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24,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天朝重大灾害事件的行为思考

当事人 在天朝遇到重大灾害事件,当事人的指导思想是自主逃生,切切不可指望救助。这点不仅是在天朝,而且在全世界各个国家都同样成立。总体来说,天朝救助动员体系的效率在全球那是首屈一指的高。然而比较操蛋的事情是,往往在救助的时候会来几个记者或者领导。这时候不但不能快速把你救出来,而且在慢慢救助的过程中,你还会受到“你现在疼不疼阿”,“坚持住,我们的人民解放军马上就把你救出来拉”之类的废话骚扰。更操蛋的是,你还得表现出受灾的痛苦和得救的感激——不过鉴于天朝有效的动员体系,你就权当缴“表情税”了吧。 当然,在救助的时候,一个更可怕的事情是,你受灾的事实可能会对领导的政绩产生不良影响。因此,当有一点证据表明可以不救的时候,哪怕不足72小时,你都可能被直接埋掉。所以,更不要指望救助。 具体来说,有以下几个具体建议: 受到外来冲击的时候先护住头和胸,尤其是后脑勺。缺胳膊少腿的叫残疾人,缺脑袋少心脏的叫僵尸。 尽量逃离灾害现场。你永远不知道那里会再发生什么问题。 再贵的东西都没有命值钱。 被困等待救援的时候,最容易死亡的因素是缺水。如果你有瓶水,千万别浪费了。如果有个瓶子,千万别浪费自己的尿。如果你什么都没有,那就想法弄一个。 NGO 作为NGO,在灾害救助的时候,首要任务是组织,管理,信息传递。尤其是最后一个,千万注意时效。网上经常出现无效的求助,尤其是围脖出来后,情况尤其严重。有人曾经验证过,一条求助推,被转发上千次。但是之后的感谢推,只有不到百次。结果就是,事情已经做完,或者过时,但是信息还在传递。这种无效的信息垃圾,会严重的干扰救灾体系的运作。 作为一个比较好的对应方案,建议可以由几个人,携带便携电脑,在灾害现场收集信息,来源,时间,然后通过邮件发送给联系人。使用邮件的好处是,可以离线收集信息和编写,通过3G网络发送,信息量大,冗余数据消耗小,对带宽要求小。即使没有3G网络,邮件也可以通过tf卡携带工作(就是把邮件输出成EMAIL编码,托人带到有网络的地方发送)。不过,为了保证邮件发送人的可靠,建议考虑邮件签名技术。 受灾后,最重要的信息是,有哪些人受灾,他们需要什么物资,他们需要联络什么人(寻人报平安)。正确的第一现场信息,有助于征集社会资源,解决实际问题。为时效性考虑,每种信息都应当有一个注销和过期特性。 旁观者 作为旁观者,千万不要试图录像,或者表现出试图录像。如果你手机有偷拍能力,偷偷的拍是可以的,被发现了就删除,或者干脆把手机扔给对方,不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对面一群人的领导,可能在这次灾害中锒铛入狱,也可能风平浪静。如果你的录像有害他入狱甚至挂掉的可能,他不会介意让你直接挂掉的。 如果你平时要救助别人,注意留下你不是肇事人的证据。但是在大型灾害面前,你没有被起诉的可能(总不能说地震是你搞的吧),因此不要吝啬于给与帮助。注意,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注意保护自己,不要轻易的到危险地带去帮助别人。如果你也变成当事人,别人还得帮助你。如果你挂掉了,家里人会伤心。 在灾害发生的第一时间,你的捐献不要考虑审计,红十字,之类的问题。就算知道有问题,你的捐献能够让多一个人活下来,就比坚持真相更有意义。然而做为后续捐助,我的建议是,自己做,或者不捐。中国的救助体系已经变成了一门生意,而且很不透明。当你不知道你的捐助做了什么用途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不捐助。当然,如果你和几个朋友(注意,这里一定需要互相认识,因为针对非特定对象的募集是违法的),有人愿意去开车送一些东西什么的,那会更好一些。 如果你到了现场,注意收集信息。在灾害信息全靠官方,官方信息全看领导的天朝,有个其他的信息流通渠道是非常重要的。 具体来说,有以下几个具体建议: 不要围观,尤其是在进出通道上围观。 看到有人受伤,不要着急忙荒抬着跑,先看看有没有伤,意识是否清醒。如果有骨折,固定后再移动,否则会产生二次伤害。 如果是外伤,尽力止血。如果外伤见骨,或者有脊髓液流出,不要着急包扎,谨防感染。可以在靠近心脏端进行扎紧,减少血流。 如果呼吸心跳停止,做CPR。CPR具体参考CPR手册,或遵医嘱。实在不会的,简单来说,捏住鼻子往嘴里吹气,然后胸压15次,两秒一次。特别注意,必须保持气管通畅,没有喉管闭合或者呕吐物堵塞,否则人工呼吸一下就送命了。另外即使出现心跳呼吸,也尽量坚持直到救护车来。当然,最后一点在灾区急救中就有点奢求了。

