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Dec 1,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KK行——第一日

第一天的行程很郁闷。我们0点降落在KK,然后就被导游拉着上了bus,结果我没买到电话卡——这注定了后面的悲剧。 晚上到酒店,不想那么早就睡觉,就一帮人跑出去吃东西。我想要办手机卡,所以就往酒店后面走。碰到两个和我们一飞机过来的妹子要取钱,就一起过去。取完钱我们找了半天,所有人都说在7-11那里办电话卡,可是那里就是没有。 出发前我联系过潜店,得知他们的潜水都是早上8点半出门的。所以我7点半起床,去叫道哥和王伟伟。结果他们通通起不来。我只好叫上徐立去吃早饭,吃完去碰碰运气。 到了潜店那里,他们说,不好意思,你需要昨晚预约。问了数家都是这样。由于我们到的第一天是全自由行动,而且只有一天的全自由行动,所以没办法,这次没法去潜水了。 然后我们就一路逛回了酒店。在大厅里面发现韩大哥一行正要去博物馆,就跟着去了。 实话说,博物馆没啥好玩的。更那啥的是出博物馆的时候又下雨了,我们被困在博物馆动弹不得。好容易叫了三辆出租,还是分别叫的。其中一个司机还不会讲华语,又不认得地方。等到了jalan gaya,一群人分成了三份在暴雨里面凑不起来。最后只凑了两拨人,各自吃饭找地方玩。 中午吃的是其中某一家的肉骨茶,味道,一般般啦。当地并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美食,大多都是水平以上好吃一点和水平以下凑合一点的区别。唯一在国内吃不大到的只有海鲜而已。 下午在某商场的地下餐厅街吃的下午茶。我吃了半只烤鸡和鸡肉肠。这里的黑胡椒烤鸡味道不错,有兴趣的可以试试。 晚餐就是吃的海鲜。我们没点贵的要死的大龙虾,所以只有72令吉一个人。合国内大概150人民币的样子。以吃的东西而言,基本和上海持平吧。不过东西肯定要新鲜一些。

