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郁闷

今天和外婆小闹了顿脾气,老实说,感觉不好。 起因是因为一个公文包,老妈买的。115,什么都没有,产地,牌子等等等等。我说我不需要,因为我很少用到,老妈说这个也只是撑撑门面的。既然是母亲的心思,我虽然不需要,还是天天在用。结果,他因为我的过度使用(如果两个月能过度使用的话)坏了。一个把手坏了。 我和外婆说,明天不用,你拿去修吧。外婆看了看,拿针缝了缝,说没关系可以用的。我说反正可用可不用,明天我就不用吧。外婆在旁边宣传她的结实,如同市场的小贩在推销她的西瓜。于是我说,试试看? 公文包里面的负重只有一副眼镜,一个数码相机,一本本子,一瓶眼药水。我单手向上一拎,两个手把带子全断了。外婆说,你总是要把东西弄坏。我说,我用单手,这个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外婆没答话。她说我怎么给你处理,一定好的。 我有点冒火,这个东西这种质量水平。今天弄的好这个,明天又哪里坏?如果有票据,我肯定退了它,问题是没有票据。我就直说,这个东西扔了吧。外婆还在那里说怎么修。我又说,这个东西是它不结实还是我太用力?外婆不答。于是我干脆最后总结,您直接给个结论吧,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如果您不说,我扔了它,求个清静。外婆还是在说怎么修。 修啥修,扔了。

Oct 12, 2005 - 1 minute read

人生

从爷爷的葬礼上回来,感觉很平淡。有个人说她爷爷死了,他很难接受。先且不论我几乎没有见过爷爷的面,就是非常熟,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哭的出来。 我这个人可能道家的东西学多了,对于生死看的很淡。当然,不是说有人拿刀子问我要钱还是要命的时候风淡云轻的回答他,让他杀。不过我对于一个人的生死看的并不是很重。一个人,这样的来,这样的走,只不过回到原本的状态而已,有什么好悲伤的呢?逞论是大宴宾客兴师动众。虽然从社会行为分析角度讲是有意义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太……浪费了。 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什么都留不下。有人记住你,如同在世界上留下幽莹的一盏灯火。记住你的人也死了,就完全的消失了。我们记的住武则天这个名字,可是谁知道武则天的音容相貌,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念什么?死后一了百了,伤心也好,快乐也好,从此一笔购销。 如果我死,那么我一定不要这样的葬礼,一定不要有人哭。生前我没有带给你们快乐,我没有快乐。那么在死后请你们笑一笑吧。庆贺我不用再为了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而头痛。庆贺你们不用再为了我的生命而烦恼。如果可以的话,请记住我的名字,在快乐的时候,悲伤的时候,念我的名字,宛如我还在一般。这样,在你们的心里,生命就与我分享了,无论我是否还在。 既而身后一场空,何须身前一世名。想想喜欢我的,我喜欢的,都觉得宛如天边的斜阳一样。阳光遥遥照在层云上宛如虚幻的群山,真耶幻耶。我想要的,不过是听听喜欢的音乐,静静的看远方群山奔驰,心情平静的直到老死。激烈的东西如爱情一类的不适合我。 有个朋友又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爱过。也许吧,我心动过。但是没有爱过。我经历过迷茫的爱情,酸甜如同纯纯的柠檬汁。经历过痛苦的爱恋,如同飞蛾扑火却是凤凰涅盘。经历或心灵的契合,真耶幻耶我自己都快迷失。经历过别人的告白,感动但却无可奈何。经历过一见钟情,到最后才发现我失去的已是我的所有。但是我爱过吗?没有。或许是我的被动,或许是天意使然。我到现在还是尚未爱恋的人。 有人对我说,男孩子要主动点。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主动就可以改变的,也可以称之为悲哀的无奈。生死是一桩,血缘是一桩,别人的爱情也是一桩。我求教于一个应该在幸福中的朋友,得闻,她也在迷茫,如何能指点我?于是我更加迷茫,一个心灵契合的人就如此难得?to be or not to be? that was a quiz.虽然我没有得到答案,但是我知道我宁可活在美妙的孤独中。

