为了某个意见放弃整个社区。考量的结果往往是接受社区的结论,但是保留自己意见。这种行为会保留社区中最多的人,并且可以期待剩下的人能够接受。这一原则,我们称为“尊重大多数贡献者“。而社区中,部分事物自主可决定的规则,只是因为社区假定你的行为会被大多数贡献者接受。我们可以看到,社区在发展中采取了很多自主判断假设和市场机制。社区需要假定你的行为是被大多数贡献者所能接受的。社区假定你能够分辨什么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从而需要征求多数意见。什么是你不需要劳动社区帮忙的事物。在正常的世界中,我们的假定通常都是成立的。debian社区大部分打出来的包并没有人提出异议。对于社区中文名定名或者下一开发版代号之类的问题,通常也是社区协商确定后再行处理的。因此,我们的社区通常工作良好。但是在某些特例下,例如有人无法理解什么问题是重要问题,哪怕大多数的人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并没有困难。或者,更进一步说,有人捣乱。在这些特例下,社区往往会陷入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国外经常有所谓“民主效率低于专制“的结论,就是这个现象的集中爆发和体现。

Mar 18,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debian社区争论摘抄

jobinson <jobinson99@gmail.com> 强烈反对这种所谓的尊重说 1、这是人身攻击,攻击他人人品,不是在认真讨论问题 2、我并没有违规。我的作为,是符合debian维基本身规则的,如果这样你还认为我违反规则,不尊重别人,那么,首先的问题就是你拉大旗扯虎皮,把你的个人观点强加在整个debian社区之上,这才是更大的不尊重社区。 也就是说,在目前维基规则未变的情况下,我并没违规,上面几个认为我不尊重人的人,其实才是真正的违规者。 3、请不要以贡献来论我的对错,这是道德绑架,虽然我对debian目前官方社区的贡献有限,但在其他地方的贡献,请不要在不清楚的情况下肆意抹杀,然后试图以玩道德绑架的方式让我闭嘴。 4、单纯讲翻译问题,debian社区确实太多文档老久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debian中文翻译团队是否活着,这是谁的问题?如果按贡献论,是不是原有社区的人都该被论罪?这显然会激起众怒,如果楼上认为贡献论可行,那么接下来激怒社区的责任楼上要负全责。 5、如果debian是世界性的,那么debian就应该容纳得了中文、英文、德文、日本、西班牙文……,而不是只能使用英文。现在这种情况,连个中文名都起不了,还谈什么世界性,简直就是狭隘英文中心主义。 6、请不要回避问题,老左躲右闪的,以贡献啊、尊重啊、其他更需要啊之类的来搪塞对问题的真正讨论。要不干脆关闭这个讨论,要不就不要躲躲闪闪,认真对待。 还有,就是存在众多莫名其妙的所谓公认规则,结果一认真,才发现不过是个人意见,强加给这个社区的,这样的个人规则,请不要再秀出来,这才是真正对社区其他人的极大不尊重! 其实,我也不想纠结在这些名词上,但如果连这么个名词都容纳不下,我不觉得还能容纳下什么别的东西,我不知道英文社区是否也是如此。 Aron Xu <happyaron.xu@gmail.com> 2011/3/17 jobinson <jobinson99@gmail.com> > > 强烈反对这种所谓的尊重说 > 1、这是人身攻击,攻击他人人品,不是在认真讨论问题 也许有些人的话确实说的不怎么恰当,这是说话人的问题,呵呵。 > 2、我并没有违规。我的作为,是符合debian维基本身规则的,如果这样你还认为我违反规则,不尊重别人,那么,首先的问题就是你拉大旗扯虎皮,把你的个人观点强加在整个debian社区之上,这才是更大的不尊重社区。 > 也就是说,在目前维基规则未变的情况下,我并没违规,上面几个认为我不尊重人的人,其实才是真正的违规者。 你的操作没有违反权限(否则没权限你无法编辑),但是违反了在社区活动的一条基本准则:做自己的事不要给别人带来麻烦。现在你私自改了东西就给很多人带来了麻烦。 像项目名称这样重大的决定应该是团队的共同意志,如果你直接不经说明就私自改了,那么你忽略了其他人的意见,这的确是不尊重他人。社区中不是你有权限编辑的地方就可以随意编辑,赋予你权限是对你的信任,相信你能够和其他人好好地合作,共同把项目做好。