May 23,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几个小技巧

virtualbox中使用物理硬盘 省略权限,物理硬盘分区结构基础知识,最核心只有一句话: VBoxManage internalcommands createrawvmdk -filename sdc -rawdisk /dev/sdc -relative 在不重启的情况下调试awesome的方法 省去安装和man,也只有一句: Xephyr -ac -screen 1024x768 -br :1

May 22,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python中调用C的几种方法

引言 别废话了,我觉得这都应当是常识的。除去最后几种包装框架,剩下都是基本知识问题。即使不知道怎么做,也应该知道有这种方法。所谓经验,很多时候不是把知识装脑子里,而是把索引装内存,数据丢硬盘。 C模块 最基本的方法,直接写个C模块。具体很长,你去找python-doc,看“Extending and Embedding”这章,全看完就差不多了。如果没空,看几个例子就上也可以。 优点:基本没有,写起来很麻烦,要维护额外的C代码,还有交叉版本固定,跟随C升级等等麻烦。唯一的优点,就是这是唯一一个“绝对没有问题”的方法,而且没有额外依赖。如果下面几个路子全出了问题,就用C模块吧。 ctypes 去看python-doc的ctypes模块。本质上是提供一个C模块,去载入和使用其他模块。 优点:写起来很方便,修改便捷,而且跨各个python实现。 缺点:只能调用动态库,对静态库没啥办法。某些复杂数据类型的转换很麻烦,据说有时还有效率问题。 swig 自己找,一个叫做swig的项目,目标是制作C语言的各种平台包装。实现上看,会生成一个动态库和一个py。 优点:跨平台多。如果你的C代码不仅是python需要调用,还有其他语言(例如php),那么swig用起来很舒服。 缺点:编译时引入额外依赖,而且调用范式也是受限的。不过别担心,一般你也用不到范围以外的范式。 boost.python boost的自带库,只能用于C++。 优点:对C++的支持是极好的。 缺点:要依赖boost这么个坑爹玩意,摔。 Pyrex 我知道douban的python-libmemcached是使用这个来包装的,不过没用过,不是很清楚。