Oct 10, 2005 - 1 minute read

多事之秋

还真是标准的多事之秋,贝壳的爷爷走了,贝壳要去送行。因此一两天内不在线上,着急找贝壳的朋友可以短我,别打我,电话很贵。北京去一次已经用掉一个月的包月了。回来以后恐怕还要完成一篇悼文(如果能算的话),还有完成嘉年华。可计算信任路径是在太难写,可能要等等时间。贝壳还在具体理清思路,并且要查阅和购买些资料。还有其他的短文就慢慢上吧…… BTW,哪位朋友用过paypal贝宝买过国外的产品?能教贝壳怎么换外币付款吗?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可信任路径计算

可信任路径计算,其实只是图管理的一个应用而已。不过可以结合计算方法,来精确度量过程的安全程度。 下面提到实体,指以下三种可能。一,法律人。二,计算机。三,协议对象。 以下提到连接,指以下两种可能。一,物理联系。二,逻辑联系。 我们假定用户实体要产生活动,则必须信任某些实体。例如要存钱必须信任银行,要买书必须信任出版商和作者。如果用户要做某项活动,必须信任某种实体,那么用户的活动安全度,则于所信任实体和连接方式,以及连接评估实体相关。 我们假定所有连接都会产生一个权,这个权由某个信任实体直接给出。 我们假定用户对自己的信任是1。 我们假定连接存在以下五种类型: 请求。有向关系。 应答。有向关系。 依赖/依存。有向/无向关系。 包含于,有向关系。 互斥,无向关系。 利用以上假定,我们可以计算某个系统行为模式对某个用户的潜在风向。 先停止写,去看UML建模。根据分析结果,计算和信息的相关程序有相当关系。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全球嘉年华

10月6日星期四,有人约我去全球嘉年华。说起来我和这个约我的人的关系还蛮诡异的,她是我一个网友/网上认的姐姐,现在已经嫁人并且怀孕,回头小孩百日要包红包了……钱啊……/结婚时候请的朋友,去拉小提琴的。我是去弹吉他的,但是忘记一个关键问题。古典吉他是典型的独奏乐器。在大型房间内演出必须是音乐厅这种声音结构良好的地方或者有很好的拾音扩大装置。当日的麦克风根本不行,房间肯定也不行,结果大家都听不到,打击啊。不过可能因为大家都是拉乐器的,所以走前面交换了手机号码。她到拉的不错,结果金融的学生现在专职拉琴为生。赚的比我还多,更大的打击啊…… 先去了人民广场等人,人民广场这里是上海的标志地了。朋友经常问我北京好还是上海好,对此我实在难说什么。论生活条件,北京拍马难及上海。不论水资源造成的风沙不断,就是从伙食上都能看出明显对比。论城市结构吧,上海虽然乱,但是堵车明显比北京小/上下班除外/,而且分销物流体系成熟。随处可见小便利店,买东西缴费啥的都方便。北京做点什么事情还要自己先开车,好不容易到了能不能办成还另说。从发展角度来说更差异了,北京聚集了全国所有的能人,竞争激烈。而且天子脚下,什么事情都深受管制。上海这里办事情不是说没有黑暗了。但是什么该伸手,伸多少都很简单。而且拿人好处就痛快办事。而且如果本来就应该办的事情根本不拖拉,也不怎么吃拿卡要,完全走照章办事的模式。但是从人文角度来讲就正好相反了。我这么评价吧,北京车上可以见到让座的,上海这种事情基本少见。北京看到老人摔倒那都用自家车送医院的,上海看到邻居摔在面前还要躲着跑。说起来虽然并非没有道理,可是毕竟少了一种人情味。我和几个同样跨地谱双城的同志一致评论,在这里要工作赚钱好办,要生活真的是减寿的…… 嘿嘿,跑题了,话说回来。