Nov 27,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KK行——第零日

刚刚来七牛没几天,就被告知一件好事。公司组织去沙巴和普吉旅游,可带家属。想想普吉已经去过了,这次选了沙巴。当然,傻喵为了去西藏已经请过假了,这次就没有同行。 沙巴位于菲律宾南面,文莱旁边。从中国地图上看,中国南海牛舌线最下面就是。沙巴是世界知名的潜水圣地。当然,这次我们没有去最佳潜水场所——仙本娜,而是去的首府Kota Kinabalu,Kinabalu是附近知名的神山,KK的意思就是神山之城,中文叫做亞庇。没鱼虾也好,KK对面好歹有个东姑阿都拉曼公园(Tunku Abdul Rahman National Park),潜水也不错。不过有意思的是,理论上说这个公园坐落在南中国海。。。 去大马首先要换钱。令吉和人民币的比值大约在2左右,2元人民币合1令吉。令吉不在中国银行的服务范围之内,所以我们从货币兑换点换了一把令吉回来。据兑换点的服务人员说,我们提空了他们能约到的所有令吉。 种族宗教 KK当地伊斯兰教盛行,随处可见包着头巾的妇女和清真寺高耸的圆顶。当地饮食也是偏清真的,大部分地方只提供鸡肉和牛肉,偶尔能看到羊肉。 当地各种人群混杂,能明显看出区别。我碰到了很多华裔。据他们自己说,他们都是祖上三五代从大陆过来的。按时间算下来,差不多就是民国的样子。有很多当地族群,皮肤偏黑,一看就不像是中国人,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我曾经问过一个华裔,他说当地推行华语教育,有很多学校坚持华语教学——不限中国人。还有一些皮肤偏白,碧眼,我实在想不出解释,只能猜想是前殖民者后裔。 语言沟通 KK当地有几家手机公司,我办的是calcom的卡。17令吉一张,合35人民币左右的样子。里面有15令吉的费用,基本足够4天的所有短信和电话。如果在当地收发短信多的话,可以考虑入一张,比漫游便宜。道哥收发短信和电话不多,查下来是25人民币,办卡就亏了。 KK当地通行马来语和英语,但是华语也是非常盛行。基本上讲英语就完全能和当地人沟通。经常让人想吐血的是,你和当地人说着说这英语,他和你讲,OK,没问题。然后你发现——他会说华语。只是你和他讲英文,他就和你讲英文。而且这种现象不限于长的像华人的。。。 衣食住行 KK的饮食比较清真化,所以大部分都是鸡肉餐。去了几天,我们吃的最多的就是麦当劳和海滩BBQ。号称海滩BBQ,但是实际上并不算很好吃,也根本不是BBQ。主要食物是炒面,米饭和咖哩。唯一和烧烤有关的只有烤鸡翅。我们自己出去吃则经常去双天海鲜楼去吃海鲜大餐,里面的椰子布丁味道不错。卖椰子布丁的美女也很不错,我们中的某人很感兴趣。 吃东西当地司机和我们推荐加亚街。我们也就去吃了一顿肉骨茶。味道还不错,我带了一包药材回来烧着玩玩。 KK的出租并不好打,所以出门基本靠腿。幸好KK也不大,纵穿整个KK也不过半个小时不到的样子。只是KK作为前英国殖民地,这里的车辆行驶方向和大陆相反。因此经常担心车辆从意想不到的方向冲出来。 潜水 沙巴是潜水的好地方,但是要潜水的人需要注意。请务必在潜水的头一天电话预约。而且最后一天不要潜水(坐飞机前18小时不得潜水)。因此,推荐的行程是第一天看萤火虫(萤火虫是晚上看的,所以可以睡到中午,不受第一天到达劳累的影响),第二天去美人鱼岛,第三天去潜水。 即使要跟随去美人鱼岛的团队潜水,也请务必提前预约。这次上了岛我才知道,深潜是需要预约的。中计了,普吉岛那次完全不需要预约。

Nov 25,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lxc的double NAT模式无法使用dnsmasq的分析

系统debian testing,lxc-0.9。 在笔记本上做lxc,网络是wifi,AP会drop不同MAC发出的报文,所以无法做网桥。一个办法是用ebtables做规则,我嫌麻烦。另一个是配置多头主机,double NAT。当然,还有路由器模式。不过大多数网络环境中我搞不到default gateway的权限来添加子网的路由规则。所以就选了double NAT。 问题出在dnsmasq作为dhcp和dns服务器上。整个网络都搭好了,通的。完了我在host上启动dnsmasq,在guest里就是硬生生无法获得IP。 首先host上vi /var/log/syslog,看到dnsmasq把dhcp offer发出去了。在guest里tcpdump,看到有报文收到。那就奇怪该死的dhclient不工作了。dhclient版本4.2.4,和主系统一致。网桥环境中这个版本可以工作。 所以把网桥环境中的报文也tcpdump了一遍,加上刚刚不成功的dumpout一起看——什么都看不出来。 偶然dhclient -v -d -4 eth0了一下,看到bad udp checksums,顿时一愣。跑到wireshark下面看了一下——还真是没有计算checksum。打开checksum计算可以看到double NAT里的checksum算错了。提示是maybe checksum offload。 我找到这个链接:http://www.wireshark.org/docs/wsug_html_chunked/ChAdvChecksums.html 里面提到,checksum可能是由网卡或驱动计算的。这就难怪——没问题的dhcp offer的udp checksum是由openwrt的网卡发出,而有问题的则是由bridge和virtual ethernet发出。 那见鬼,别人是怎么成功的? 一番搜索,看来lxc还不是第一个中招的:http://lists.xen.org/archives/html/xen-devel/2011-12/msg01770.html dhcp-4.2.2可以打这个补丁,使得dhcp-client不去校验udp checksum:http://pkgs.fedoraproject.org/cgit/dhcp.git/plain/dhcp-4.2.2-xen-checksum.patch?id2=HEAD 当然,也有各种坑爹补丁(例如这个:http://marc.info/?l=kvm&m=121882968407525&w=2 )来修复虚拟驱动上的问题,计算出正确的checksum。 在debian下,他被报为bts671707(http://bugs.debian.org/cgi-bin/bugreport.cgi?bug=671707)。已经报了一年半,尚未处理。 网上很多教程能够跑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们的guest基于08年以后的rh系系统。rh在08年就对dhclient出了一个补丁(4.2.2那个),用于暂时修复这个问题。 所有基于debian系的系统都无法从offloading不处理的系统上获得dhcp offer。