May 18, 2012 - 4 minute read - Comments

语言的效率差异2

问题 为了更深入的测试语言,我做了一个经典问题——24点。 这个问题主要是测试递归,循环效率,还有数组和树的复制性能。 为了简化问题,方便测试,我的问题是这样描述的: 有一个数组,里面有多个正整数。有一个操作数组,其中每个都是双目操作符。找出以两者构成算式,其值等于给定值的所有表达式组合。 要求不得遗漏,可以有少量重复。例如可交换算符的交换同构暂不做排重。 实际运行的时候,取+-*/和3 4 6 8,运行100次,查看时间消耗。正确的单次输出结果应当是这样的。 (((8 + 4) / 3) * 6) = 24 (6 / (3 / (8 + 4))) = 24 (((8 + 4) * 6) / 3) = 24 (((8 / 4) + 6) * 3) = 24 (((8 - 6) * 3) * 4) = 24 (((8 - 6) * 4) * 3) = 24 (((3 * 4) - 8) * 6) = 24 ((8 - (6 / 3)) * 4) = 24 (((4 + 8) / 3) * 6) = 24 (6 / (3 / (4 + 8))) = 24 (((4 + 8) * 6) / 3) = 24 (((8 / 4) + 6) * 3) = 24 (((4 * 3) - 8) * 6) = 24 (((8 - 6) * 3) * 4) = 24 (((8 - 6) * 4) * 3) = 24 ((8 - (6 / 3)) * 4) = 24 python python的解很复杂,长达31行,以下是我写的解。当然,还有更简单的版本,我可以用eval来干这个事情,代码只有24行,但是确实给人很evil的感觉。

May 14, 2012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语言的效率差异1

问题 为了测试语言的效率,做一个正则解析。 预先说好,正则解析的问题是老板正在做的一个实际问题,我把其他和效率无关的部分去了。因此我接受“用法不正确”这样的反驳理由,但是不接受“这不是典型用例”的理由。我欢迎你指正我的用法错误,或者对语言不了解导致的效率低下,但是别来和我吵吵这种例子太特殊。另外,在调整代码和评估速度的时候,顺便注意一下代码行数。我知道用汇编逐行写和优化会很优秀,但是这对实际工作基本没有帮助。 问题是这样的: 有一个文本文件,每行两个数,要求解析出来这两个数。 我用python生成了数据,代码是这样的 with open(sys.argv[1], 'w') as fo: for i in xrange(500000): fo.write('%d %dn' % (i, random.randint(0, 10000))) 正则分析速率,是个典型的CPU密集操作。对于非编译型语言而言(这里的编译是指正则表达式的解析预编译,实际上除了lisp还真没有编译型的,即使是go也是现场拿到正则进行解析的),这主要是看正则库的实现效率。很多时候,语言的效率问题并不取决于语言本身,还取决于语言的库的实现。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不可能砍掉系统的库重新来一个,那还不如换一门语言。 python 我首先贴出python语言的解答。 reline = re.compile('(d+) (d+)') def main(): with open(sys.argv[1], 'r') as fi: for line in fi: reline.match(line).groups() 这是性能 real 0m0.466s user 0m0.436s sys 0m0.012s common lisp 我找了N个正则包,实际能用的只有ppcre。有些包号称很快,实际测试下来还不如ppcre。 (require :cl-ppcre) (defun grepfile (filename) (let* ((cl-ppcre:*use-bmh-matchers* t) (cl-ppcre:*regex-char-code-limit* 256) (scanner (cl-ppcre:create-scanner "d+ d+"))) (with-open-file (in filename) (loop for line = (read-line in nil) while line do (cl-ppcre:split scanner line))))) 代码在slime里面测试(time (grepfile “data.

May 11,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新闻和八卦和概率聚集

新闻和八卦有个共同点,就是会扭曲我们常规的概率体验,例如:今天摔了一架飞机。我们的结论往往是,飞机好危险。然而,世界上有很多没问题的飞机,这个你是不会从新闻和八卦里面听到的。因此,以这些东西为基础得出的结论,往往是错的。 从这点说开去,其实我们会发现很多东西都不可靠。首先说八卦。八卦之不可靠是全世界皆知的,要是有人神神秘秘和你说个事情,要么是一点不着边的瞎猜,要么就是一枪命中的内幕。可惜的是,到底是哪个,在事先完全无法分辨。香农说,信息就是减少不确定性,从这点来说,这些八卦里面的信息量是负数——本来一个事情挺明白,八卦一传,搞不好当事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其次我们再说新闻,新闻倒是有信息量,但是新闻的不可靠也是人尽皆知。中国的文艺宣传理论就不去说了,老美也经常骂,大新闻集团只挑符合他们利益的说。不过幸好,人家新闻利益集团有好几个,岳飞打张飞之下,总算还有不少东西给披露出来。 最后,你的亲眼所见一定是真么?我在以前的一篇blog里面说过,我对问题的分析是偏颇的,因为我做不到随机取样。我周围的朋友,一定是具备某个特性/符合某个范式的。例如熟悉电脑,受良好教育的城市青年,中国人,这些总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以此为样本来分析相关问题,相信一定会南辕北辙。例如你以我的gtalk和twitter好友来分析python和emacs用户的比例,那一定是高的异乎寻常。这是当然的,我本来就是以python和emacs作为自己的标签,无论是朋友也好,会fo我的人也好,多半是此道同好。以此类推,若是你不仔细分析,即使以亲眼所见,也未必能得到结论。