人民广场等人的时候又见识了毛主席名言“人多力量大”的威力,用英语描述就是people montain people sea。小小一个KFC门口等人的我至少看到了七拨,路过的那就不计其数了。有个人染个黄发滑旱冰,非常潇洒,看的我羡慕的要死。贝壳没有啥怪癖/众人:真实的谎言,下面才刚刚写了五个怪癖……/,但是只要控制了带轮子的就会变身成为人间凶器。貌似这辈子是学不了自行车旱冰小轿车了,还是等下辈子吧。莫非这就是大家传说中的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就会关闭另外一扇?不管了,最后我还是认不出人家MM,人家认出我的。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我TMD就是目标明显,要去作奸犯科根本不用贴照片,光文字描述就能让我无处容身。二,女人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只要使用CD一类的产品就可以轻易变成另外一个人。 另外还有MM的两个同学,和另外一个朋友。鬼知道怎么认识的,也许和我一样是被拖出来的。贝壳还刚刚从北京的飞机上面下来,神志还不是怎么清醒。结果给几个MM拖着就去了嘉年华,票还贼贵。我们的李兄/此人女性/居然买了三张,原因是因为伊认为token是用票换的,进去有钱也弄不到。我当场无语问苍天…… 里面的东西其实玩过不少了,上次也是被一个MM拖出来,莫名其妙的玩,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没了联系。不过这次显然玩的更疯狂点。上次好歹摩天轮坐掉不少时间,这次不耗时,直接上去座旋转秋千。其实如果秋千平行转动,再快贝壳也不怕。问题是上下浮动,贝壳的平衡神经不好,所以下来后就非常想吐/呕~~呕~~/。幸好没有当场出丑。然后该死的相机给我卡壳,浪费好多表情。/也幸好没有照下来当时的样子/ MM们比偶们两个男的勇敢多了,莫非平时压力太大来发泄来了?两个MM直接上了一部上下旋转的机器,具体情况恕我无力形容,自己看照片吧。然后偶们去吃午饭,发现大失误。这里的午饭是金子做的吗?交大卖五块的炒面这里只有六分东西卖十块,自己想想啥水准吧。而且坐的地方奇难找,我们容易抢个坐,吃完了最后还是别人“请”我们让下。 下午两个MM更是将疯狂发挥到极点。我们为了减少上阵伤亡的可能性,就选择了一部貌似不是很厉害的机器上去,就是那种一排人左右上下转的那种。谁知道机器貌似不厉害,实际上是扮猪吃老虎。加速度大的吓人,我上去后耳朵翁翁的,而且全身都被保险杠卡的发红。建议大家下次陪MM去想减少伤亡换那种鬼屋就好,至少伤亡系数应该小点,而且说不定有MM投怀送抱。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就是急流勇进,我坐了不少了,不过这次才知道原来会有这么多水下来的。可怜了贝壳的新裤子,全毁在这里了。 最后大约三点跑出嘉年华,玩的是比较痛快了。痛的是钱包和脑袋,快的是时间。本来说找个地方吃饭或者喝水。MM要去正大,没有办法,去就去吧。几个人跑到正大,全部都满。最终好容易找了个休息的坐,就在正大西边三层,风景不错的说。可惜没有*8g,否则说不定能看到传说中的zoomy同志卖咖啡。最后在滨江大道上照掉了剩下的空间跑回来了,又是快乐而美好的一天…… 人生苦短,何必老想着不痛快……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剥离管理模型

