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Oct 10,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三甲港游记

三号的时候,找了个朋友出去玩。找来找去,上海没有啥好玩地方,干脆去三甲港吧。 三甲港是浦东最早开发的旅游海港,离机场不是很远。有钱的可以坐车到龙阳路,再磁悬浮到机场,打车过去。不过一般来说,只有白痴才这么坐啦。来回路费就高达100每人,差不多够去玩的所有费用了。推荐坐地铁到陆家嘴,走到东昌路渡口。或者到外滩,摆渡过去就是。贝壳是地铁过去,在正大吃过午饭再出去的。 说到午饭,还有一桩怪事。贝壳的朋友,传说中的六牙四皂小姐,来到上海玩。她换了手机和号码,因此贝壳发的拜节短信没有收到。同时也没有贝壳的号码,所以她没法联系贝壳。所以,当天中午贝壳在正大的汉堡王吃饭,六牙四皂小姐就在旁边的松本家吃饭。NND,第二次错身而过。 三甲港的门票要38一个——是很不便宜。里面玩的东西也一般。皮艇,竹筏,骑马,乘车观海,胆子大的还可以游泳。港口本身是看不到海的,前面被很大的防波堤挡着。因此有电动车观海,还有骑马在大堤上跑的项目。至于皮艇和竹筏,好像是水边的必备项目吧。至于游泳,海水不是很干净。回头要记得冲洗,以免生病。其实还是找个游泳池来的划算,毕竟游泳池更为安全放心(呃,除了比较像下饺子)。 贝壳也没有带泳裤,所以只有划船咯。海边的风不小,还有夕晒。不撑伞会被晒伤,撑伞就会被往芦苇里面吹。要是全是臂力不足的女士们来玩,请千万带好男性同胞。贝壳就看到了两帮女士在芦苇里面没辙的场景,或者你想冒着被晒伤的风险放弃打伞? 晚上的饭就在旁边的餐厅吃的。本来里面有烧烤,可是贝壳和李定婷同志上次烧烤的经验实在太过惨烈。外面黑了,里面还带血,想想要再吃哪种东西就心寒。而且一个炉子45,要吃饱起码100多,也不合算。出去吃烧烤吧——灰太多。强烈建议三甲港的管理部门整理一下,海边这么多灰像话么?最后吃海鲜,旁边到有几个大的海鲜城。可惜看价格也不是我吃的起的。小饭店点了一个鲈鱼结束。 说道鲈鱼就丢人,本来以为海边的东西应该都新鲜的。蒸上来一看,眼睛出来的。当场就知道吃亏了。不过别的都吃到一半了,这个亏也只有认了。希望大家下次吃之前弄清楚这些问题,省得再吃这种亏。

Oct 10,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英雄传说6空之轨迹SC修改

以下是空之轨迹SC的存档修改方法和部分物品代码表,六牙四皂小姐可以跳过了。 晶片数目: 0x2534C 金钱 0x25354 地 0x25358 水 0x2535C 火 0x25360 风 0x25364 行动 0x25368 EP 0x2536C 时间 个人经验: 0x1F460 艾丝蒂尔经验 0x1F514 奥利维尔经验 0x1F550 科络丝经验 0x1F604 金经验 物品代码: 01c9 最终浓缩药草茶 01c8 大麦奶酪果冻 01c7 苦味兽肉焖 01C6 每日天妇罗 01AE 提神果冻 01C4 营养果汁 019F 清凉药草茶 01B9 内陆佳肴 01BD 卡布其诺薄饼 0195 千层薄饼 01a0 红莲炖兽肉 01a6 春风螺狮面 01ba 阳光冰淇凌 01bb 月光冰淇凌 01A1 不可思议的糊 01AF 激情蛋卷 01be 终极冰淇凌 01b0 海味鲜珍 000f 火绒草杖 0014 蓝璃 001b 麒麟

Oct 8,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骑马

首先请大家表误会,这个马真的是指马。 国庆前一天,公司请大家去玩,内容就是骑马。 贝壳这体重骑马,OMG,貌似有那么点点的问题。上去的时候,马一颤差点就跪下了。幸好在骑的时候问题并不大,虽然马的速度有那么一点点的折扣—— 骑马的时候需要随着马的上下颠簸而起伏,否则会被颠成白痴的。不过很可惜,贝壳的体重要颠簸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从人的角度还是从马的角度都是种折磨。所以,贝壳为了人的健康(尤其是为了男人的健康)和马的健康,骑了两圈就逃跑了—— 还是等减肥完成再讨论吧——