Nov 19,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甘肃行——第四五天(阳关,玉门关,雅丹)

今早是从露营地醒来,直接拍日出的。在戈壁之上,天空先是泛白,最下面一层橘色的雾气。进而开始分层,红色逐渐浓重,上面镶着一汪金色。随着天色渐亮,两旁的红色逐渐浓重,直到接近血色,中间的金黄却逐渐透亮。颜色层次清晰,变幻莫测。最后一个光点从地平线上冒出,顿时镜头里光华闪耀,根本照不下东西。等我终于把相机调整到可以照的时候,半个圆球已经从山巅上站了起来。没按两下快门,太阳就从地平线下钻了出来。 今天是包车西线一日游。主要是阳关,玉门关,雅丹。 早上从敦煌出来,走在隔壁公路上,能够看到远望无极的戈壁景色。这里和沙漠还不一样,沙漠全是沙子,上面寸草不生。戈壁这里土石横乱,中间能看到一点点绿色,却和最高原一样,连不成片。但是不毛的地面上是湛蓝的天空,色彩丰富,相机根本无法表达。 我们路上的第一个景点是西千佛洞。西千佛洞和莫高窟一体同源,都是在沙砾岩上开出的洞窟式壁画。不过这里近邻河道,所以保护没有莫高窟好。而且由于是家族发起修建,因此质量上也差很多。不过由于旁边就是河道的关系,这里绿树岑天,绿化比莫高窟好很多。 西千佛洞的壁画也是严禁照相的,总体风格比莫高窟粗旷很多。壁画的风格混合了印度的胡人风格和中原的风格,和莫高窟两相对照,可以大致印证佛教传入中国的演化。 阳关是人造景区,略过不表。建议可看可不看。这里唯一值得看的只有远处的阿尔金山形成的戈壁雪山的奇观,还有阳关遗址半边红半边绿的景象。当然,对狄仁杰感兴趣的可以在摄影基地那里照个相。 玉门关遗址倒是真的,不过只剩半边残楼,供我们这些来者体味一下“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的诗词。 至于汉长城就更坑爹了。一座一人高的土墙,留着一楞一楞的夯土痕迹。要不是解说我绝对不信这是汉长城,顶多以为是那家楼没拆干净的遗址。 雅丹地貌不知道怎么回事。带我们去吃烧烤的女孩强力推荐,说是美极了。我们去看的时候却是黄土连天,一点都没有粉色的感觉。我不觉得会是大话,也不觉得气象在几天内变化。唯一能说的只有天知道了。 晚上回到敦煌,吃了一次敦煌本土的大盘鸡,味道不错。隔天早上吃了当地的驴肉黄面,很好吃。去敦煌的吃货们(虽然我不觉得真正的吃货会去敦煌)不妨尝尝。 第五天主要行程就是在敦煌瞎转,然后在中午做上去格尔木的大巴,在半夜一点到格尔木市。

Nov 9,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甘肃行——第三天(敦煌莫高窟)