有一就有二,老人家脑子不好,大家多多见谅。 剥离管理模型,分三个层面。对象层,数据容器,应用层。 对象层来说,分三组对象,本人,电脑,第三方。分析安全特性时候可以加上攻击者。本人指每个管理的主体,电脑泛指所有可用的电脑对象,每个电脑对象区分安全级别。第三方泛指所有和本人相关的合作者,包括电脑和个人。攻击者分为电脑和个人。 数据容器层来说,区分的是数据的类型和安全类型。以个人来说,具备全局配置,软件配置,安全区域三个部分。以机器来说,包括本地数据,本地配置和本地程序三个部分。第三方的合作关系放置在安全区域和本地配置中。 应用层是关系建立的模式,具体来说就是路径信任计算。回头专门写吧。 一个机器运行的应该是和机器和用户无关的本地程序,根据本地配置来运行具体程序参数,个人软件配置覆盖本地配置。 ……脑子乱了,回头慢慢来写吧……头痛啊……还有个可计算信任路径的问题呢…… 先停止写,去看UML了。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核心集合理论(最小集合)

本来北京游记都写不完了,中间插一个技术论点很不伦不类。但是老了,脑子不大好,不记下来就忘记了。大家姑且原谅吧。 编译器理论中有中叫做核心构造和自构造。首先通过A语言写出B语言的初次编译器,然后通过初次编译器编译用B语言写的B语言编译器本身,形成二次编译器。逐步叠代,形成稳定的核心编译器,然后通过核心编译器编译层次1,通过编译器和层次1编译层次2,逐步递推,形成最终release的集成编译器。最出名的产品就是IBM公司的Pascal语言。(还有多少人在学……世代更替啊) 同样在离散数学的数理逻辑算符体系中也有一个最小构造集合。通过最小构造集合的有限次叠代可以产生全集合的等效结果。所以又被称为核心集合。 大家可能会认为比较无聊,不过不才贝壳我现在搬到语言上套用,看看这种理论是否可行。 首先通过单词表等等对比的形式教会最小的单词集合。 然后通过标准语法格式教会最小的语法集合。 通过标准语法集合解释扩展单词和语法集合1。 逐次叠代教会大多数的单词和语法。 着重解释如何学习新的单词和语法。 按照我们使用中文的习惯,还有我使用计算机的经验。我们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很多人不知道二进制(binary)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可以很快的学会。如果我们不知道二进制的英文,我们很习惯是通过中文词表的方式来获得其中的意思。但是真正英语好的人都是通过交互的解释来获得意思的,这样的好处是具备非常好的动态性能。因为很多英文单词没有贴切的中文解释,语法更是天地之别。通过英语本身获得英语知识的能力可以让一个人不但具备英语能力,而且可以根据不同环境变化自己的英语。 通常来说,一个人学习语言的最初是模仿,通过学习周围人的发音和对应的可能意义来分辨词素的音和意。至于形来说,符号文字一般都具备相当的音形对应性,象形文字则是意形对应性。这个可以通过后天的刻意学习获得,而且也无关人的交流。毕竟在美国也不是完全没有文盲的。然后音意的对应性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循环解释。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基础的词意去解释另外一个,但是语言是唯一无法用语言来解释的东西。一个词的解释最后永远涉及他的自身。所以我们通过一个最小单词和语法的构造集合来解决这个问题。毕竟发展出自我独立的语言体系结构是我们小时候做的事情,现在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麻烦。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北京游记四.遥远的祝福,尾巴,我回来了

10月5日星期三,今天本来应该回上海了,临时接到消息,猫旅游回来,佳书在北京。总算朋友一场,过去看看吧。于是和老妈订了下午一点的机票,上午八点半起来冲到东直门。佳书有事情不能来,猫能到场。这个地方总算刚刚和海鹏撮过,还算熟悉,不至于出丑。可是临到场还是发现两个人面对面打手机,我的电话费啊……这个又是一个奇观,和对眼,想谁谁到可以并称了。看来回来我可以写本奇遇了…… 本来说去必胜客吃pizza,结果我说那里肯定在装修。没办法,刚刚和海鹏逛过。有人强行要去,还是去了。结果啥都没吃到,跑会原地吃麦当劳。说实在的,麦当劳实在太审美疲劳了。可是也没有办法。吃的时候聊了聊近况聊了聊朋友。猫的老公在德国,老是催她去。看来幸福不远矣,唉,我的春天在哪里? 虽然没有吃到什么,不过和谁吃比吃什么重要。所以十一点大家要吃东西的时候跑了,麦当劳应该感谢我们这种优质客户。车从东直门一路蘑菇到机场,到的时候十二点了。家都不回,让老妈收了东西就直接去候机楼。最后总算顺利的上了飞机,在危险的安全时间到达了。期间和大家群拜了一个,短信彻底没钱了。不过回复还挺让人感动的。 我回来了,仲夏夜之梦的北京。我会回去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大约在冬季。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北京游记三.中关村,MP3和数码相机