Sep 28, 2007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libxml2入门和中文支持

libxml2是gnome做的一个xml的库,支持SAX和DOM。 在解析xml的时候,libxml2会将xml中不属于标签的部分作为text节点插入。如果是属性,则添加一个属性节点到父节点上,一个文字节点到属性节点下。那么整个xml就变成了一颗单纯的树。 支持多语言的问题上,libxml2的内核只支持UTF-8。但是可以通过注册编码句柄来添加语言支持,一般是配合iconv[2]使用的,因为libxml2的编译依赖就是iconv。下面是代码。 iconv_t iconv_utf8_gbk; iconv_t iconv_gbk_utf8; int gbk_input (unsigned char *out, int *outlen, const unsigned char *in, int *inlen) { char *outbuf = (char *) out; char *inbuf = (char *) in; size_t rslt; rslt = iconv (iconv_utf8_gbk, (const char **) &inbuf, (size_t *) inlen, &outbuf, (size_t *) outlen); if (rslt < 0) return rslt; *outlen = ((unsigned char *) outbuf - out); *inlen = ((unsigned char *) inbuf - in); return *outlen; } int gbk_output (unsigned char *out, int *outlen, const unsigned char *in, int *inlen) { char *outbuf = (char *) out; char *inbuf = (char *) in; size_t rslt; rslt = iconv (iconv_gbk_utf8, (const char **) &inbuf, (size_t *) inlen, &outbuf, (size_t *) outlen); if (rslt < 0) return rslt; *outlen = ((unsigned char *) outbuf - out); *inlen = ((unsigned char *) inbuf - in); return *outlen; } static void print_element_names (xmlDocPtr doc, xmlNode * a_node, int n) { xmlNode *cur_node = NULL; xmlAttr *cur_attr = NULL; xmlChar *key; for (cur_node = a_node; cur_node; cur_node = cur_node->next) { for (int i = 0; i < n; ++i) printf (" "); // key = xmlNodeListGetString(doc, cur_node->xmlChildrenNode, 1); printf ("node %d: %s = %sn", cur_node->type, cur_node->name, cur_node->content); if (cur_node->properties !

Sep 25,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wget介绍

从今天开始,贝壳每周介绍一些小软件,作为基础的电脑知识普及。软件可能是Windows的,也可能是Linux的,要点是轻巧好用。由于是简介,不会写的太详细。想要看专业介绍的,会给出Reference。 今天介绍的软件就是wget[1]。这个是*nix下的下载软件,也有windows移植[2]。现在可以运行在任何一种POSIX系统上。软件是GPL版权的,属于GNU开源组织的核心代码,也是GNU组织的几大招牌之一(最出名的是GCC)。如果要看详细的资料,请看这里[3],可惜是英文的。 wget是*nix时代出名的下载软件,以稳定和通用出名。主要针对http和ftp协议的文件下载,拥有很多配置选项和能力。其中比较有名的是链接跟随,这种能力可以跟踪html内的链接。例如将所有链接所需的文件下载到本地,并且修改链接地址,即抓取完整页面文件。跟随链接抓取多重页面(网络蜘蛛)。 wget不支持多线程下载,但是支持断点续传。最常用的用法是wget -c [URL]。如果没有文件就直接下载,有文件就尝试续传。如果没有文件重试次数的指定,几乎就是无限制的下载。下载非常稳定,就算每小时下载10字节都不会断线。 和今天的GUI多线程,甚至带P2P的下载软件相比,wget无疑是非常单薄的。然而由于是基于命令行的,而且非常稳定,因此经常被用于脚本语言中。例如bash或者python,用于下载网络文件后的处理。windows中的很多脚本也可以用这个软件来下载网络文件,非常方便。 Reference: GNU Wget: http://www.gnu.org/software/wget/ Wget for Windows: http://gnuwin32.sourceforge.net/packages/wget.htm GNU Wget Manual: http://www.gnu.org/software/wget/manual