敦煌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小小的城镇。小归小,市镇基础设施还是挺全的。里面还有个超级大的市场,瓜果很好吃。 从敦煌出去,往火车站方向开一会,再转去鸣沙山,才真正到了莫高窟。莫高窟在敦煌旁边的鸣沙山东麓。整个鸣沙山都是有砂石堆积粘结而成的沙粒岩组成的,呈现明显的层状风化。莫高窟已经建设的非常不错,绿柳成荫。中间有一条干涸的河。 莫高窟里面是严禁使用相机的,如果发现会被请去警务那里喝茶。因为曝光会导致铅白氧化加剧。为了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这些壁画,还是放弃照相吧。反正按照里面的人数,也不可能玩合影。要论照相,各种书籍上的照片一定比你照的精美。 敦煌的壁画很漂亮。当然,经过千年的时光和空气的氧化,现在的壁画已经色彩斑驳,很多已经发黑。第一眼看上去,和漂亮搭不上边。但是当进入精心保护的洞窟,观看里面尚未破坏的壁画的时候,你至少得承认,他们很漂亮。这里提一句,很多漂亮的壁画都是两边和顶上的,这说明光的腐蚀作用不是开玩笑的。当然,要说精美也不至于。毕竟这些壁画是给当时的民众膜拜的,不是给皇室成员的。所以要说美轮美奂也到未必。这里我吐个槽。在解说的时候反复提到XX老外是专门研究历史的,所以能够准确的看出哪个物件比较精美——既然如此,这帮老外就没想过买回去别人看得懂么?如果一般人也看得懂(虽然我觉得多半不行),那能够看出物件精美和研究中国历史文化有个毛关系。。。 莫高窟的发现很有意思(有人说是一场悲剧)。在清代,整个莫高窟已经无人知晓。当时道士王圆祿在这个地方修道,打扫流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些壁画。他就把壁画和佛经卖了,换得的钱用于“保护”洞窟。在洞窟里面看过后得说,与其说“保护”,不如说“破坏”比较合适。因为王圆祿毕竟是个道士,搞佛教很不专业。没把洞窟全修成三清像估计是因为手里没钱——莫高窟的文物当年可是便宜的很。当然,换成国家,保护力度就高多了,水准也高多了。不过有人给我看了一张国庆莫高窟的照片——我得承认这种情况下与其说是保护不如说是破坏比较恰当。 说到乱写乱画,我发现好像中国自古到今都有这种习俗。跑到洞窟里面经常看到的就是民国XX年某军官到此一游,清朝XX年X人留——相当于古代的到此一游。莫高窟的保护价值比较高,一旦提上去就不能清理,所以很罕见的,这些涂鸦居然留存百年,直到今日我们有幸目睹。也因为这个缘故,在洞窟内都摆满了一人高的玻璃,谨防不自重者。在某个洞窟里,我们还看到了大千先生当年的涂鸦。我和同伴说,同样是涂鸦,大千先生留来就是佳画了。导游接下去说了一句,那得看画在哪。大千先生的画留于空白处就是文物,要是画在壁画上一样是涂鸦。至于你们的字画,留在哪里都是涂鸦。深以为然。 从莫高窟回来,当晚我们就去鸣沙山露营烧烤骑骆驼。路上我们还看到了动力翼滑翔机。简单问了问当地人,好像没有人在经营这种东西,可能是游客自己带来的。很遗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玩一下动力翼。 骑骆驼去鸣沙山的时候有点失算,我忘记换上长裤,结果骆驼行进都是一个方向的,右脚就在太阳下暴晒了一个多小时。回上海后一看,左右脚黑的完全不对称。走着走着,我们居然走过了——呃,一片坟地?! 去鸣沙山的路上,有好大一片地都是坟地。而且从墓碑来看,最早有民国时期立在这里的。当地人有用土划沟形成四四方方一座阴宅的习俗,所以有些阴宅里面是一大两小三座坟,有些里面就是一大一小,远处还一座。仔细看墓碑,主人和夫人在民国时期死的,偏房在六几年死了后儿子给葬的。过了坟区,贝壳看到了下午去莫高窟路上看到的景色,所以就拿出手机照了一张。这就是我发过很多次的那张驼队的剪影。 到露营地,刚好赶上落日。贝壳爬上上百米高的沙山,看到了非常漂亮的落日。彩霞,火烧云,金色的霞光。晚上还照到了银河。其实从观赏来说,这里比垦丁出火差很多。而且我手里的相机也远不如托总。不过这次居然照到了很漂亮的银河。 这里插一下照银河的要诀。30s长曝光或者B门,光圈开到最大,缩放放到最小(18mm端),ISO调到1600以上,色温调整到4500K以下。最后,手动对焦,焦距无穷远,关闭闪光。使用三脚架。万一没有条件,也要把相机平稳的放在某些平台上面。 晚上很简单,泡面,烤羊肉烤鸡腿。虽然没有店里卖的好吃,不过也不错。