如果说有了权限就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那就辜负了社区对你的信任。 3、请不要以贡献来论我的对错,这是道德绑架,虽然我对debian目前官方社区的贡献有限,但在其他地方的贡献,请不要在不清楚的情况下肆意抹杀,然后试图以玩道德绑架的方式让我闭嘴。 何必把这个问题升级到对与错呢(大家都停止说这个对错,\^_\^)。我觉得只是你做事方法不对,现在不应该在这里讨论这个名字如何如何,而是尊重大家的意见暂时不使用它,并且通过主流媒体做出更正。 昨天我联系 cnbeta.com 等两三个站点删除了文章,LUPA等社区还发了一些更正。希望大家能到 cnbeta 等地方投稿更正这个事情。 4、单纯讲翻译问题,debian社区确实太多文档老久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debian中文翻译团队是否活着,这是谁的问题?如果按贡献论,是不是原有社区的人都该被论罪?这显然会激起众怒,如果楼上认为贡献论可行,那么接下来激怒社区的责任楼上要负全责。 Debian 文档翻译在 Squeeze 周期里没有怎么更新 installation-guide,重译了 maint-guide。网页翻译匆匆地赶出来了一个 release-notes。 如果你要参与,非常欢迎,这个团队现在可以说基本只有个别人做零星贡献。自由软件社区里,每个人都是自由的,行为上第一条是不给别人捣乱,第二条是交接好工作。翻译上一直没人接手,如果谁愿意来可以到这里先询问一下情况——比如你现在问,这个团队是否活着。 5、如果debian是世界性的,那么debian就应该容纳得了中文、英文、德文、日本、西班牙文……,而不是只能使用英文。现在这种情况,连个中文名都起不了,还谈什么世界性,简直就是狭隘英文中心主义。 这种说法有些偏激,和中国中央电视台不能称为CC{T,A}V有一拼了(笑)。当然,Debian和中文名之间并非完全和CCTV那个情况相同。 Debian不是不能有中文名,而是现在还没有让众人觉得确实最好的名称。过去常说的”大便”显然不雅,”蝶变”某种意义上讲是个不错的候选,但还是有很大反对的声音。 不管好与不好,想出来的都是”候选”,不能直接改 Wiki 强迫别人接受你的意志,哪怕你解释说只想做个实验。 这样的实验是不合适的,就好像说某国核电站出了问题,事后说我只想实验它出了问题能有多大影响,这显然不对。 6、请不要回避问题,老左躲右闪的,以贡献啊、尊重啊、其他更需要啊之类的来搪塞对问题的真正讨论。要不干脆关闭这个讨论,要不就不要躲躲闪闪,认真对待。 其实讨论能展开这么久,你回避了最关键的问题。现在是你做得不对,未经讨论滥用了社区赋予的权限,为啥还在说别人呢。 争论的话说多了,谁都可能说出赶劲的话,这时候大家坐下来喝杯茶冷静下,呵呵。 还有,就是存在众多莫名其妙的所谓公认规则,结果一认真,才发现不过是个人意见,强加给这个社区的,这样的个人规则,请不要再秀出来,这才是真正对社区其他人的极大不尊重! 这确实是公认的规则,难道赋予你的权利不是给你的信任吗?如果说,必须要精细地管着你的权限才舒服,那我在这里无话可说。可以随意编辑的分到一类,不可以随意编辑的再分到一类并锁定,我觉得那时候会有人大叫不公平。 其实,我也不想纠结在这些名词上,但如果连这么个名词都容纳不下,我不觉得还能容纳下什么别的东西,我不知道英文社区是否也是如此。 不想纠结就不说这些,赶快把给大家造成的麻烦处理掉。如果你想讨论社区的规则是怎样的,社区怎样才有包容性,再单独发主题,有兴趣的人会愿意和你讨论三百回合。:P Tao Wang <dancefire@gmail.com> 说你不尊重社区,你还觉得有错了。还什么这论,那主义的,还论罪,我怎么恍惚觉得倒退了几十年,又看到了满眼红色的世界? 真是莫名其妙,看看jobinson都干了些啥: http://www.udpwork.com/item/4522.html http://www.freebsdchina.org/forum/topic_51353.html http://www.freebsdchina.org/forum/topic_51346.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Debian&diff=15902934&oldid=15830869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Linux&diff=15963993&oldid=15926795