10月3日星期一,按照别人的逻辑,去了北京不能不去天安门。那么按照我的逻辑,回到北京就不能不到中关村。这种事情如同朝圣者于麦加,就算知道去了只能看到人山人海,但是沾点灵气总是好的。中关村其实我蛮熟悉的,即使高中同学,除去几个家在海淀的,剩下的人考入清华也不过是四年的事情。我第一台电脑就在中关村被黑的,因为这个事情经常跑过去,严格算来已经有七年以上时间了。不过其实去中关村的时间越短,对它越熟悉。因为如果对比七年前的记忆,你恐怕会一路走到园明园。一个四车道乘四车道的十字路口,现在改建成了立交。北四环和中关村大街的交接点,北大和清华的分水岭,海龙旁边,中关村的核心地带。我的旅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海龙在三四年前就建了,不过现在还是一样火。进去问了几个报价,不知道是节日宰人,我比较像傻瓜,还是北京上海差价。中关村的报价居然比上海还高。顺便问了服务器报价,真TMD不是人,最精简配置需要壹万以上。这个价格我宁可拼两个并行服务器,如果可以的话。虽然开始不准备买东西,不过最后挡不住诱惑,买了一个MP3。自我催眠说数码相机去上海用信用卡买好了。结果老妈给我一个更大的诱惑,直接买一个给我。这么嘛……还是后面再说好了。 海龙逛完去了鼎好,这里最让人爽的就是顶楼的美食。以前去中关村吃饭不方便,这里建好以后我一直来这里吃。嘿嘿,其实也就是两年的事情。这里一般十块一个人就能吃到不错的东西,二十可以吃的翻过来。正好中午,先撮顿攒的。然后去下面乱逛,想起赵一博个家伙让我给带东西。于是上taxi跑双清路,找了半天,等了半天,总算将他要的东西带到手。问问邮寄价格,NND亏大了。我28车钱不算手机,邮寄才20…… 最后坐车跑回海龙,逛了下以前的中海电子市场,现在已经关了。很多以前东西现在也找不到了。最后兴趣索然,照了两张就回去了。 10月4日星期二,老妈给了我一个超级的诱惑,直接送我一个数码相机。说实在我希望在上海买,这样一年内保修方便。事实证明我的却有远见,不过远见比不上东西,还是被诱惑了…… 老爸先是开车直接到了北航对门的百盛,进去才发现这种地方也能叫卖场?超市差不多!可是我们的消费卡只能这里消费,所以老妈就贴了一块钱(女人的算计是很可怕的,重复让你试衣服更可怕,在此敬告天下王老五三思),买了几件衣服。然后转去亚运村东面的华堂,这里到是东西够多了。可是中关村2300的东西这里买快4000,只有神经病和有毛病才会这么买东西。干脆,老妈再买了点衣服,买点电池回家。最后没有办法,我领父母去中关村鼎好。说起来老爸在北京开车,道路应该比我熟悉很多。可是中关村这里他想停车吃饭买东西绝对只能拜我下风。 我们跑到一家公司去买数码相机,说到这里我就觉得似乎被坑了。毕竟电脑熟悉数码相机不熟悉,之前又没有在网络上查过报价。家里的电脑坏了,磁道损坏。只有2000原版安装盘情况下能装好已经非常厉害了,能驱动上网更难。不过要用小猫当宽带你还是打死我吧。还有一个PDA,不过只能查SD卡速度,而且还没电池了,要买。所以没有带去,造成中招。 话说数码相机是非常好的,可是相机不带SD卡和备用电池。所以配了一对。但是根据回来后测算的结果,卡是四速读取0.1速写入,而我的低速卡也有1.3速读取2.1速写入。不对称嘛!难怪每次照相都要等很久。备用电池更扯淡,压根充不进去。所以干脆和发票留在北京让老妈回头去换了。唉,要是在上海敢玩这手,我弄死他们。 现在数码用的是我的PDA上的SD卡,还要专门由数码相机格式化,否则老出异常。搞的我PDA还需要重装。电池就用的主电池,南浮跟本顶不住。唉……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北京游记二.消停的一天,顺义

10月1日星期六,这天估计大家都在拜,所以没怎么活动。只是短信拜节而已。不过贝壳的短信在六天内耗用光,相信和这个拜节具有莫大的联系。 10月2日星期日,节日又是周末,大家该拜的也拜了,该玩的也玩了。有空出来聚一聚,没空的我也没空了。所以喊上所有能联系到的同学,在顺义聚了次。这次还算不错,开始就叫了三个人,李宏国,柳江陵,老狗。结果老狗上午不来,李宏国骗来了太阳和张兴研,肖雄没骗到。下午老狗到场,凑齐六个人。中午李宏国请客吃了顿,在万家灯火吃的饺子。本来要我请的,可是小姐死活不来结账,结果给他跑过去结了。兴研自己开了车,活的滋润啊。李宏国好久没见,到是出息了。没读研在学校跟着导师干活,拿3300多的税后还嫌少了。郑磊保了研,和老狗一样。据说秦建立也保研了,在北航研究飞行器。柳江陵拿着工程管理的学位去一个政府机构,管乡镇管理。天天在跑也算辛苦。当年在A班混的一些人,向心力也不算强,不过毕竟同学一场,情分尚在。出身牛山,混的也都不错。比上虽然不足,比下尚且有余。相信以后再聚会会更好点。 下午去了李宏国啥的童年所在,顺义的幼儿园。一帮人像小孩似的乱跑,不过怎么也没有当年的野劲了。所谓物似人非,就是这样吧。很多事情都是回不来的,与其苦苦追寻不果,不如潇洒让他过去。后面我们去了顺义公园,环境真的不错,下次有空再怀念怀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