Nov 5,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甘肃行——第一二天(兰州)

本来今天是去罗布林卡听讲解的。结果猫咪打电话过来说去青海的火车只有最后一张票,就在中午,还有两个小时。没办法,紧急把阳台上洗了还没干的衣服(准确说是被雨淋了还没干)打包到箱子里,然后出门买了一包火腿肠,打上出租就往火车站跑。 萨拉的火车站果然是全国最变态。别的车站是购票入站时安检,他是入站购票前安检。而且我带了一把瑞士军刀也被检出没收,弄的我现在还需要买一把。 路上碰到了一对老夫妻,据说是敦煌人,在西安教书的。他们建议我在格尔木下,然后坐车到敦煌,再从敦煌玩到兰州,会比较快一点。我想了半天,还是算了。到格尔木是半夜三点,鬼知道几点能坐到大巴。而且青海这里我完全没有准备,要不到兰州找个搭子我连玩哪几个景点都不知道——除了莫高窟。 结果没想到的是,到了兰州的下午我就又出发了。 刚到兰州,打了辆车到西驿。住下没一会,碰到一帮去甘南的和一个去敦煌的。想了一会,甘南属于户外路线,敦煌就比较休闲。本来我的时间就不是很够,而且刚刚去过阿里南线这种线路,对户外暂时没啥太大想法。所以就跟着去敦煌的走咯,晚上9点的火车。 在去敦煌前,有个北京的妹子拉着我们一帮子人去正宁路小吃街吃了半天的东西,在此特别谢谢她。 本来想在这里讲讲兰州的小吃,不过后面还有一回,我就先不展开了。 晚上就从兰州去敦煌,居然坐到一辆传说中的绿皮车。从晚上一路晃晃悠悠的开过去,热水炉都是烧的锅炉。 不过外面风景真不错。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路上还能看到风力机组阵列。一眼看过去,近处是一堆堆的土坷拉和低矮的灌木,远处就开始一望无际了。在目力所及的边缘,是密密麻麻的白色的树——其实是风车。往前开一点,有看到一片大草原的味道。和西藏高原的大草原差不多,除了远处不变的风车。

Nov 4,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西藏行——第十二到十四天(冈仁波齐,玛旁雍错)