Mar 15, 2011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debian中文名的争议

最近在debian社区上爆发了关于debian中文名问题的争议,我大致摘录一下,具体可以看debian maillist archive。毕竟这里不是wiki,我就不求全了。 起因是因为Jobinson在社区未达成一致的前提下,将wiki中debian的中文名称改为了”蝶变”。而后,wenheping告知了LIDaobing。后者是DD。LIDaobing将wiki还原,并且发起了社区讨论。他们之间的原文贴录如下: (03:37:51 PM) Atlas Jobinson: 我想问你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维基被改的?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 (03:38:01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很晚 (03:38:11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因为我没有 subscribe 那个页面 (03:38:22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wenheping 告知的 (03:38:29 PM) Atlas Jobinson: 你可以看看我最早翻译于什么时候 (03:38:37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看到了 (03:38:40 PM) Atlas Jobinson: 2011-03-04 (03:38:42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10天前 (03:38:52 PM) Atlas Jobinson: 那说明什么问题? (03:39:06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说明你在没有取得社区共识前 (03:39:09 PM) Atlas Jobinson: 还有,那个wenheping,是我在freebsd上得罪他了 (03:39:12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就修改了 wiki 页 (03:39:23 PM) Atlas Jobinson: 错,说明debian中文的参与者都不关心 (03:39:30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罗伯特议事法则 (03:39:34 PM) Atlas Jobinson: 连被人改了都不知道 (03:39:38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不要追究动机 (03:39:47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我们关心的是 ibus, fcitx, scim 的 bug (03:39:50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不是这个 (03:40:04 PM) Atlas Jobinson: 是,我也更关心那些 (03:40:27 PM) Atlas Jobinson: 但实际上,这个修改已经过了十天,才有反应,都快两周了 (03:40:35 PM) Atlas Jobinson: 快成既定事实了都 (03:40:44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Debian 的运作不需要 wiki (03:40:45 PM) Atlas Jobinson: 那假设我在其他地方修改呢? (03:41:05 PM) Atlas Jobinson: 那你还那么看重维基的修改? (03:41:08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Debian 的核心在于打包人员, DM, DD, ftp-master (03:41:13 PM) Atlas Jobinson: 我知道 (03:41:15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那是错的 (03:41:17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我知道了 (03:41:23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我去纠正他 (03:41:28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仅仅如此而已 (03:42:02 PM) Atlas Jobinson: 如果两周是个争议期,恐怕这两天我都不会让你安心的,呵呵 (03:42:42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我真不知道你能跟谁合作 (03:42:53 PM) Atlas Jobinson: 我仅仅是表达意见 (03:43:21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你为一个社区做贡献是因为你认同这个社区的理念 (03:43:29 PM) Atlas Jobinson: 而且这手段是合理的,并没有在规则外。 (03:43:56 PM) Atlas Jobinson:但谁能说他认同的观点就是该社区的观点呢?比如说debian不需要炒作? (03:44:03 PM) Atlas Jobinson: 这是光晕效应 (03:44:14 PM) LI Daobing (李道兵):如果你不认同这个社区的理念,个人建议还是创建自己的社区比较好 (03:44:30 PM) Atlas Jobinson:可能你认同其他观点,但这个观点很可能是你个人观点强加给社区的 (03:44:33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比如在 维基百科 (03:44:55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如果这个观点有问题,你可以在 maillist 上讨论啊 (03:44:59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有何不可 (03:44:59 PM) Atlas Jobinson: 因为我没在debian社区中找到这一条 (03:45:14 PM) Atlas Jobinson: 也没人公开宣称这一条 (03:45:21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如果这个观点有问题,你可以在 maillist 上讨论啊 (03:45:55 PM) Atlas Jobinson: 那么,此条很可能就是你自己过于想当然的想法。 (03:46:08 PM) Atlas Jobinson: 观点是你的,是你应该发起这个讨论,而不是我 (03:46:21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好的 (03:46:42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我直接把这些聊天记录发到 maillist 吧 (03:46:46 PM) Atlas Jobinson: 而你不也是没经过讨论就宣称:debian不需要炒作的么?你这不也首先违规在先了? (03:46:49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你订阅了 maillist 么? (03:46:59 PM) Atlas Jobinson: 我刚刚订了 (03:47:02 PM) LI Daobing (李道兵): OK

Mar 14,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hack comix for windows use gbk as filename code

Comix is a python application to view comic. it use pygtk as GUI library, so technically, it can be used under windows. But unfortunately, it has code problem under windows. OK, 2 fix it, open src/filechooser.py:214. gbkpath = paths\[0\].decode('utf-8').encode('gbk') self.\_window.file\_handler.open\_file(gbkpath) done.