Sep 24,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自由软件日

大家好久都没有看到贝壳了,知道干嘛去了么?到总公司辞职是一件事情(分公司员工还要去总公司辞职,还不报销来回路费)。还有一个就是自由软件日。 贝壳3号辞职,公司效率倒是挺高,6号就办好了手续。可贝壳还要等等确认所有东西对了,加上贝壳的一点东西拖了好久(什么东西?就是上面blog有写的那个阿——就是那个——)。所以趁机做掉去。(尽管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说出来还是感觉两腿间发凉)。做掉后需要静养一周。消炎静卧还不能洗澡。贝壳上班忙没这功夫,这次正好到巧了。 做掉之后(继续发凉),贝壳修养好了刚刚好参加自由软件日,然后乘飞机回上海等上班。飞机的情况大家都看到过了,今天就说自由软件日咯。 这个活动的举办地点在清华东门的Fit楼,主旨是向学生推广一下自由软件的概念。同时也是几个社区的人聚会一下,大家认识一下。贝壳也算是热心公益,跑过去凑凑热闹。 会其实不大,楼下一堆Linux厂商。红旗,RH,debian,等等等等。楼上是一个演讲厅,一堆大牛在里面演讲。好歹贝壳是志愿者,老跑上去听演讲可不专业。所以还是乖乖的在楼下开了贝壳自己的本本,给别人讲解啥是Debian。期间贝壳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 首先,漂亮MM旁边都有老外,老外旁边未必是漂亮MM。当然也有旁边不是老外的漂亮MM,那多数是专门做演示演讲的活动人员。 其次,跑上来问7.04还是7.10的一堆,问这是什么系统的其次。不问系统而问我本本左边插的CPU抽吸式散热器的最多。让我不知道这个是自由软件日展览还是奇怪的设备展览—— 最后,光盘散发的是所有纪念品中最快的,几乎是刚刚开就没了。衣服其次,最后还多了几件不对号码的。贴纸和传单快到结束了才发光。 不过总之,能介绍介绍自由软件,认识几个朋友,这界自由软件日也基本是物有所值拉。