第四天的行程更简单,直奔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而去。 早上我们先从吉隆镇开到了萨嘎。在萨嘎吃饭的时候,司机大哥带回来一个白头发的老外。这老外是从新藏线一路开过来的(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搞定边防证的),跑到萨嘎这里,油大概还够跑200公里,又懒得开回头路。所以问一下我们下个加油点在哪里。饭店的人说拉孜肯定有,不过拉孜在300公里以外了。饭店的人说那就只有桑桑了。 剩下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接近仲波的时候,轮胎爆了。当时正好翻过一个山口,司机大哥放大家下去休息拍照,自己关了引擎休息一下。两位美女就跑到远处方便去了(不得不说,在阿里地区不学会路边大小便是会憋死人的),我下车想拍个照,结果听到左前轮附近有声音。司机大哥下来一看,靠,漏气了。而且海拔5100的山口,漏气速度更快。我们赶紧叫回两位美女,往山下猛跑。 开到老仲波,问了一下边检。老仲波没有汽车修理,必须去新仲波。边检还挺通人情,检查了一下我们的证件让我们赶紧走。 开到新仲波,找了个汽修点看了一下。轮胎的老疤被扎透了,已经报废无法补胎。仲波这里也没有火补。无奈,我们只能把备胎换上,加了点气接着开。以当时的状态,要是再漏一个胎,我们就得在阿里地区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过幸好,这种事情没有发生。经过一天的行驶,在晚上日落前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到了玛旁雍错旁边的霍尔。算算时间,我们已经来不及开到齐乌寺了,所以就干脆在霍尔住一天。 这里要特别提一下“成都大酒店”。这家店看起来不怎么样,住起来不怎么样,但是东西却很好吃。做的川菜非常入味。土豆切的非常薄,油炸后就像土豆片一样。加上花椒(我们一直都怀疑是本地花椒——就是那堆野生花椒的同类),可以说是我吃过最好的川菜。而且面条也不错,高压锅压烂,不比平原上的差。就是价钱贵了点,等的时间也长了点。 当然,这家店的住宿就不怎么样了。一套房间有三间房,是一间大房间用隔板隔开的,互相之间都能听到讲话。整个一套房间有一个对外出入口,是用一个铁门闩关起来的,没有锁。房间里没有恒定电源,都是靠老板用柴油机发电的。晚上9点开始供电(因为需要点灯),12点结束(因为柴油机声音太大,需要睡觉)。这点时间也就勉强把各个电器设备充一下。如果不是司机大哥车上有车载USB充电器,我们中一定就有人手机会被迫关机。当然,就算关机,最多只影响照相功能而已。在阿里地区,只要稍远离城镇,手机什么的就会没有信号。而且一驶入阿里地区,整个路上就完全看不到人。由此可以知道车胎漏了有多麻烦了吧。 而且司机大哥说,北线的情况还要糟糕。不但路更烂,而且经常没有路或者干脆迷路。开着开着就坐在泥里面走不了了。最糟糕的是二驱,一点走不动。电子四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坐泥里也走不出来了。手动四驱的可以挣扎一下,运气好的出来,运气不好的继续坐着。扎穿轮胎加备胎,坐泥里等等情况,加上没有信号没有修理厂。所以北线一般最好两辆车一起比较安全点。 第五天天蒙蒙亮我们就起床了,因为要赶到齐乌寺拍玛旁雍错的日出。到的时候湖边非常冷,我穿着两条裤子加长袖,加上抓绒衣和冲锋衣,身上还是感到止不住的寒意。但是非常值得,天边从鱼肚白满满变成粉红,然后变为暗金色,紧接着一下子发出灿烂的亮金色光芒。整个寺庙,经幡,白塔,转经筒,仿佛都笼罩在天穹直射下来的金光里一样。整个亮金色一瞬即逝,不超过五分钟。然后天边就出现仿若火烧云一般的火红色,火红色里又包裹着一层金色。整个云色倒映在圣湖里,使得湖水也出现千变万化的颜色。远处的雪山在云层间显露出三点不变的白色,仿佛只是为了对比。 日出经历了半个小时才结束,我们开到湖边,用湖水洗濯双手和脸。正好远处的纳木那尼峰从云中出来,雪山圣湖相映成趣。 日出结束,司机大哥带我们从玛旁雍措到拉昂措,和我们说,接下来就是看我们运气的时候了。纳木那尼来10次能看到9次,冈仁波齐却不是次次能看到。结果说完没两分钟,车一转弯,冈仁波齐就显露在山后。右边是重重的黑云,唯独露出一点雪山。我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司机大哥说,错不了,就是冈仁波齐。那个方向在这个季节只有一座雪山。神山冈仁波齐仿佛专门为我们开了一道小口一样,在远远的天边露了一小脸。 至于拉昂措,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拉昂措紧邻玛旁雍错,不过却什么生物都没有,所以被称为“鬼湖”。虽说没有生物,但是湖水清澈见底,在岸边可以看到很远。湖水和玛旁雍错的千变万化,羊卓雍措的宝石蓝,纳木措的一望无垠均自不同。那是一种接近透明的天空的颜色。 看过拉昂措,我们赶紧往回跑。其实当时离扎达土林只有200多公里的距离。但是同车有个美女有事,飞机都订好了。我们都担心她的飞机赶不上。 司机大哥车开的很快,但是开到桑桑的时候还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本来按照这个速度,我们两点不到就能在拉孜睡觉。谁想到在离桑桑2公里多的位置上,居然碰上了泥石流。 先是开到一半堵车。全车只有我是穿着冲锋衣睡觉的,所以就穿着冲锋衣带着雨伞去看看情况。走到最前面,看到路面铺满了一层泥,几辆车陷在泥里面动不了。跑回去把情况一说,司机大哥决定自己去看看情况。回来说前面泥石流走不了了,脚踩下去至少20厘米的泥巴层,还是边缘地区。中间陷了一辆指南者和一辆大挂。以指南者的性能,我们车去了也是白给。已经有人电话通知了对面桑桑,他们会派辆铲车过来。 最前面的车已经堵了四个小时了,我们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是等还是往回走?前面2公里就是桑桑,往回走到二十二道班就要170公里左右。晚上等又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犹豫半天,还是等吧。幸好车里的油够,人又够多,油烧上一晚上也不会冻着。桑桑那里有加油的(正好昨天刚知道),油不够路一通就能加上。不过车还是往后退到队尾,省的后面往前走的把另一条线也给堵了,我们想出也出不出来。 这个决定非常准。我们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多点,就看到对面有大灯,铲车开始工作了。再过了半个小时,我们就可以从旁边的小路开始走了。当然,大车师傅们还得堵着。