May 10,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全部和谐音程表(泛音表)

>>> for i in [(i, j, 12 * math.log(float(j)/i, 2)) for i, j in itertools.permutations([1,2,3,4,5,6], 2) if i < j]: print i ... (1, 2, 12.0) (1, 3, 19.019550008653876) (1, 4, 24.0) (1, 5, 27.863137138648348) (1, 6, 31.019550008653873) (2, 3, 7.019550008653875) (2, 4, 12.0) (2, 5, 15.863137138648348) (2, 6, 19.019550008653876) (3, 4, 4.980449991346124) (3, 5, 8.843587129994475) (3, 6, 12.0) (4, 5, 3.863137138648348) (4, 6, 7.019550008653875) (5, 6, 3.1564128700055254)

May 9,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论医

医生的道德标准 要摆正医患关系,首先就必须将医生的道德标准降下来,从“白求恩精神”,降低到一般人标准。 为什么?有一则故事,叫做“子贡赎人”,挺有名的,大家可以自查。跳过故事本身,我直接说其中的观点: 如果将道德标准提高到没有人能够接受的地步,就不会有人照做了。 类似,大家都是人,为什么让别人去遵循“白求恩精神”,或者其他变态的精神,而让自己能够得利呢?拥有这种精神的毕竟是少数。以这个为标准要求多数人的结果,就是没有人能够成为医生。 医生的标准,只要能够诚实的提供服务就好了。动辄就拿奉献说事,实则是用大帽子压人,和文革无异。 当然,现今最主要的问题,是以白求恩精神要求医生的同时,连诚实服务都贯彻不下去。这种动辄涉及人命的事情上不公开透明是会出人命的。只要有一小撮是贯彻不下去的,那病人就会连剩下的医生一并怀疑,然后杀医生的戏码就会层出不穷。 貌似要立法阻止杀医什么的,其实我说,这也就是对纯粹的医闹管用,真的爆上新闻的,多半不会是医闹。道理很简单,医闹的目的是拿钱,耍赖撒泼软语哀求的目的都是拿钱而不是报仇。就算他再和医生横眉竖眼,也不会往死里下手——真的往死里整的,多半是豁出一条命的家伙。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途径不是阻拦,而是有个心平气和能让他解决问题的途径。 不实施抢救的道德标准 我认为,以下两种情况下,不实施抢救不应当受到责难。 病人死亡。 病人不可避免的向死亡发展,其中会为本人或家属带来极大痛苦。 医疗会耗尽社会的剩余资源 我觉得这是不言自明的。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仅够自己温饱,发展到目前的状态。实则目前一个人的工作供养数人足矣。或者换个表达方式,全球所有人所需的食物/衣物/住房等资源,并不需要所有的人类进行生产。若非如此,贫困救助体系和养老体系都没有发展的前提。多余的人产生的物资,即是社会的剩余资源。 社会目前的剩余资源,必然会有一个出口。一方面,第三产业,娱乐业,都是基于剩余资源的。也可以看作,从事生产的人为他们提供食粮,而他们为从事生产的人带来娱乐。而另一方面,科技发展,医疗和医疗技术发展,也是基于这些资源的。 随着科技发展,人类的剩余资源冗余度会越来越大。人类需要的必需品只需要更少的人进行生产,更多的人会投身非直接产生必需品的行业。在这种情况下,我更希望他们参与医疗和科技发展。并不是说娱乐业不好,或者不需要。只是科技和医疗能够带给人更好的生活——我是这么相信的。