Sep 1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为什么是国航赞助的奥运

why is airchina who sponsor the Olympic Games 熟悉贝壳的人都知道,贝壳的老妈是原中国国际航空公司(Airchina)客舱服务部六分部的乘务长,贝壳非常为此骄傲。而且因此享受一张北京到上海的往返机票,理论上是免票。 说是免票拉,但是其实还是要交钱的,原因是燃油附加费和机场税。加上这两笔费用后基本可以坐火车过来了,不过考虑到飞机的时间,所以还是合算的。但是不要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免票享受的是候补待遇,因此贝壳也就能经常的体会候补的痛苦。在此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首先,候补的签发时间是飞机起飞前,而且在全价购票和正常飞机改签之后。估计有的人会晕,的却有点复杂。什么概念呢?候补指你使用候补票或者折扣票进行候补登记,等到飞机没有人要上了,多余的空座位里面你挑。想当然,是挑不到什么靠窗靠走道靠前的好座位的。全价购票是指因为特殊原因,在飞机起飞前在航空公司柜台办理购票,新买一张最近的机票。然后就走正常登机流程。不过,想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是没有折扣的。飞机改签是指你不想乘坐你预定的航班,和航空公司确认提前或者延后。但是航空公司会优先考虑全价购票,所以不会马上说,OK,给你改了。所以如果改签,就有两种方案,一种是你改签航班的现在售价小于你持有的机票,航空公司就会推荐你退了当前的票订新航班的票。要么就在候补柜台等待起飞前候补。当然,起飞前多余座位的分配是全价票优先,改签其次,折扣票候补最后。同样情况金卡客户优先,普通客户其次。这些条件都相同,就是看你候补的优先程度。先到先得。 因此贝壳曾经碰到一个很恶心的状况,并且写过一个blog,虹桥机场最漫长的一天。原因是因为早上的航班机械故障无法起飞,所有旅客都退票或者等待改签。注意,待遇是改签哦。如果想快走,可以,全价机票,旧的自己退掉。想当然耳,找旅游公司退票会累死的,而且肯定是退折扣后的价格。等于费劲半天折扣变成全价票。有的旅客还等不到国航的全价票,就找别的航空的全价。造成整个虹桥机场当前到北京航班全部爆满。然后是改签候补等待,全价都没了,那你们就慢慢等吧。就贝壳印象,最后一个是下午6点多的航班走的。就是等待了8个钟头。因为不是延误,而是不可抗力。所以也没有延误补偿,只有客饭。当然这个贝壳不很清楚,只是和等的人聊到而已。最后就是贝壳这种折扣候补,从早上9点到等到晚上10点半起飞,落地后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如果不是空管局取消了红眼航班的限制,贝壳当天就又要打的回家重来。 而后,就是候补的签发具体时间。一般是起飞前30分钟。由于时间太过紧张,所以是很难托运行李的。但是由于空管局的规定,飞机上禁止携带液态行李物品。除非必须,而且需要开瓶检验。所以一般情况下,候补票是无法携带液态物品的。这点对改签候补的尤其麻烦,因为他们往往是可以托运携带物品的正常旅客,所以往往已经在要托运的行李里面放了液态物品。当然,多数情况下如果出现这个纠纷,可以交涉一下。拿到等机牌后态度可以强硬点,因为这个座位已经是你的了。而且你也应当可以正常托运,只要别弄的没赶上飞机。没拿到就别那么嚣张了。到时候说,阿——没座位了。我们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了还是在整人。 再然后就要说到传说中的京沪快线了。北京到上海的飞机因为人数太多,专门处理,俗称京沪快线。这系列的航班候补签发时间是起飞前20分钟。今天早上贝壳就是多次死在了这个时间上!!! 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2 terimal station of beijing caption national airport)坐过飞机的旅客都应该在安检后看到过一个告示。从此到最远的登机口步行需要12分钟,请酌情考虑以免延误航班。如果参考这个告示,我们从拿到登机牌到上飞机的20分钟里面,差不多就有10分钟需要消耗在走路上。(当然可能实际只需要走一分钟,不过要是能次次保证这种运气,你可以去买彩票了)如果飞机没有延误,登机口会在起飞前五分钟关闭。所以,我们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从办票柜台到完成安检。然后安检的时候需要将电脑包打开查验,至于原因别问我为什么。根据贝壳的经验,安检通道在没有人的时候需要一分半通过,排1个人大约是20秒。也就是说,排超过10个人——当——时间到。 当然,上述种种好运不一定会同时发生,虽然贝壳今早就碰到了一次。贝壳从小在机场长大,三个航站楼是无比熟悉。(包括那个已经废弃的老机场)就算不能背出准确位置,可也绝对不会走错路!老妈又熟悉流程,所以专门申请走的急客通道。理论上是最快流程了,可是赶到的时候,登机口已经关闭了。当场把贝壳气的够呛。于是贝壳只能再重复一次快速跑道,乘坐8点30的CA1501(这原来是老妈老飞的航班,贝壳听航班号就知道是干嘛的)。8点15取的票,有录像为证。一路跑步到急客通道——好,没有人。然后8点16多点通过的安检。掉头一路小跑到登机口——快跑已经跑不动了——所有旅客已经完成登机,通道准备关闭了。贝壳通过通道,8点20,然后喘了口气,通道就关闭了。贝壳和机组(不是乘务组)人员一起上的飞机。上去后行李还没有放,飞机已经开始滑行(taxi)了。 这种让旅客来回跑,还带卡点的登机方式。难怪国航能赞助奥运,让我们和刘翔一起跑。

Sep 11,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点小东西

贝壳近几天碰上个事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原本在小学的时候,贝壳的脖子上就有一粒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和家人说了,都不觉得奇怪。外公还给我看,他脖子上也有。所以估计是遗传,就像一粒肉囊一样的东西。外婆让我老用头发系上,等到了高中的时候,渐渐的就脱落了。 到了大学的时候,一天贝壳上厕所的时候一摸,在大腿根部的地方又出一粒东西。比原来的大小大N多,大概有豌豆般大小,碰上去的时候还有感觉。贝壳人也胖,走路经常摩擦。有的时候刚好碰到,就弄的苦不堪言,可又没有时间处理。(其实是因为平时也没有什么大事,整个一寒号鸟现代版)这次在北京,总算得了点空,上医院做掉了。医生看了眼,也没和我说是啥,直接说可以用激光手术处理掉。创伤恢复需要一周上下,期间不能沾水。以这个位置来看,当然也就不能洗澡了。交了80的费用(好贵阿),然后开了50上下的创伤药品和消炎药。就直接进了一间手术室,里面就一个激光器。贝壳小的时候做过冷冻治疗,这次又是激光,还和皮肤科挺有缘,虽然也不是啥好缘分就是了。上次手术贝壳痛死了,所以这次手术紧张的要死,拼命和医生说千万别误伤。(想像一下什么部位吧——万一贝壳吃痛动了一下~~~~)医生到很放心,让贝壳站着就是。 手术到还不怎么特别痛,大概就和刀子喇肉差不多。只是手术过程中能清楚的闻到毛发烧焦的味道,想想正在做的事情,不由一阵恶心。再想想位置,更是一阵担心。速度很快,大概半分钟就搞定了。创口是平整的烧焦点,抹上碘优消毒就差不多了。 总算是搞定了,不过想想好像家族遗传这东西,那~ 贝壳不由感到自己和孩子的将来是一片的黑暗阿~~~~