Nov 2,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西藏行——第十一天(吉隆)

第三天的行程比较简单,从吉隆县城开到吉隆镇,然后去乃村,扎村,吉普峡谷,吉甫村。 早上天不亮我们就出门了,因为路还在修,到了8点就封路了。走到半路,就远远看到一座雪山,很漂亮。全车人都不知道是什么雪山。大家查了一下,中文名字叫做卓让哈根,高度只有6000多米。但是整个雪山在天边露出来的时候,全车都沸腾了。感觉上比珠穆朗玛好看很多,像是一位美丽的姑娘在苍翠的群山间偶尔露出一下头。珠峰那就完全是女神。 不过车快开到的时候,有云飘过来挡住了雪山,终一天也没有散去。不得不说是这次吉隆之行的一点遗憾。 吉隆是个很小的镇子,在中央的广场旁有个叫做帕巴寺的小寺庙。寺庙虽小,但是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村子很淳朴,而且物价比西藏其他地方便宜多了。我们在广场对面吃的包子,一块一个,味道很好。 上午我们去的乃村,路非常不好走。和上拉姆拉错类似,全是危险的盘山路,没有护栏,最窄的地方只有一辆车多一个人的宽度。一个搞不好就会从山上摔下去。而且刚刚有下雨,路上全是泥巴和大石头。就这样,我们一辆2.4L汽油机的SUV,带着6个人,居然还能上去。 乃村在这个时节并不好看,最好看的时间是4-5月。那时候正好杜鹃花开,漫山遍野。而且正好能看到远处的雪山,风景非常独特。我们去的时候只能看到满山的野花,却不是杜鹃。 下山的时候,同行的两位美女摘了两颗松果,一堆野生花椒。这里的松果是紫色的,外面挂着一堆结晶,不知道是松脂还是松糖。花椒则是红色的,非常香。我们都在水壶里放了几颗,直到旅行结束,仍然保有味道。 扎村的路更难走一些,在快到湖泊的时候,因为路太难走,司机大哥放弃了。山路陡峭,万一陷在泥里上不去也下不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吉普峡谷是个很特殊的峡谷。宽度只有20多米,深度却高达几千米。我们往下看下去,只有深不见底可以形容。峡谷对面有个村子,叫做吉甫村。两边来往只有一座吊桥。峡谷上方风很大,每次从上面走过去都不禁害怕掉下去。 不过翻过吉普峡谷,对面的村子就非常的漂亮。具体不多说了,看照片吧。 最后特别提一下普吉镇头的尼泊尔餐厅。餐厅的东西很有特色,很好吃,而且很便宜,是我们整个旅途中吃到的最便宜的一家。

Oct 31,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西藏行——第十天(珠峰地区)