May 7,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升调降调的规则

为什么C加一个升调变成G? 这个要从大调式讲起。 大调式是以大三度为基础构建的调式,主音到中音为大三度,中音到属音为小三度,两者构成大三和弦。主音到属音为纯五度,属音到主音为纯四度,大调式的三个基础音之间,都是和谐音程关系。以C大调而言,就是do mi so。 好吧,C大调之所以叫做C大调,是因为以中音C为do。那么G大调呢?以中音G为do?对的,问题是,C大调的所有音,是否能够不做任何变化的构成G大调的音? 这是不可能的,C大调的音不做变化唯一能够构成的只有a小调。G大调一定需要对C大调的音做升降的。 为什么?因为C大调的音程关系是全全半全全全半,这个在小学就教了。通过这个,你可以数出上面说的三个纯音关系。当我们位移到G=do的时候,你会发现,不做变化的话,音程就变成了全全半全全半全,这就糟了。所以,需要对C调的fa(即F)升半个音,来回复大调调式。 常识上我们知道,12平均率是对称关系,所以上述过程可以运用数学归纳法作用于整个中音音阶。即,每个大调可以通过升该调中的fa半个音,变成另一个大调。后者刚刚好比前者高一个纯五度。 降调关系亦然,可以类比。 小调关系亦然,不过小调使用全半全全半全全作为结构,主音到中音为小三度,中音到属音为大三度,两者构成小三和弦。主音到属音为纯五度,属音到主音为纯四度,小调式的三个基础音之间,也都是和谐音程关系。 稍微数一下就知道,小调式上的所有音,可以构成比自己高小三度的大调,两者称为关系大调和关系小调。 虽然音是一样的,然而主音中音属音的位置完全不同,因此调式色彩完全不同。