Sep 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最近我的个人问题

首先,我得坦诚的承认,我分手了,算是跳槽了,将来的工作地点未定。 这件事情先要从我就职的公司说起。我原先就职于上海某软件技术公司,后来被北京一家电子媒体公司收购。收购后上海这里就成为了分部,我和新公司重新签署了合约。 事情起因于今年的五月,当时刘凯找我和苏谈话,关于孟可能要离职的事情。他是我们程序部的主管,很受老板器重。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做的好好的要离职。孟的能力不错,工作也不错,也很受老板器重,没有道理在这种最重要的时候辞职。后来北京方面来了个人,就是主管软件的许总,找我们谈话。关于孟为什么要离职的解释上,他说孟向公司要求加薪,提升为CEO等等条件。公司无法接受,结果他就离职了。 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果然,孟离职前带出一个隐患,成果的源码在他个人手里面,他向公司主张这个软件的版权。这点我解释一下,什么概念呢?软件成果的版权应当归属公司所有,这是一般合约中都签署了的。但是也有部分情况下例外。例如草创型的公司,无力支付主程序员他们所期望的薪水,往往会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来使得程序员获得一部分成果的版权,即共同版权。注意这和微软的送股票可不一样。微软送的是公司股票,个人对源码还是没有所有权的。孟在任何合约中没有关于技术入股的约定,按照默认的规则,他应当无法享有版权。同时这也是一个职业道德问题,这种事情往往是职业场上很忌讳的。所以孟主张他应当享有版权,当然的遭到了公司的拒绝。但是如果他拒绝交出源码,我们就无法工作。所以当时北京和上海多次协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在下面没事干,闲闲拿薪水,看着公司里面来人和孟打笔仗。 七月的时候,公司有了比较大的动静,北京总部那里调派了我们这里的一堆核心骨干去北京出差。说是出差其实是隔离。估计是要处理孟的事情了,怕影响到核心员工的工作状态。名单上是我,苏,刘,钱四个人去北京,加上当时已经在北京的叶,总共就是五个人。苏没法去,因为他最近正在忙夜校的考试问题。于是总部的员工宿舍里面就住了四个人。说实话,有房子有空调,不用熬夏天。我觉得运气还不错的。我们在北京的工作也不是特别多,主要就是对上海做的一些事情补充和完整。主要在很多人事等方面问题上有一堆事情,让人比较闹心,情况天天在变化。 最终,在我们到北京后的一周(也就是刘和钱到的第二天),许总把我们叫进了办公室,宣布上海方面裁员30人的决定。我们当时很难接受,难道上海就这么被裁了?我们的后路就这么断了?将来是否会轮到我们?要知道30人的裁员相当于上海方面总人数的一半,考虑裁员后的主动离职问题,估计公司八成以上的人都会在三个月内离开。北京方面征求了我们的意见,是否愿意继续在北京工作。他们给钱开出了加薪60%的待遇。他的工资和我类似,我估计我也有希望争取一定的加薪。至于上海的问题,只能说,按照规矩来吧。该补偿的补偿,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在上海裁员一个月后,刘和钱坐不住了,很多事情拖着。他们希望尽快回上海一次,搞定问题。所以钱找许总谈了一次,结论是当初许诺的高薪无法到位(原因就不去猜测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继续留任北京。北京方面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安排他们尽快的回了上海。然后不久,刘就给我发来了消息,他们也被裁员了。整个上海分部解散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友给了我一个消息,说我在北京给她发的短信太少了,她喜欢上别人了。实话说,我从头到脚就不是一个很粘的人。MSN上可以聊的很欢,可是邮件和短信基本都是直来直去,解决事情为主,这点从头到尾就没有变过。我来北京见不到面,电话太贵,又不愿意用短信,她又不愿意上网,自然老碰不到头。这种情况下一个月就分手,哎,什么感觉呢?庆幸居多吧。 许总找我谈了一次,问我是否愿意留任北京。我说来北京我的可支配资金太少了,上海不交三金,北京要扣金,还有房子问题。让人做这么大调动总得出点血吧,虽然对我来说不算是坏事。许总给的答复很有意思。他说你的工资在整个部门里面已经算是中高收入了,所以不准备加薪。但是公司宿舍继续让你住,如果有人士变动不能住了,再谈加薪。 公司的宿舍,什么概念呢?没有任何合约限制,只有口头承诺让你住。换句话说,说不让住了随时就请你走人了。对于这点多少我心里还是清楚的。至于再谈加薪,那余地就小多了。往往是加个500了事。公司的这个举措可谓一举两得,首先将因为上海解散而空余出来的房子做了利用,减小了公司的财务压力。其次人先过来再谈加薪,余地就小。不过先有房子后可加薪,还转移到北京来,总好过给一个月工资的资遣。对我来说后方已经没了,和公司谈也没啥可谈的,女友也说要分手了。于是还是答应了这个条件,准备回去搬家。 到了上海以后,先是去公司拿东西。整个公司一片狼藉凄惨无比,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剩下一地的废纸诉说着当初的辉煌。我毕竟还算个一脚跨进黑客门槛的家伙,把所有废纸全读了一遍以后。对原来公司的各种情况算是有个基本的了解了,不过还有什么意义呢?能够左右公司的从来不是我们,还是收收东西准备走人吧。 一件意外的事情改变了我的决定。我的老板准备开高薪找我做程序,而且主管C++部门。那这一衡量就又不一样了,多出来的工资够交金租房还有富裕,更不说主管部门和普通程序员是天壤之别。对于老板的这个信任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所以准备倒过来向北京这里辞职。 向北京这里辞职的时候,许总的态度很有意思。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一点也没有惊讶什么的。上面说了,他说我原来的工资在部门算是中高收入,那见到有人开我高薪怎么完全不惊讶呢?多少也应该有惊讶的场面话吧?结合他平日说的一些话的推断,估计是我原先的薪水根本是底薪中的底薪,许总原先说的根本是借口。那么公司要我来北京的意图也很明显了,有便宜不要白不要,辞退了还要多一个月工资呢。如果是这种心态,将来的发展可想而知。我倒是感到有点幸运。 所以现在,贝壳是个没车子没房子没票子没马子,工作地点没有确定,手下一个人都没有的——C++部门主管。