今天的行程很单纯,去珠穆朗玛峰。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却要买每人180的门票,每个轮胎100的车辆费。然后开一个小时的盘山烂泥路,三个小时的烂石子路,只为看世界第一高峰一眼。然后再按照原路开回去,三个小时的烂石子路和一个小时的盘山烂泥路。如果不是特别有兴趣的人,建议仔细考虑一下是否值得。 而且,可怕之处还不在于此。珠峰大本营在5100多米的地方,在那里住会产生严重的高反,身体不好的命丧于此也不奇怪。不过说来也怪,我的身体算不上好,却在一路上完全没有高反。就是开车时间长了脖子痛,进入低原或者休息良好就会消失,算是一种另类的高反吧。 早上我们跑到白坝吃早饭。找了半天没有黄大仙想要的豆浆油条(找遍西藏都没有豆浆,只有油条),只能去吃炒饭和汤凑合。值得安慰的是炒饭味道还不错。饭后有一帮当地人来推销化石。我买了一块鱼贝化石,一块鹦鹉螺。不过悲剧的是,几个小时颠簸下来,鹦鹉螺已经完全坏了。 从白坝出发不久,我们就过了查查检查站。这个检查站是我在西藏见到的最严的检查站,所有人必须下车,凭身份证和边防证过关卡。然后拿着过关凭证发放过关。据说去尼泊尔也是从这里过关的(樟木)。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早上起来时还有毛毛细雨。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上珠峰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不过当我们跑了几个小时到珠峰脚下的时候,整个天空打开了一线。说来也怪,前后左右都是云,唯独珠峰那里开了一块。等我们在珠峰脚下疯完,开始往回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整个雪峰又被挡在云层里了。 要我说,我们这次的运气算是很奇特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碰到过了,雨夜赶路,泥石流,交警,和明明不可能看到,却看到了雪山。 晚上我们就不回白坝了。直接从佩枯措旁边过去,住吉隆。在日落时分,正好开到了希夏邦玛峰下面,顺便照了几张。

Oct 30,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西藏行——第九天(日喀则)

今天是阿里南线第一天,出门时天气还是很不错的,艳阳高照。在西藏这里玩就靠天气,天气好什么都有,天气不好就彻底玩完。 今天的行程是夏珠林寺,羊卓雍措,卡若拉冰川,满拉水库,江孜古堡。 夏珠林寺是路过看的,就在机场高速不到机场五公里的地方,从村庄里面绕过去。很值得看。寺庙很清净,游客不多,可以慢慢的看各种佛教人物塑像。不过和西藏的各大寺庙一样,对佛教没感觉的,怎么看也不会来感觉的。 羊卓雍措是拉萨附近的一个湖,喵也去过,评价是一条小破河沟。我去的时候略略有雨,感觉上确实是一条破河沟。不过到了那里后,很快就云开雨散,湖水显现出宝石蓝色,很妖艳的感觉。 说到羊卓雍措就不能不提我们在浪卡孜吃的川菜。又贵,又不打折,是我们一路以来吃的最难吃,最贵的一顿。如果你有的选,最好不要在那里吃。不过大多数人都只能在那个地方吃午饭。 卡若拉冰川在羊卓雍措下去,乃钦康桑雪山那里。称不上最大的冰川,也不是最好看的。不过唯一的好处是,离西藏够近。站在下面能看到冰川的距离很近。往后不远是满拉水库,有人卖各种东西,远远还能看到遗弃的古堡。我们照了半天,后来才知道在西藏这种遗弃的古堡遍地都是,而且都修在贼高的山顶上。不知道修的人脑子怎么长的。 不过也许宗山抗英古堡是个例外。这个古堡是红河谷的发生地和取景地,在一个超级陡峭的山上的古堡。旁边就是白居寺。宗山古堡里面是什么都没有,而白居寺则需要80的门票,所以我们都没有进去。不过门口有买石刻的人,东西还不错。 当天晚上,原本预定到白坝休息的。结果因为翻山的时候下雨,所以改为在江孜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