Mar 13, 2011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linux社区规模估量

debian是一种重要的linux发行,基于其上有很多衍生,其中最知名的就是ubuntu。debian的包是通过ftp mirrors来进行发布的,因此一个国家的镜像数量,大概能够反映出这个国家debian社区的规模。也大概的,能够说明这个国家开源软件社区的发展。 debian的所有官方镜像有一个列表,具体在这里(http://www.debian.org/mirrors/list)。我利用wget下载了这个镜像,然后写了一个简单的脚本来处理这个文件。文件发布在这里(http://blog.shell909090.org/debmircnt.py)。以下是结果。 United States 48 Germany 32 France 28 Taiwan 13 Australia 12 Japan 11 Great Britain 11 Canada 11 Portugal 9 Italy 9 Russia 8 Sweden 8 Spain 8 Czech Republic 8 Brazil 8 Austria 7 Bulgaria 7 Poland 7 Turkey 7 Netherlands 7 Hungary 5 Greece 5 Ukraine 5 Belgium 5 Thailand 5 Croatia 4 Finland 4 Lithuania 4 South Africa 3 Romania 3 Switzerland 3 Denmark 3 China 3 Korea 3 Slovakia 3 Latvia 2 India 2 Mexico 2 New Zealand 2 Indonesia 2 Chile 2 Slovenia 2 Iceland 2 Belarus 2 Israel 2 Argentina 2 Ireland 2 Nicaragua 1 Colombia 1 Uzbekistan 1 Kazakhstan 1 Estonia 1 Luxembourg 1 Moldova 1 New Caledonia 1 Hong Kong 1 Bosnia and Herzegovina 1 Venezuela 1 El Salvador 1 Singapore 1 Algeria 1 Norway 1 French Polynesia 1 Costa Rica 1 Malta 1 Bangladesh 1 360 这个列表有几个有趣的数据。首先是中国的排名,不算太差,三个镜像,在第30名上下,比香港的一个镜像好多了。不过考虑到香港的人口和中国的人口,让人有点笑不起来。其次是俄罗斯的排名,以8个镜像居于11位。这也不难理解,因为俄罗斯不使用英文,所以在俄罗斯流行的不是常见的英文发行版本。德国比法国多出四个镜像居于第二位,美国是debian的发源地,以48个镜像的惊人数量居于第一。世界全部镜像是360个,光是前三位的镜像数量就占了将近三分之一。台湾地区以13个镜像居于第四,这到让人很是意外,居然比日本还多。

Mar 12,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日本地震,关于人性

说人性有点大了,其实这里没有什么该不该对日本幸灾乐祸,或者幸灾乐祸者就OOXX的道德讨论。只是说说我和我周围的人在几次大事中的反应。但是说到底,也没什么好的词,只能用人的本性来形容。 我第一次有意识的观察人们对无预知的大型公共事件的反应,是在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当时我在一家报社内做项目,看到周围有几个人跑了一下,也没有在意。过一会,QQ新闻跳出来,说四川发生地震,目前情况不详。我稍微提了一下这个事情,周围的人没有震感,就随便他去了。但是当晚据说就有几个记者去了四川,剩下的人也可以看到神情兴奋。是的,兴奋,而不是悲痛。说不上是高兴,但是兴奋之情是难以掩藏的。 第二次是智利地震,这次我在上海一家公司里面做事,一楼。新闻出来后,大家都是一脸笑嘻嘻的说,地球是不是进入震动模式了。然后地震伤亡数字出来了,大家看看,哦,死的真少,比汶川少多了。然后就散了。 第三次是日本海地震,这次还是这家公司。大家先也是笑嘻嘻的说地球进入震动模式的笑话,然后听说震源在海上,就纷纷去查海啸的问题。结论是上海一点事都没有,于是也就这样了。日本地震,中国历来是不发动官方捐款的。最多就是几个国家部门的领导象征性捐款一下。 也许有人该愤怒了,那是人命阿,你们怎么都笑嘻嘻的?实际上,这就是我想说的东西。人对于不关系到自己和自己熟悉的人的危害,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有发自内心的焦急。对于在危害中死去的人,也不可能有发自内心的悲痛。除非他本人也深受其害。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你告诉我,印尼海啸,你在那里完全不认识什么人,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就第一时间的发自内心的表示焦急和悲痛。我说,要么你是世界第一的圣人,要么你是世界第一的装逼犯。当然,曾深受其害者和各国领导人例外。 遇到突发灾害,人的第一本能反应,无一例外,都是兴奋。其实从生物进化角度不难理解。如果人类在突发的灾害面前不能保持高度的兴奋,来应对各种情况。人类早就因为适应不良而被自然淘汰了。因此在听到地震的消息时,神情兴奋的东问西问是正常反应。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正常的人类反应。如果灾害不会危及自己,过一会就淡了。如果灾害可能危及自己,会优先考虑自己怎么避难。当兴奋过去后,才会考虑是否应当对受害人有所表示,如何表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