Sep 6,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活活憋死&最近的状态

今天碰到一个恶心事情,贝壳用的是Debian,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贝壳上上海移动的网站,发现上海移动的网站虽然可以登录,但是在使用过程中过渡是使用Flash的。换句话说,没有装Flash的就死定了。贝壳虽然装了Flash,但是不知道是版本还是什么别的问题,不能用。于是贝壳无奈之下切换到了windows,然后准备去上这个网站。 切到windows下——发现新装的系统没有设定过网络密码。贝壳赶快挂上Debian的根分区,找到网络配置配上。然后完成查询,重启进入Linux——系统死机—— 由于这个机器才修过——贝壳一下超级紧张。于是重启进入单用户,照旧死机。贝壳转到windows,好的。于是贝壳再进入一个Linux,总算发现原来机器是死在了ext3文件系统挂载上。 死的是个根分区,压根没法启动系统。贝壳只好找人借启动盘。找到一个RH9的,却无法识别SATA设备。最后没办法,一边找人下载镜像,一边问一个网上的朋友求援。最后运气不错,总算弄到一个启动盘。重启进入启动盘后fsck.ext3 /dev/sda?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因为没有启动盘搞的贝壳非常狼狈。浪费了一个下午啥都没做到处求援。Linux对于系统的容错和健壮看来也是有问题的。 接下来的几天,贝壳恐怕无法天天上网了。不过估计会几天上一次来收发一下邮件,检查一下blog,还有看看新的小说。诸位有事的话就发邮件好了,别的恐怕是找不到人了。