May 4,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翻墙服务几句

目前有很多服务,其实我们都是按照非正规用法在用的。例如github,看上去像是个源码托管服务,我们拿来当blog用。GAE,看上去像是个代码托管服务,我们当翻墙工具用。空间,常规都是发布应用的,我们也拿来翻墙。 对服务的非正规用法,我们首先把这个命题分几个类。一类是服务本身没有对用法做出特殊假定,但是你的用法和传统用法相违背,例如VPS传统是作为私有主机用的,用于发布网站。但是天朝人民经常用VPS当作云存储,或者是VPN。作为这类用途,我觉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服务商本身就没有限定你的应用类型。 第二类,是服务商默许或者半鼓励你作为特殊用途应用。例如github并不反对你用他作为blog。这也没问题。 第三类,服务商明确反对的用途。例如利用空间来翻墙。一来ssh流量并不计入你的流量限额中,二来长期使用空间翻墙会导致空间的服务器地址在中国被封。前者影响成本,后者影响销售。因此,很多空间商都封锁了ssh的跳板功能,例如DreamHost。 也许有人会骂,空间商为什么要阻止ssh,这是对自由人权的破坏什么的。我觉得这压根是骂错人了。如果你无法自由浏览你想要浏览的网页,你需要骂的是阻止你访问的人,而不是别人。空间商既没有封你,也不是帮凶。通过对人有害的方法获得自己想要的利益,别人阻止你还骂人,这是流氓嘴脸。 第四类,服务商没有明确回应,他们可能对此一无所知。这种情况最复杂,也最值得讨论。 无论空间商默许还是反对,我们都可以看作是一个附加合同。这种事情你同意就接着用,不同意就换家人,市场经济大家好聚好散。但是服务商没有明确回应,那么事情就比较暧昧。我倾向于将事情分为两个阶段,或者类型。一类是影响较小,或者刚刚出现,服务商有理由不知道。这种阶段下,该怎么用就怎么用。直到服务商有表态为止。另一类是我们有理由相信服务商知道这类用法。在这种阶段下,你不妨参照第二类。 当然,这里顺便说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很多人对翻墙的要求是——免费。 我去阿,你在中国网络上玩多了,啥都要免费,有没有写信给电信要求宽带接入免费阿。你要是真没钱,要么就不用,要么就学学怎么让自己出去。 天下的特权有几类的,一种是你通过努力来获得某种特权,一种是你付钱让别人帮你获得这种特权,一种是左求右拜,借到某种特权。这特权还不稳固,有点问题就让人收了回去,因此不得不小心翼翼,缩着尾巴做人。且不提现实中有个头痛脑热,行政手续,求爷爷告奶奶的诸多无奈。那毕竟很多时候还是不得以而为之。网络上凡是有点大小P事,全是“360度冰天雪地裸体跪求”,就这种人还自诩为“不食嗟来之食”之后,实在让人叹息。 墙的存在意义,就是要“拦截大多数”。要稳定翻墙,基本就两种途径。一者是牛,自己付出辛苦,学会了整个过程,从而翻墙出去。或者你付钱,弄到了翻墙帐号,从而翻墙出去,这也是一种。这两者都算的上少数,剩下的就是绝对的大多数。既不付钱,也不想付出辛苦,张口就求各种方法的人不知有没有想过,当某种方法会的人多了,墙自然就会把这种方法连根铲掉。法子不能用了,瞬间破口大骂给法子的人,不知道脑子里转的是什么逻辑——或者是,他们其实想过,只是: 在中国,只要考虑三天后的事情,三个月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在网络上求爷爷告奶奶也是一种辛苦阿。 ——我已经连叹息都发不出了。 最后一个话题,如果你的某种对服务的应用,对其他人会产生伤害怎么办?例如,你用某个空间翻墙,这个空间IP就可能被墙。你用GAE翻墙,GAE就会被墙。你在网站上发表很合理的言论,自己没事,站长进去了。 首先请允许我就最后一个例子向中国的有关部门表示无比的XXX。。。就这精确度还好意思指责人家老美的导弹? 我们先说最后一个。很多人往往鄙视中国的网站管理者,我写个无比正常的内容你都给我删了。实际上,在一切不正常都当作正常的国度,再正常的内容都可能是不正常的。我是挺同情网站的管理者的,删把,道义上挺站不住的,不删吧,自己进去了。某种意义上说,开网站是为了赚两个钱顺便提供娱乐的(当然,很多人是反过来的),而不是为你表达言论挺身而出的——真是这个目的开的网站现在站长的骨头都在长草了——从这个意义看,删,不是恶。如果你要指责,应当指责的是这个制度和产生这个制度的原因。 但是,我又要但是了,这也有个度。删本身不是恶,但是捕风捉影,删了不说,不删,偷偷让别人看不到,这就沦为不道德了。只是在中国,各种事情交错纠缠之下,人人皆提心吊胆提防别人,往往事情就会走了样。 这里插一个前两天的段子。魔都地铁是要安检的,大家知道。坐地铁的经常听说保安和你争执两句就躺地上装死讹钱的例子。前两天过地铁的时候,把包拿给保安检查。保安摸到我的饭盒,说,这是啥阿。我刚要说话,旁边保安示意放行,小声说,摸坏了你赔不起。 ——那地铁安检的结果就不言自明了。 因此,在层层把关的网络审查中,往往下层执行的东西和上层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其距离大概就和客户心里的网站和项目经理笔下的网站和工程师手下的代码的区别差不多。 当然,即便结论如此,我还是管我自己。我的blog都是在自己的域名下面——结果被封,也是自己的选择。如果发到其他网站,能不能留,留多久,就看别人的意思了。 至于使用GAE翻墙的问题,我觉得适用于我们有理由相信服务商知道的情况。我相信Google一定知道上面有人放什么网站,做翻墙用途。既然他没有反对,我们可以看作是他默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